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26 丹名塑脉

0126 丹名塑脉

九叶菩提涎,即使是放在整个中土大陆,也是极为珍贵的存在,谢玄此次开炉炼丹,主要就是利用九叶菩提涎的药性,其他的草药,都只不过是为了将九叶菩提涎药力激发出来的辅佐,可以说,整个丹药的主体,只能是九叶菩提涎!

谢承乾看了一眼手中的九叶菩提涎,眼中微微闪过一丝不舍,他并非是舍不得用掉这株九叶菩提涎,只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这一次不成功,那么谢玄和萧碧云体内的经脉,就很难再有机会接续上了。

犹豫的情绪一闪而过,谢承乾马上就咬了咬牙,将手中的九叶菩提涎投入了丹炉之中,半透明的珍宝似乎通灵一般,在进入丹炉的半空中就开始蜷缩身体,像极了一个自我保护的刺猬,甚至于,在落进丹炉底部的时候,九叶菩提涎似乎还发出了一声惨叫。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药材和火焰温度相接触的时候,药材迅速收缩,从而发出的尖锐声响。

到此为止,投入药材的过程就告一段落了,之后的唯一操作,就是丹药成形的时候,有一次收丹的过程,如果收丹弄得好,说不定可以多收几枚,如果弄得不好,那么一颗丹药都收不到,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谢玄、谢承乾、还有一旁观看的谢承武,现在都开始紧紧地盯着丹炉,看着里面的药材度过一段平静的时期。在丹炉的里面,星月藤的能量重新释放出来,所有的药材药性在这一刻已经融为一体,在妖核能量的混合下,都凝在一起,成为了一团淡蓝色的**,着团**饱含着极大的能量,如果在火焰中多呆一会儿,就绝对会爆炸开来。

而九叶菩提涎落入丹炉之中,半透明的身躯将那团蓝色**包裹在了其中,这株植物似乎有着神奇的力量,狂暴的蓝色**陷入半透明的植物躯干,马上就停止了一切动乱的趋势,平静下来,只是发出一阵“嗤嗤”的轻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九叶菩提涎的身体。

等到蓝色**腐蚀完毕九叶菩提涎躯体的时候,就会凝结成为丹药的主体,接下来就是收丹了。

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尤其是在这安静的空间内,蓝色**腐蚀着九叶菩提涎,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嗤嗤”响声,连续而不断绝,谢玄和谢承乾也不敢有丝毫的分神,毕竟最后收丹的时机、手法都有很大的影响,绝对是不能马虎的。

谢玄和谢承乾轮流观察着其中的变化,而另外一个人就去一旁休息,养精蓄锐准备收丹。

“凝丹了!”这次轮到谢承乾上前探查,只看了两眼,谢承乾就回头大叫了起来。

谢玄急忙也上前查看,只见丹炉之内,一团深蓝色的**正在缓缓蠕动,而之前的九叶菩提涎,已经全部都不见了,应该是被这蓝色**一丝不剩地吞噬了进去。

接下来的步骤,就是撤火,冷却,凝丹,这个步骤几乎是整个炼丹过程中最简单但是也最难的一步,丹药的药性,成丹几粒,都在收丹的一刻被决定。

两人对视一眼,按照一开始的计划,由谢玄来收丹,谢承乾虽然是在洛丹派炼丹多年,但是收丹这个步骤他很少参与,都是由身份尊贵的丹堂长老来进行,因为这一步实在是太重要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一个菜鸟来完成,而相比之下谢玄虽然也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前世和顾青城相处了很长时间,对于他收丹的法门、技巧都烂熟于心,所以这最后一步,谢玄还是决定由自己亲自来进行。

当然,谢玄前世的事情是不可能和众人说出来的,所以对于他要求亲自收丹,他只是说了一句他有过一次奇遇,学到了一些收丹的技巧,由于谢玄在回家的这一路上表现出来种种超乎寻常的实力,谢承乾自然是选择相信谢玄。

谢玄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顾青城收丹时候的手法如同流水般闪过,随后对谢承乾重重地点了点头,谢承乾会意,在丹炉的某个地方一按,似乎是触动了一个机关,丹炉的最下方忽然打开,一片黑色的沙子倾泻而下。

这种黑色的沙子,正是各种火焰的克星,只要被沙子埋上,无论是何种燃料,都将熄灭其上面的火焰,尤其是天青釉,这黑沙几乎就是天青釉的克星,只见一片黑茫茫的沙子倾泻而下,覆盖在了整个天青釉灶台之上,只是一瞬间,火焰就变得衰弱了下去,继而缓缓熄灭。

丹炉一下子冷却了下来。

“给我收!”谢玄一声大喝,在丹炉外壁上一拍,就只见丹炉中的那团深蓝色**陡然升起,化作一道蓝色的光芒,冲天而出,在空气的温度影响下,这团**瞬时间就开始凝结,有变成固体的趋势。

谢玄一双眸子紧紧地定在了上空的**之上,丝毫不敢眨眼,双手忽地伸出,在空中幻化出无数的手影,那团蓝色**被谢玄双手快速地拨弄着,其内部的温度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地散去,和空气中的温度达到了平衡。

“给我破!”谢玄又是一声大喝,此时丹药几乎已经成型,蓝色**由于温度的急剧降低,变成了淡蓝色的胶状物体,如果不管它的话,很快它就会凝结成为坚硬的固体,也就是丹药,那个时候丹药成形,就不可改变,而服用丹药的时候也不肯能分成两半,因为丹药一旦被分开,内部的药力就将迅速消散在空气中,所以说一枚丹药只能给一个人服用,至于能够成丹几枚,就看谢玄的手法和技巧了。

双手在空中猛地一顿,然后似乎是化作了开山巨斧,从上而下狠狠地劈了下来,只是一瞬间,那团蓝色的胶状物体就被分割成了三份,不过这并不是完结,成丹的时候也不是分割得越多越好,分出来的越多,凝丹的难度也就越大,像谢玄分出了三份丹药,就要分心同时控制三份,每一份的情况和冷却速度都不同,如果稍有差池,三份丹药有可能全部都凝丹失败!

半空中,谢玄的手影纷飞,几乎发出了破空之声,让然目眩神驰,三份丹药在他的拨弄下不住地改变着形状,一会儿变成方形,一会儿变成滚圆形,一会儿又成为了难以形容的不规则菱形。

对于丹药来说,形状的影响也是至关重要,用什么样的形状才能更好地束缚住其中的药性,都是有很高深的讲究的,谢玄这次是要炼制一种能够重塑经脉,修复身躯的灵药,这种丹药,圆形是最适合的,所以谢玄要全力维持上空三枚丹药雏形变成圆形,如果形状变得不规则,很可能这一枚丹药的药性就完全散乱,成为了废丹。

收丹的过程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谢玄额头上也冒出了大片大片的汗水,中间谢承乾帮他擦了几次,以免汗水落到眼睛当中,影响了他的视线,从而让这一炉丹药前功尽弃。

终于,谢玄大喝一声“成了”,双手一顿,在空中一抄,空中的那些丹药雏形就都收入了谢玄的手中。

“怎么样,成丹几枚?”谢承乾紧张地走了过去,虽然他一直在一旁观看,但是收丹的过程只有收丹的炼丹师才能掌握住情况,旁人没有亲手触摸过丹药,是无法了解到丹药成功与否的。

谢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虚弱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很可惜,中间温度没有控制好,损失了一枚。”

谢承乾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谢玄摊开双手,只见他双手中静静地躺着三枚圆形的物体,只不过其中两枚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辉,而剩下的一枚则是一块黑一块蓝,显然已经是一枚废丹了。

“还好,能够成丹两枚,就已经够了,感谢上天。”谢承乾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谢玄抿嘴一笑,将丹药再次合在手中,淡淡地道:“丹药已成,这个丹方还没有命名,不如,就叫做塑脉丹吧。”

“塑脉丹,好名字。”一旁的谢承武也走了上来,轻声赞叹:“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啊,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亲眼见到丹药的炼制过程,你们父子都通晓炼丹,今后我们谢家,就要大放光彩了!”

三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

谢玄的房间之中,阳光透过破旧的窗子照射了进来,少年端坐于床榻之上,面色肃然。

在塑脉丹出炉之后,谢承乾就取了一枚去拿给萧碧云了,而另外一枚自然是留给谢玄服用,谢承乾在洛丹派丹堂多年,对于如何服用丹药,发挥塑脉丹的药力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和心得,谢玄也就不去管了。

至于谢玄自己,和母亲萧碧云的情况又有所不同,萧碧云是经脉受损,脆弱无比,但是并没有真正断裂的地方,只要正确服用丹药,运转真气,就能够重塑内外循环,强化经脉,从而使萧碧云的身体状况回到最佳状态。

不过谢玄他浑身经脉已经断裂了七七八八,光靠丹药的药力,恐怕是难以接续,所以接下来接续经脉的行动,还需要一种独特的法门来配合。

前世谢玄因为修炼禁术而经脉断绝,差点死去,毒王和顾青城为了自己殚精竭虑,终于是炼制出来了一枚塑脉丹,同时也创造出来了一门秘法,配合丹药的药力,来一步步地重塑经脉,将断裂的经脉接续起来。

由于有过一次经验,谢玄也不是十分紧张,他先是静静地回想前世那个时候,接续经脉的全部过程,然后又在一张白纸上画出了此次他的经脉断裂的具体情况,定下了接下来接续经脉的顺序和过程,这才定了定神,伸手一摊,一枚淡蓝色的丹药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掌心,闪烁着美丽的光芒,让人不忍心将它吞下去。

当然,为了恢复经脉完整,就算是再美丽的丹药,谢玄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其吞下去。

深吸了一口气,谢玄直接将手中的丹药服下,丹药入口,产生了凉丝丝的感触,然后那股凉意顺着自己的胸膛滚了下去,在身体的自发吸收下,药力很快就散发开来,一股强大了好几倍的冰凉出现在自己的丹田之中。

闭目内视,谢玄几乎可以清楚地看到丹田中有一团蓝色的**在缓缓蠕动,散发出无比冰凉的寒意,没有任何犹豫,谢玄试着用神念控制着那团冰凉的**,开始朝着一条经脉运行而去。

蓝色**在经过谢玄经脉的时候,竟然在他的经脉之上留下了一层淡蓝色的冰晶,竟然是将他的经脉冻了起来!

谢玄没有丝毫慌乱,心知这只是正常状况,继续控制着蓝色**在经脉中行进,每推进一步,就将后面的经脉冻结了起来,留下一层淡蓝色的冰晶,很快地,蓝色**就到达了第一处经脉断裂的地方。

谢玄微微有些紧张,这次他经脉断裂的程度,比之前世他修炼禁术经脉尽断的时候还要严重得多,由于鱼龙变第二变,许多地方的经脉都被吞噬掉了,形成了当时的血色真气,让谢玄的实力突破到了八品武御的层次,威力是足够强大了,但是对于经脉的损伤,也是前所未有的。

谢玄暗中叹气,如果要随意动用鱼龙变第二变而不留下严重的后遗症的话,那么只有等到谢玄也到达八品武御的层次,那个时候鱼龙变秘法就不需要吞噬他的经脉,只需要损耗一些精血就可以形成血色真气,增加他对于真气的掌控程度。

不过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谢玄现在最要紧的是将经脉修复完整,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七品武师,那么凭借谢玄的武道造诣,就不怕普通的武修了,除非是再次碰到黑鹰那样的强大敌手,那样的话谢玄也没有丝毫办法,实力的差距,不是靠小技巧就能随便弥补的,不然谁还会苦苦修炼呢。

再次深吸一口气,驱除脑海中的杂念,谢玄控制着蓝色**原地一顿,然后猛地冲了出去,借着冲击的势头,跨越了这一处经脉断裂的地方,蓝色**在两端断裂的经脉之间也形成了一根薄薄的冰晶壁,将两段经脉连结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截临时经脉。

这就是谢玄疗伤的根本原理了,通过蓝色**在经脉的断裂处形成冰晶状的临时经脉,然后通过真气的运行,促使经脉生长,最后修复完全。

不过这里面也有一个很大的难处,就是某些经脉断裂程度严重的地方,蓝色**无法跨越那一段距离,那么修复工作就无法进行了。形象点说,谢玄的经脉就好像一处处断崖残垣,每每行进到一半的时候就会发现前方的路途被一处断崖所阻挡,下面是深深的沟壑,能否跨越断崖,到达对面的路面,就是成功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