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25 炼丹

0125 炼丹

接下来的五天,谢玄和谢承乾忙于应付谢家的各类人物,听闻谢承乾回来了,并且是以一个炼丹师的身份回来的,顿时又称为了谢家的风口浪尖,各位长老也接连来和谢承乾示好,而谢家的老爷子也召见了一次谢承乾,和他长谈了接近四个时辰,出来的时候谢承乾是被老爷子大笑着送出来的,这就让众人对谢承乾又重视了几分。

谢玄在这几天里面也正好赶上了去演武堂的日子,此时他修为尽失,本来是不应该去演武堂的,不过他毕竟是已经建立了威信,也没有人敢逼他展露修为,所以也就是抱着随便看看的心理去演武堂逛了一圈,正好在演武堂里面也见到了谢剑和谢日。

两人仍旧是一黑一白,谢剑一身黑衣,气质冷冽犀利,而谢日如同春风拂面,温文尔雅,和谢剑正好相反,衣衫的颜色也总是以白色示人,两人现在已经成为了谢家的年轻一辈的顶梁柱,年轻子弟的事务,大多数都交给他们来处理,而谢疯子虽然修为比他们都要厉害,但是整天疯疯癫癫,没事就找人打架,谢承武可不敢将什么事情交给他去办。

见到谢剑和谢日的时候,两人一同向谢玄鞠了个躬,谢剑叫谢玄师傅,而谢日则是叫了谢玄一声恩人,这年轻一代的两位翘楚,对谢玄如此恭敬,让演武堂中所有的人都对谢玄又增添的几分敬畏。

看到两人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六品武士巅峰的程度,谢玄沉吟半晌,决定再指点他们几句,由于谢剑修炼的还是谢家的焚火诀,而谢日修炼的是他父亲传给他的幻日诀,都是比较低劣的功法,就算是谢玄在洛丹派的书库里面见到的那些杂书,也有一些还算可以入眼的功法,比之谢家的焚火诀也要好多了。

思考了一会儿,谢玄传给了谢剑一套灵犀诀,取得是灵犀一点通的道理,最讲究气息锐利,一剑无回,善于破尽敌人的真气;而谢日,谢玄则是挑选了一套元蜃诀传授给他,那元蜃诀讲究的是灵活多变,如同海市蜃楼般亦幻亦真,难以分辨,气息柔和而暗藏杀机,正好符合谢日现在的气质。

这两套功法,也都是前世谢玄从别的宗派里抢来的,本来功法应该还带有相应的武技作为配合,才是那些宗派的立派根本,不过谢玄只记得功法的大概,至于那些不甚高明的武技,以前世谢玄先天高手的身份,根本就懒得去看。

不过光是两套功法,已经是天大的好处了,要知道中土大陆之上,最为珍贵的东西里面就有功法一项,其他的还有顶级丹药、灵兽、天材地宝之类,一套好的功法,甚至比所有的东西都珍贵,比如谢玄所修炼的十二品先天诀,如果放出去,绝对会引起大陆上所有顶级宗派还有不世出的隐秘家族,都会出来抢夺,造成天下大乱也绝对是很正常的事情。

得到了符合自己特点的功法,两人大喜过望,再次向谢玄拜谢,而其他谢家子弟看着两人的目光,从一开始的不解,就变成了嫉妒了,恨不得自己也拜谢玄为师,学到一套好的功法。

在这个过程中,谢疯子也来找谢玄的麻烦,一见到谢玄就要扑过来开打,谢玄此时的实力全无,哪里能够和他对打,急忙命令谢剑谢日二人将谢疯子拦下来,而自己赶快返回家里,躲避了谢疯子锲而不舍的追赶。

很快,谢玄回到谢家已经八天了,在这八天里面,谢承武已经花掉了大把的银子,加起来大概有五六十万两,为了动用这些银子,连谢家的某些产业都暂停了,就算这样还不够,剩下的还有几样珍贵的草药,谢承武亲自写了一张单子,向赵家珍品阁要来了上面的一些东西,而银子就先赊欠了。

赵家和谢家在这岳安城中互为依仗,这点小事赵家珍品阁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地答应了下来,尤其是其中一枚三品妖核,那可是价值十万两银子的宝贝,赵家家主直接就让人给谢家送了过来,这种态度倒是让谢承武还有谢玄都很是感激。

不过,赵家或许也是从谢承武采购的单子上看出了些什么东西,派人来送妖核的时候,也旁敲侧击地问谢家是不是请到了一位炼丹师,因为谢承武所要的东西,几乎都是炼制丹药所用到的药材。谢承武久经人情世故,自然是一阵太极推手,就将这个问题轻描淡写地带过。

历时八天,谢玄所要的炼丹材料全都准备好了,在这中间的时候,谢玄和谢承乾也做了另外一件准备,那就是打造出一个炼丹的炉鼎来。

炼制丹药,之所以那么难,就是因为每一方面的要求都极为严格,不仅需要一名有精神力天赋的炼丹师,还需要昂贵的天材地宝做为原料,至于炼丹所用的器具,也有十分严格的要求。

谢玄前世有顾青城这个天下第一的炼丹师做朋友,谢承乾也是在洛丹派的丹堂中呆了四年,对于炼丹的细节两人都有不俗的理解,炼丹的炉鼎绝对不能马虎,一个好的炼丹炉,对于火候的控制,灵气的聚集,还有丹药成形都有极大的影响;如果再进一步,甚至于火种的要求也是很重要的,只不过现在谢家还没有这个能力用天地灵火来炼制丹药,就算是洛丹派,也只是在炼制一些珍贵的丹药的时候,才会由极为长老共同护着一种叫做洛神炎的火焰来炼制丹药。

谢玄向谢承乾说出来那种丹药的丹方,两人就药性融合的方面做了一些探讨,并且针对这种丹药,共同设计出来了一个丹炉,将丹炉的图纸交到新街的一家铁匠铺里,花费了一千两银子,让铁匠铺按照两人的设计要求,用了十一种金属来铸造出了这方丹炉。

在药材齐备的同时,丹炉也铸造完成,将丹炉搬到谢家的时候,谢承武对着这方丹炉观看了好久,才发出了一声悠然的长叹。

只见这方丹炉半人多高,通体紫红色,泛着难以形容的光芒,四周雕刻着火焰一般的纹路,这些纹路可不光是好看而已,在炼丹的过程中,这些纹路会将火焰引到炉壁之上,从而更好地稳定住炼丹时候的温度,而在丹炉的最下方,有三个支点,就向一个三足大鼎,稳稳地将丹炉立在地上,给人一种古朴玄奥的感觉。

在丹炉的上下两个部位各有一个小门,上面那个是投入药材所用的入口,而另外一个则是通入火焰的入口,这个丹炉只有一个火焰入口,算是比较低级的丹炉了,如果是一些高级丹炉,甚至会有数十个火焰通道,能够更好更灵活地控制住火焰的温度。

不过这样也应该够用了,谢玄这个丹方,主要是需要温度的稳定,对于炼丹的中间过程,温度的灵活变化没什么需要,所以当丹炉检查过没有问题之后,也就决定将要开始炼制丹药了。

谢承武专门为谢玄两人炼制丹药而腾出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空间够大,而且谢承武严令不许有人在周围喧哗,也足够安静。

这天中午,正是太阳热力最充足的时候,而这个时辰阳气充足,正是适合炼制谢玄的这种丹药。所有的原料都准备好,堆在了房间的角落,炼丹炉放在房间正中央,而在炼丹炉的下面,也搭好了一个灶台,专门为炼丹炉提供火焰。

火焰的原料是一种妖兽的油脂,叫做天青釉,能够提供稳定而灼热的火焰,谢玄虽然理论上更加擅长一点,但是谢承乾这些年来一直在洛丹派中炼制丹药,所以论起经验,还是谢承乾更胜一筹,所以大多数的操作都由谢承乾来负责。

第一步就是点燃火焰,只见谢承乾一点点地将天青釉洒在丹炉下面,动作轻柔之极,万一哪里多洒了一些,接下来火焰就会不够均匀,对于丹药炼制有致命的影响。谢承乾花费了整整一刻钟,才将天青釉铺好,用火折子点燃了这种油脂。

火焰“呼”地一下子涌了起来,将半个丹炉包裹了进去,据说这种油脂点燃的火种特别稳定,即使有大风吹拂,也绝对不会灭掉,所以火焰的问题暂且不用去管了,火焰从丹炉下面的通道进入了丹炉之中,迅速提高着丹炉的温度。

在这个过程中,谢承乾不时地伸出手,飞快地触摸一下丹炉,然后又收了回来,这是洛丹派炼制丹药的小技巧,炼丹师依靠这样的技巧来确定温度是否达到了要求,当然技巧不纯熟的话,那么很有可能烧伤自己的手,或者错过了火焰温度的最佳时期。

这一点上,谢玄是个菜鸟,谢承乾才是专家。

很快,温度就达到了要求,谢承乾朝谢玄点了点头,几乎是同一时刻,谢玄动了,他的双手飞快地在地上翻动,一株株特定的草药被他抓了起来,然后通过丹炉上面的入口投入了丹炉之中。

按照顺序,这个是一点都不能错的,无论是投入草药的时机,还是间隔的节奏,都对丹药的炼制有很大的影响,稍有差错,就可能毁了一炉药材。谢玄前世多次观察顾青城炼制丹药,对于节奏的把握颇有心得,一株株药材被谢玄用爽心悦目的动作投入了丹炉之中,梦露花,梭罗果,烈焰菇,石楠藤,噩梦草,各种极其珍贵的草药经过谢玄的手,进入了丹炉之中,然后被灼热的温度给化成了一滩**,或者一团粉末。

这些还只是前奏,一些无关紧要的药材罢了,就算出现了什么失误,也随时可以重新来过,因为这些药材大都准备了两份,但是接下来的步骤,就没有丝毫错的机会了,因为无论是三品的水系妖核,还是九叶菩提涎,都是绝对无法复制的珍贵物品!

火焰越来越旺,丹炉里面的温度也到了一定的程度,谢承乾再一次试探了温度,猛地大吼一声:“成了!”

谢玄悚然一惊,深吸了一口气,从一旁早已准备好的药材堆里面拿出了一枚菱形的固体,泛着森蓝色的光芒,正是一枚三品的水属性妖核,没有任何迟疑,谢玄将这枚妖核投入了炼丹炉内,在妖核进入炼丹炉的同一时刻,就猛然炸开,狂猛的气流将丹炉内部都吹得一片狼藉,整个丹炉也开始摇晃了起来。

“稳住!”谢承乾面色凝重,这种情况也是预料之中的,按照谢玄的丹方,这个时候丹炉里面就要开始水火相济,属性冲突,水属性的妖核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炸开,狂暴的没有经过净化的天地灵气从妖核的内部飙射而出,这个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稍有不慎,这一炉丹药就毁了!

谢玄领悟的谢承乾的意思,从一旁的药材堆里面又拿出一株长长的藤条,上面每一个叶子都闪烁着晶亮的光芒,这种植物叫做星月藤,有着吸收能量的作用,这一炉丹药,里面的能量就都靠星月藤来吸收了。不过谢玄没有丝毫着急的意思,因为此时还没到用上星月藤的时候,需要等到丹炉里面的灵气狂暴到极点,那个时候妖核里面的所有能量都溢出,投入星月藤的话才会达到最好的效果。

谢承乾用他丰富的经验来探查着炉内的变化,眼睛睁大到了极致,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丹炉里面的每一丝变化,也都清楚地反映在了谢承乾的脑海里,终于,他双眸大睁,大喝道:“就是现在,快点用星月藤!”

谢玄没有丝毫迟疑,选择了相信谢承乾的判断,这个时候丹炉里面应该是妖核的所有能量都释放了出来,充满着整个丹炉,如果再拖延一会,整个丹炉必将爆炸,但是如果早了的话,能量没有完全释放,就会造成接下来成丹的时候能量不够的结果,那个时候就无力回天了。

总之,这个时机只会存在一瞬间,稍纵即逝,谢玄在谢承乾大喊的一瞬间,将手中已经处理好的星月藤投入了丹炉之中,“轰”地一声巨响,整个丹炉似乎都跳了起来,让一旁什么都看不懂的谢承武吓了一条,差点惨叫出声。

一声巨响之后,丹炉瞬间平静了下来,甚至于连炉内的温度也直线下降,这是因为星月藤吸收了所有药材、火焰,还有妖核的能量,等到星月藤吸收到足够的火焰能量之后,所有的药力都会在星月藤的内部融为一体,然后再次爆裂开来,那个时候……

谢玄正想着,忽然发觉已经平静下来的丹炉再次震动起来,似乎有什么力量要喷发出来,这次不用谢承乾提示,谢玄也明白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然而他没有丝毫动作,因为这次投入药材的人,是谢承乾。

只见谢承乾伸手入怀,拿出了一块软绵绵,半透明状的物体,上面伸出了九个同样软绵绵的分支,每一个分支上面,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叶子,只不过就连叶子都是半透明状的,正是谢承乾从洛丹派透出来的镇派之宝,九叶菩提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