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28 狮虎丹入手

0128 狮虎丹入手

谢玄睡了一觉,精神大好,尤其是实力又突破到了六品武士的境界,心情欢畅,走出房间,来到阳光明媚的外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正在这个时候,谢玄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小玄,你醒啦,经脉修复的顺利吗?”

声音中饱含关切,正是谢玄的父亲谢承乾。

谢玄回过头来,笑道:“父亲不必担心,塑脉丹的药力充足,我的经脉已经全部都修复完毕了。”

想了想,谢玄又急急地问道:“母亲呢,她的经脉伤势如何了?”

这回轮到谢承乾笑了,“小玄,你的伤势那么严重都没事,你妈她当然也不会有问题了,昨日她服下塑脉丹,运转真气修复损伤,虽然经脉上还是有些问题,动起手来估计真气还是会反噬自身,不过至少对于身体没有什么不良的影响了。”

“哦,这就好。”谢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萧碧云修炼的是萧家一脉的功法,等级也不算低劣,不过比起谢玄的十二品先天诀来说就差得太远了,谢玄虽然说伤势要严重得多,但是凭借十二品先天诀修复经脉的特性,不光伤势全无,而且还功力大进,萧碧云就差远了,经过一夜的修复,经脉竟然还有不少损伤没有修好。

这就是功法之间的巨大差距了。

“如果将十二品先天诀传授给母亲,或许她修复经脉的速度会快一些?”谢玄默默地沉吟着,不过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不是他舍不得这门功法,只不过要传授给萧碧云的话,必将招致父母的疑惑,到时候自己还要编造出一个理由来蒙骗父亲母亲,而且萧碧云此时修为是七品武师,若是突然改练别的功法,那么就需要散去本身的真气,重新开始,没有一两年的时间,休想将修为恢复到现在的水准。

所以谢玄思来想去,比如还是不把十二品先天诀的事情透露出去,反正就算让萧碧云和谢承乾来修习,对于他们本身的实力提升也没有什么帮助。

真要想让父母长命百岁,那么不如去寻找天材地宝,炼制出能够益寿延年的丹药来,让父母服用。

确定萧碧云已经修复了经脉,并且体力消耗过度而睡着了,谢玄放下心来,和父亲谢承乾再闲聊了几句,就和父亲告别,径直沿着小路,来到了谢承武的办公之处。

让下人去通知了谢承武,不一会就传出来消息,让谢玄进去。谢玄进入了家主处理事务的大厅,只见谢承武正埋头批阅公文,根本就没有抬头的功夫。

谢玄候在一边,一直等谢承武将手头的公文都处理完毕,躺在椅子上疲累地揉着太阳穴,这才走上前去,对谢承武说道:“大伯,我来了。”

“哦,是谢玄啊,我都忘了你进来了,真是忙昏了头了。”谢承乾睁开眼睛一看,看到了谢玄的身影,不由得笑道:“小玄,你们父子昨日炼制丹药的功夫,可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啊,今日你又来找我,难道是还要找我要什么药材吗,现在谢家可是没什么闲钱了,虽然在炼丹项目上投入银子是得到老爷子允许了,不过也要等到过一个月其他产业的资金回笼了,才能够再次购买药材啊。”

“大伯,你弄错了,我今日来不是为了炼制丹药的事情,而是为了讨要丹药而来的。”谢玄恭恭敬敬地笑着。

谢承武皱眉道:“讨要丹药,难道是说你的那颗朝露丹?小玄,当初你可是说好了要用那颗朝露丹来抵押,我才会给你们买来了那么昂贵的药材啊,现在你就要讨要,这个……”

谢玄含笑摇头:“不是的,大伯,我不是来讨要朝露丹,而是另外一颗丹药,是您亲自答应要给我的啊,难道您忘记了?”

“亲自答应给你?”谢承武一脸困惑,屈指敲了敲额头,缓缓道:“我亲自答应给你的,可就只有一粒狮虎丹啊,可是你的修为……啊,难道说小玄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六品武士的境界?”

谢玄耸了耸肩,嘴角带笑,算是默认了。

得到谢玄的承认,谢承武一下子跳了起来,大惊道:“怎么可能啊,你这么快就达到了六品武士的境界,我记得一个月前你的修为才不过四品武士啊,这,这,这这这!”

由于太过激动,谢承武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幸好谢玄明了他的意思,主动走到他面前,伸出了手腕。

谢承武毕竟是谢家家主,虽然这个消息太过惊人,不过还是很快就定下了心神,伸手按在了谢玄的手腕之上,真气顺着谢玄的体内流转了一圈,将谢玄的经脉状况一览无余,良久,谢承武才松开手指,似乎是带着惊叹的意味说道:“小玄,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你就从四品武士进阶到了六品武士巅峰,这个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放眼整个大唐,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吧,尤其是你还精通炼制丹药,天才两个字,似乎都不够用来形容你啊。”

我的舞台,从来就不在于大唐这个小地方,而是整个中土世界啊!

谢玄心中暗暗说了一句,不过他当然不会对谢承武说出这样的话,只是矜持地笑了笑,同时也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自信骄傲:“大伯,如果您将狮虎丹交给我,我敢保证,我突破七品武师的速度还要快一些。”

“你这孩子,是存心想要打击我是不是啊。”谢承武敲了敲额头,不禁苦笑起来,他当年突破到七品武师,足足用了五年,这个速度,在他自己看来已经是足以自傲了,可是放到谢玄这里,恐怕就是个笑话了。

唏嘘了一番,谢承武终于是回复过来,抚掌笑道:“如此一来,我谢家就又出了一个逆天的天才啊,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拿那枚狮虎丹去。”

也不锁门,谢承武直接拉着谢玄穿过了一条小径,来到谢家的秘库所在。

所谓秘库,是存放一些极其珍贵的物品的宝库,其中多半都是谢家崛起的时候遗留下来的一些宝贝,包括一些神兵利器,几本和焚火诀不相上下的功法,几本还算不错的武技抄本,当然还有一些丹药了。

进入秘库,立刻就觉得浑身一凉,谢玄心思灵动,立刻就明白过来,这里必定是用特殊的方法造出了一个地下冷库,以保证其中不会失火,酿成不可挽回的悲剧;同时也保证里面保存的丹药和珍宝不会腐坏,比如说那枚狮虎丹,就已经存放了上百年,如果是随便存放的话,早就失去药性了。

秘库里面分别放了几个木架,上面满是各种琳琅满目的物品,若是普通武修来到这里,恐怕立刻就会欣喜若狂,兴奋无法自已,而谢玄就完全不同了,对于那些所谓的珍宝,颇为有些不屑。

前世谢玄灭杀了无数宗派、家族,各种各样的宝库见得多了,哪一个都比谢家这个秘库要强多了,以谢玄的见识看来,谢家秘库里面甚至有些寒酸,最高等的物品居然也就是那粒狮虎丹,至于功法、武技之类,更是让谢玄随便观看,他都没有兴趣。

前世谢玄为了一株草药,偷偷溜进了仙幻宗的宝库,那才是真正的“宝”库,到处都是奇花异草,高等级的丹药随处都是,随手拿过一本书册,就是凌波微步那个等级的武技功法,当真是让当时的谢玄挑花了眼,也正是在仙幻宗的宝库里面得到了足够的好处,谢玄之后才修为突飞猛进,成就了先天秘境。

当然,他和仙幻宗的恩恩怨怨,也是从来没有断绝过,数也数不清了。

没有兴趣在秘库中多看一眼,谢玄直接在存放药材的区域将狮虎丹拿了出来,揣在怀中,朝着谢承武摆了摆手,大大咧咧地道:“大伯,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这就回去修炼去了,过不了多久,你就能听到我进阶七品武师的好消息啦。”

谢承武看着谢玄潇洒的背影,只有苦笑。

…………

拿到狮虎丹之后,谢玄并没有多么兴奋,也没有当晚就服用。

现在,谢玄的实力虽然已经是到达了六品武士巅峰,不过要说突破七品武师,还是并没有那么容易的;七品武师号称武修第一关卡,多少人一辈子都卡在六品武士巅峰,而无法突破,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谢玄灵脉资质低劣,只有下九品的灵脉,虽然靠着十二品先天诀的精妙弥补了一些缺陷,不过在突破七品武师的时候,还是有很大的阻碍。

前世的谢玄,就在突破七品武师的时候吃尽了苦头,连续用了三次魔道禁术,不知道遭受了多少非人的痛苦,才突破到了七品武师,跨入了高等武修的行列。

谢玄有过一世的修炼经验,这对于他来说是绝佳的助力,每一次突破关卡的时候,谢玄都相当于有一个先天秘境的名师在一旁辅佐指导,所以他几乎一点错误都不会犯。

将狮虎丹收在怀里,谢玄就当做根本没有狮虎丹这么一回事,仍旧是每天照常修炼,早上出去练剑,上午练习凌波微步,下午则是继续修炼崩云掌的暗劲,争取领悟到下一个层次的发劲技巧。

而每天晚上,就是修炼真气的时候了,谢玄一颗心静如水波,不疾不徐地修炼着,真气以一种极其微小的幅度在渐渐地变得更加凝练,虽然每一天取得的成效不大,但是日积月累下来,在谢玄的特意凝练下,真气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质量程度。

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而谢玄真气里面的杂质也在一点一点地被淬炼出去,越来越纯粹。

真气越纯粹,在突破七品武师的时候,成功率也就越大,这是前世的谢玄用无数的失败得到的教训。

不过,在经过了一个月的凝练之后,谢玄认为自己此时的状态应该已经足够用来突破七品武师了,服用狮虎丹,一举突破到七品武师的境界,就在今晚!

夜晚,星月无光,夜风吹拂,似乎带来了让人心悸的凉意。

这是谢玄特意挑选的日子,这个天气和时辰,阴气充盈,阳气削弱,配合上谢玄修养了多日的心境,正好让他体内的真气处于一个平静的状态,这一次突破七品武师,需要的不是真气的狂暴,而是绝对的真气控制能力!

端坐于床榻之上,暗淡清冷的月华从破旧的窗子里倾洒进来,在谢玄脚下的地面上,形成了一片寒霜似的光芒。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大晋那位著名的才子李慕白的诗句,说的就是眼下的这种景色。

不过谢玄丝毫没有被外物所扰,而是闭目沉神,一颗心静如止水,波澜不兴,随着月亮的转移,月光从地上缓缓延伸,上到了床榻边沿,随后又渐渐地攀爬上了少年的脸庞。

清冷的月光,将谢玄的脸庞映衬得分外坚毅。

在月光的沐浴下,谢玄缓缓睁开眼睛,那一双年轻的眸子,却隐含着岁月的沧桑,平和淡然。

谢玄心中一动,手中就出现了一枚圆滚滚,金灿灿的丹药,正是用来帮助武修突破六品武士和七品武师之间的瓶颈,晋升到七品武师这一境界的高级丹药。

有了狮虎丹,并非就有着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整个中土世界每天都有武修服用狮虎丹来突破修为壁障,然而能够成功的武修,真可谓是寥寥无几。

低头凝视着手中的丹药,谢玄沉默了许久,喃喃自语道:“狮虎丹啊,前世的我可没有这么好的福气来服用你,今生既然有着如此多的优厚条件,我绝对不能辜负上天对我的恩赐!”

摇了摇头,谢玄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眼眸再一次缓缓地闭上,谢玄双手不住地变换着印诀,于此同时,谢玄身子周围的空间似乎是被打破了平衡一般,天地灵气如水波一般荡漾了起来,一缕缕几乎肉眼可见的天地灵气所形成的气流,在谢玄周围的虚空中生出,然后围绕着谢玄形成了一个硕大的漩涡,而谢玄端坐于漩涡之中,无数道天地灵气不时地从漩涡从被抽离出来,然后投进了谢玄的体内。

谢玄体内真气本来就已经达到了一种充盈的状态,此时再涌入这么多天地灵气,立刻就达到了一种过饱和的状态,过多的真气将谢玄的经脉撑得鼓胀起来,如果此时不采取什么措施,那么真气会由于体内压力过高,而被排出体外,重新化作天地灵气而消散。

就在此时,谢玄动了,右手手指一动,金黄色的狮虎丹就出现在了谢玄的手指尖上,谢玄手指一弹,狮虎丹就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射进了谢玄恰好张开的嘴巴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