魔道至尊

0124 借用一百万两

0124 借用一百万两

“什么,谢玄回来了?”

谢承武正在处理家族事务,忽然有仆人传来消息,谢玄在外面请求相见,他立刻双眉一轩,站了起来,谢玄一个月之前私自离开谢家,只留下一封书信,说他要出外历练,这在谢家几乎是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十年前谢承乾一言不发地不辞而别,而十年之后谢玄也是如此,难道他们这一脉隐含着旁人不知道的秘密?

谢玄已经成为了谢家新一代的翘楚人物,家族里的那枚狮虎丹也准备留给他服用,谁料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离家出走,谢承武也是大为头痛,真不知道谢玄是如何想的,此时听到谢玄回来了,急忙让仆人将谢玄带进来。

不多时,谢玄在仆人的带领下进到了屋子里,只是在谢玄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谢玄,我只是同意你一个人进来,你怎么私自带人……”谢承武话说到一半,忽然住嘴,因为他已经认了出来,谢玄身边的人,那张面孔是如此的熟悉,正是曾经伴随着他一起长大的弟弟,谢承乾!

“承乾,真的是你,我的弟弟?”谢承武完全无法置信,阔别了十年的时间,谢承乾怎么会忽然回来了,而且是和谢玄一起回来的。

“大伯,此事说来话长,但是我敢保证,站在你面前的人,正是我的父亲谢承乾无疑,至于他这些年来的经历,还有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请听我慢慢地道来。”谢玄笑了笑,接着,将谢承乾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简单地述说了一遍,就连他真正出走的原因是为了萧碧云,也对谢承武说了出来。

毕竟,谢承武已经知道了萧碧云的真实身份,所以也没有必要再瞒着他了。

良久,谢承武一脸的怪异神情,似乎是在听谢玄说了一个奇怪的故事,谢玄和谢承乾对视了一眼,也是同时露出无奈的眼神,之前萧碧云听到这些说辞的时候,也是同样的表情。

“谢玄啊,还有承乾,你们说的这些,真是让我难以接受啊。”谢承武一脸苦色地揉了揉太阳穴,对于他来说,这个故事也实在是太离奇了一些。

谢玄耸了耸肩,道:“大伯,我们也没有逼你接受,而且别人相不相信,我也不是那么在乎,我们今天来见你,一个是因为你身为家主,我和父亲回来了,当然要让大伯你知道,另一件嘛……我们需要从家族里借用一些银两,还请大伯您同意。”

谢承武笑道:“哈哈,想借多少银两,你只管说就是,我和承乾两兄弟十年没有见面了,这次他回来,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要多照顾你们一家才是。”

一听这话,谢承乾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难看,他临走之前拜托谢承武照顾谢玄母子,然而十年以来谢玄母子过得如此艰辛,谢承武究竟在哪里?不过谢玄及时地拉住了谢承乾的一角,制止了他想要兴师问罪的举动,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再来指责只会让事情变得一团糟,不如全都忘掉,一团和气,尤其是谢玄接下来还要有求于谢承武,需要从他那里得到一大笔银子才行。

“这个,既然大伯如此爽快,我就直接说了啊,我们现在需要,一百万两。”谢玄笑得十分灿烂。

谢承武一下子跳了起来:“什么,一百万两,我没有听错吧!”

“是的,您没有听错,就是一百万两。”谢玄郑重地点了点头。

谢承武荒谬地摇头道:“怎么可能,整个谢家的流动资金也不过几十万两银子,你张口就要一百万两,别说我拿不出来,就算我能够拿出来,也不敢给你们啊,那可是整个谢家的命脉啊,我身为谢家家主,是要为谢家的前途负责的。”

谢玄笑道:“我知道的,大伯,一百万两确实是吓到你了吧,不过我们也不是白要你的,我拿这东西做抵押,您看怎么样?”说着,谢玄从脖颈上拿出了一个香囊,拆开之后,从香囊里面拿出来了一粒圆滚滚的丹药,只是随便一闻,就感到馨香扑鼻,令人神智一清。

“这是什么东西?”谢承武疑惑地从谢玄的手中接过了丹药,仔细地看了几眼,然后他猛地大惊道:“是朝露丹,这可是珍贵无比的朝露丹啊,就连洛丹盛会上都没有几粒会出售,若是放在咱们岳安城这种小地方,说不定能卖上上百万两影子呢!”

这枚朝露丹,正是之前谢玄在离开洛丹派的时候,怜心赠予他的,此时就派上了大用场。

“不错,大伯见识果然不凡,这枚丹药,正是朝露丹,有它作为抵押,大伯能否先借给我们父子一百万两呢,我可是知道,偌大一个谢家,不会连一百万两都凑不齐吧。”

“谢玄侄儿,你真是难为我啦。”谢承武苦笑道:“你这枚朝露丹确实是价值连城,但是一百万两凑起来也是颇为艰难啊,整个谢家的贮备资金都会被调用,你至少要先把真正的用途告诉我,我才能决定啊。”

“用途嘛,就是用来买几样药材,然后开炉炼丹!”谢玄斩钉截铁地说道。

“开炉炼丹?可是咱们岳安城可没有炼丹师啊,难道说,承乾你离开谢家这十年来,已经成为了一名炼丹师?”谢承武的眼神开始炙热起来,炼丹师,那可是极为珍贵的职业啊,只要出了一个炼丹师,所属的家族立刻就能够一跃成为一个大型势力,如果谢承乾是一名炼丹师的话,那么谢家在岳安城的崛起就成为定局了。

“大伯,不是父亲是一名炼丹师。”谢玄插口道,一句话先是让谢承武的心凉了下去,随后的一句话,却让谢承武的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其实,我和父亲现在都是炼丹师。”

“咳咳,谢玄你说……你说什么?”谢承武实在是无法淡定了,谢家先是出了一个武疯子,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七品武师的境界,随后年轻一辈中的谢剑和谢日也同时达到了六品武士巅峰的修为,谢家的年青一代已经是不可限量,此时谢玄又告诉他,谢家将会再次出现两个炼丹师,这换了谁都无法淡定啊。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么谢家将会彻底崛起,甚至不会局限于岳安城,而是在整个大唐舞台上大展拳脚!

“弟弟,小玄他说的可是真的?”为了保险起见,谢承武再次向谢承乾追问了一句。

谢承乾含笑点了点头,“不错,我在四年前就已经成为炼丹师了,并且成功地进入了洛丹派的丹堂,成为丹堂的长老,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回到谢家,小玄之前已经和你说过了,我是为了得到一株灵药,用来治疗萧碧云她身上的伤势,此时灵药已经取来,接下来必须要炼制成丹药,才能真正起到作用。”

出于谢玄的授意,谢承乾并没有说出谢玄此时也已经经脉尽断,需要丹药来治疗的事情,虽然相信谢承武不是坏人,但是谢玄天生就带有一丝防范,不想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别人。

谢承武沉吟了半晌,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只能同意了,就算没有朝露丹用来抵押,为了笼络弟弟这名炼丹师,我也要拿出这一百万两啊。”

“好,多谢大伯你答应,谢玄感激不尽。”沉吟了一下,谢玄走上前去,拿出一张白纸来,在上面写了几样灵药的名字,其中还有一枚三品的水属性妖核,“大伯,我说的一百万两,只是对于药材价值的估计,其实这些东西大多数只能在赵家珍品阁买到,如果能在赵家那里得到,应该可以赊账吧,那样的话资金的紧张程度就大大地缓解了。”

谢承武拿过那张单子,仔细地看了一眼,点头道:“好的,我明白了,十天之内,我尽量将这些东西搞到手,到时候炼制丹药,不知道可否让我也参观一下,开开眼界啊。”

谢玄知道谢承武心中终究还是有几分怀疑,所以很是大方地表示同意,之后谢承乾和谢承武两兄弟单独长谈了一会儿,兄弟十年未见,终究是有些感动,谈起这十年来发生的事情,两人都不胜唏嘘。

而谢玄趁着两人长谈的时候就溜了出去,走在谢家的小路上,路边的谢家子弟和那些下人丫鬟,都对谢玄投去了惊异的目光,之前谢玄就已经是谢家的风云人物了,几乎是所有人都认识,而之后谢玄忽然离开谢家,独自出去历练,也更是让他的名气在谢家暴涨,几乎是成为了那几天所有人的谈资

此时谢玄忽然回来,并且还将父亲谢承乾带了回来,这个消息虽然是刚刚才被人得知,但是以小道消息的传播速度,不到一个时辰就将传遍整个谢家。

谢玄被众人用奇特的目光注视着,心中却没有丝毫动容,由于前世的经历,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谢玄都不会在乎旁人的目光,那是历尽沧桑所沉淀下来的智慧与气质。

无视了周围众人的目光,谢玄直接穿过几条小径,来到了一个精致的小花园处,这里正是堂姐谢道韫所在的地方,既然回来了,当然要向堂姐说一声,同时也问一下她近来的情况,有没有被那个可恶的敖无双给骚扰到。

刚走进小花园,缤纷的桃花映入眼帘,让谢玄也一阵目眩神驰,就听到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小姐小姐,你看这是谁来啦,真是不敢相信,玄少爷回来啦!”

这尖细的惊呼一出,谢玄就知道肯定是谢道韫的贴身婢女小宁了,他笑了笑道:“小宁啊,我回来难道是已经很奇怪的事情吗,本来就是出去办点小事,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吧。”

“可不是小事呢,我可听说了,玄少爷竟然将你的父亲给带了回来,真是了不起呢。”小宁出现在谢玄的面前,做出了一个崇拜的动作。

“好了小宁,别作怪了。”谢道韫那柔和的声音在一旁响起,随即一身淡青色纱衣的绝美女子就出现在了谢玄的视线当中,在这落英缤纷的桃花林中,显得格外的美丽。

谢玄几乎是看得痴了,好半天才叹气道:“堂姐,你真是越来越美了,让我这个当弟弟的,也忍不住动心了啊。”

谢道韫俏脸霞飞,啐了一口道:“真是油嘴滑舌,不知道你在哪里学会了这一套,出去了一趟,人倒是变得浮夸了起来。”说着,谢道韫走进了一些,凑到谢玄面前,让他确切地嗅到了谢道韫身上的处子幽香。

谢道韫仔细地观察了谢玄几眼,关切地帮助他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小玄,你出去一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身上的神采似乎暗淡了许多,连眼睛都没有了之前的活力,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没想到谢道韫一眼就看了出来自己神采全无,这本是由于他全身经脉断绝,修为全失,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变化,只不过这种变化当真是隐秘之极,就连谢玄自己都没怎么察觉到,此时被谢道韫指出,谢玄顿时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幸好谢道韫也没有追究,只是柔声说道:“小玄,你既然平安回来就好,你这次独自出门,我真担心你出什么事情,这些日子都没有睡好。”

谢玄也微微有些感动,这个堂姐谢道韫是他除了父母之外最大的牵挂,在他心目中的位置甚至比萧情还要重要,此时听到她关切的话语,谢玄微微一笑,拉过谢道韫的手,问道:“堂姐,我是不需要你担心的,倒是你自己,这些日子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尤其是那个敖无双,他有没有再来骚扰你啊。”

“那个金玉其外的变态!”谢玄暗骂一声,没想到敖无双已经开始送来那种诗文,心中恼怒之极,急忙对谢道韫说道:“堂姐,那个敖无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别被他骗了,如果他再送来东西的话,直接让人扔出去便是。”

谢道韫为难道:“这怎么可以,怎么说人家都是一番好意,我就算不接受,也不应该扫人面子……”

“堂姐,你就信我这一次,好么,那个敖无双就是个人渣,你可千万不要和他扯上关系。”谢玄面色肃然地说道。

“好吧,既然小玄你这么说了,我以后再也不见他就是。”谢道韫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谢玄说的话,谢道韫就无法拒绝,她这一辈字,能让她如此挂心的男子,也就只有谢玄一个,就连父亲谢承武都没有这种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