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30 天地焚

0130 天地焚

体内的芜杂真气还在优哉游哉地运转着几乎占据了谢玄的整条经脉,让谢玄头疼不已。

“哎,没办法了,还是要用那招么。”谢玄叹了口气,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了一个法门来。

这个法门,名叫天地焚,虽然名字挺霸气,但是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技巧,真是一种快速炼化真气的法门,当对敌之时如果真气的消耗太快,跟不上对手的话,就可以运用这个法门来临时炼化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

众所周知,中土大陆存在的天地灵气都含有各种各样的杂质,即使吸收进体内,也无法迅速被炼化,更不能够被运用,就像谢玄现在的情况一样,而创造出天地焚的那名武修,或者本来愿望是想要创造出一门惊天动地的功法来,能够随时随地快速地炼化天地灵气,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就真的是逆天了。

想象一下,只要极短的时间,你就能将体内真气修炼到极致,充满整个丹田和经脉,那么从四品武士到六品武士,就只需要一个时辰甚至更短的时间了,其他境界也是,从初期到巅峰,只需要几个时辰,就能让体内真气到达巅峰水准,这不是逆天是什么?

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除了必须跨越的武道关卡,其他的阶段根本不需要修炼,或者说只需要极短的时间进行修炼,武修可以用一生的时间来突破武道关卡,就算资质再差,也能够比别人修炼得更快,突破得更早!

不过那名武修最后终于还是失败了,至少前世谢玄活了两百余年,还是没能听说有哪个武修能够做到这一点,不过那门失败的产品——天地焚,却被各大势力所得到了,他们研究了几十年,终于也是发现这种构想根本就是不可能成功的。

谢玄也是前世偶然间从一个超级势力手中得到了这门秘法,虽然对于修炼上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在对敌的时候,还是很有用的。

这天地焚可以帮助武修在极短的时间内炼化进入体内的天地灵气,让这些灵气为武修所用,对敌之时如果真气不济,就可以用这种方法紧急补充一下真气,其作用甚至可以比得上高级丹药朝露丹了,都是可以迅速恢复武修的真气。

不过,天地焚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他所炼化出来的真气和武修用自己的功法所炼化的真气有极大的不同,最大的分别,就在于前者无法炼化天地灵气中的一种杂质,那种杂质的存在,导致虽然武修可以运用天地焚所修炼出来的真气,但是事后也会有极大的后遗症,轻则修为倒退,重则经脉萎缩!

不过现在这个场景,谢玄用出来天地焚倒是十分恰当,他并不是想要运用这些天地灵气,而是想要将他们驱赶出体外而已,只要用天地焚将体内的真气炼化,之后可以控制着这些异种真气排出体外,之后也就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想到这里,谢玄定下心神,丹田之中他本身十二品先天诀的真气形成了一个气旋,正在缓缓地运转,谢玄神念控制之下,这个气旋顿时急速地旋转了起来,手中印诀纷飞,一瞬间,在急速旋转的气旋中央,一缕乳白色的火焰喷射而出,正是天地焚秘法所形成的真气火焰。

在谢玄的控制之下,这一缕看似柔弱的乳白色火焰,冲着那些正在自由自在游动的芜杂灵气冲了过去,两者一接触,那芜杂的天地灵气顿时犹如沸腾的油锅一般,猛然暴躁了起来。

“轰!”

乳白色火焰和那海量的天地灵气接触到了一起,先是天地灵气自发地将乳白色火焰包裹在内,似乎一瞬间就要将它吞噬掉,不过那一缕火焰看似柔弱,实际上蕴含着极其精纯的能量,在芜杂灵气包裹过来的时候,乳白色火焰猛然暴涨,和芜杂灵气接触的地方,顿时发出了剧烈的嗤嗤声,就像油脂在热锅中被炙烤的声响。

所有接触到乳白色火焰的灵气,都瞬间就被蒸发干净,而一丝丝精纯的真气从两者的接触面上散发了出来。

那丝真气极为精纯,让谢玄都忍不住想要将它收到丹田之内,还好他神智清醒,知道在这丝真气之中含有不知名的杂质,是不能被彻底吸收的,所以谢玄也立刻就抛弃了将真气纳为己用的想法,全身窍穴张开,那一丝真气就通过窍穴排出了体外,在空气中停留了一会,由于失去了谢玄的控制,所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炼化了一丝芜杂灵气,那些天地灵气似乎也是极有灵性地感受到了威胁,一波涟漪扩散而出,所有的灵气都仿佛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猛地同时朝那一缕乳白色火焰扑了过去,双方猛烈地撞击在了一起,狂暴的气流撞击在了谢玄的经脉之上,让谢玄顿时脸色痛苦地抽了抽。

由于灵气的体积太大,瞬间就将乳白色火焰重重包裹在内,似乎要将火焰压制到熄灭为止,不过下一个瞬间,被层层包裹的乳白色火焰猛然暴涨,然后反过来将周围的芜杂灵气给包裹在内,然后在一瞬间就炼化完成,再次释放出来的,只是一道精纯的真气。

谢玄急忙再次将那道真气放出体外,随后指挥着乳白色火焰主动朝着那些灵气奔涌而去,火焰过处,所有没来得及逃跑的灵气几乎立刻就被炼化成为了精纯的真气,这让谢玄不住感慨,如果这些真气是能够运用的该多好,那么炼化完成之后,谢玄就可以一跃而到七品武师中期了。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谢玄还是忍痛将炼化出来的精纯真气排出体外,然后丹田之内真气螺旋飞速旋转,再一次生出了一缕乳白色火焰。

两道火焰同时从经脉的两端进行包抄,将所有的灵气困在了谢玄的经脉中,然后一点一点地进行炼化,心神仔细地看去,只见那些芜杂的天地灵气已经是困兽犹斗,被两团乳白色的火焰迅速地炼化成了精纯的真气。

谢玄松了一口气,心神暂时也放弃了对体内的监控,在他看来,这种情况已经是彻底结束了。

然而,就在谢玄心神松懈的一刹那,体内经脉中忽然传来了异样的感触,连忙用神念扫视了一眼方才的经脉支持,谢玄顿时脸色大变。

在经脉之中,只见原本的那海量的天地灵气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两团火焰全部炼化完毕了,而这并没有结束,炼化出来的精纯异种真气,竟然极为灵动,在经脉中游弋了一会儿,忽然注意到了丹堂中那团同样精纯的真气螺旋。

停顿了一下,那道雄厚的异种真气忽地如同巨蛇般昂首嘶叫,然后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对着谢玄的丹田之内直冲而去,它饱含着爆炸性的能量,咆哮着,怒吼着,似乎是对于丹田之中的气旋占据了他的位置极为气愤,一路凶猛地冲了过来。

谢玄脸色苍白,这一道异种真气倒更不会给自己的丹田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损害,但是如果他冲进了丹田之内,说不定会和自己本来的真气融为一体,那样的话,谢玄就将无法排除这些一种真气,它们体内含有的杂质也将融入谢玄本身真气里面,给谢玄带来无法挽回的后遗症!

据谢玄所了解,所有运用过天地焚所炼化的真气的武修,都会修为大幅度后退,甚至修为全失!

谢玄此时极为后悔,如果老老实实依靠自己本身的实力去炼化那些芜杂的天地灵气,或许会花费极长的时间,但是就绝对不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任何时候,取巧或者走捷径,都是一种危险的行为啊。

不过此时后悔也晚了,谢玄经历过无数的绝境,自然是不会有丝毫慌乱,在这样的情势面前,谢玄没有懊恼地坐以待毙,而是控制着丹田之内的真气猛然冲了出来,主动出击!

面对着气势汹涌的异种真气,谢玄没有丝毫退缩,而是控制着自己本身的真气,悍然迎了上去,誓要决一死战。

谢玄的经历告诉他,越是在这种时候,越不能退缩,无所依靠的时候,唯一能够信任的,就只有自己,只有自己辛苦修炼出来的真气!

两道真气,如同两条长龙一般,带着无匹的威势撞击在了一起,剧烈的震荡涟漪扩散开来,让谢玄的经脉一阵抽搐,仔细看去,那道异种真气竟然更加凶悍一些,直接将谢玄本身的真气吞噬了进去,并且顺势反击,即将攻入谢玄的丹田。

一瞬间,谢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画面,那是他前世的时候,每一次的突破修为,每一次战胜敌手,最终立于中土大陆的巅峰之上,他重生而来,携带者一世经验,正期待着摧枯拉朽,谱写一曲惊天战歌,怎么可以在这种小事上栽个大跟头!

一瞬间,谢玄的神念发生了难以形容的变化,猛然化作一条无形的长龙,从识海当中冲了出来,悍然向着丹田附近的异种真气冲去。

“给!我!滚!”

舌绽春雷,一声大吼出现在谢玄的口中,与此同时,谢玄的神念猛然暴涨,一条神念长龙带着无匹的威势,狠狠地撞在了即将进入丹田的那道异种真气上面,原本无形的神念此时竟然爆发出了比真气还要猛烈的劲道,将那道异种真气撞得飞了出去,顺着一条经脉,一路飞到了一处窍穴之前,七品武师的境界,能够自由控制窍穴的开合,那处窍穴瞬间洞开,异种真气去势不减,直接从窍穴处轰出了体外。

如果有人在谢玄身旁,就能见到极其壮观的一幕,只见从谢玄的身体某处猛然射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流,然后散射开来,半透明的凝练气流直射向谢玄的周围,只听“嗤嗤嗤”的作响,谢玄身边的桌子、床、还有窗户,都被这些气流给射成了筛子。

房间之中,谢玄猛然睁开眼睛,一道闪亮的光华迸射而出,目光四处扫视,气势凛然,和之前判若两人。

不过,在看到房间内的变化的时候,谢玄的凛然神色猛然变成了震惊,一声惊呼声从谢玄的口中传出,在房间里久久回荡。

“天哪,是那个王八蛋干的,竟然毁了我的房间,混蛋混蛋混蛋啊!”

…………

在醒悟到自己才是毁掉了房间的罪魁祸首,谢玄急忙灰溜溜地去找木板和钉子将房间修缮了一遍,毕竟,今晚他还要睡觉呢。

将房间弄好,谢玄站直身体,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是一口憋闷在胸膛中久久的闷气,此时感受着全身真气鼓荡的澎湃之感,谢玄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信心,忍不住仰头长笑了起来。

笑声未绝,就听到房间之外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

“谢玄,你个懦夫,上次竟然让谢剑和谢日两个人来阻拦我,自己一个人跑了,赶快给我出来,让我好打一顿!”

这个声音,这种狂傲,整个谢家只可能有一个人,那就是谢疯子。

谢玄扔掉手中的木板,推开门,果然,一个身穿脏兮兮的麻布袍子,满头长发披散,一脸粗豪的络腮胡子也不打理,衬托出坚毅的下巴还有狂傲的脸庞,不是谢疯子还能有谁?

上次谢玄刚回来的时候,谢疯子就来找他比武,不过谢玄当时修为尽失,自然是不会答应,使了一个小技巧,让谢剑和谢日两个人一起将谢疯子拦住了。

谢玄长笑一声,朗声道:“谢疯子,你当真非要和我比试一番么,好,那我今日就如你所愿,让你打个酣畅淋漓,不过到时候被我打得遍体鳞伤,你可不要后悔!”

此时谢玄实力暴涨,已经突破到了七品武师的境界,再加上谢玄本身的武道造诣,就算遇到八品武御也有得一拼,自然信心大增,听到谢疯子邀战,谢玄也觉得自己手痒痒的,想要俩一场大战发泄一下。

“咦?”没想到谢玄如此痛快地接受了自己的邀战,谢疯子不禁疑惑地退了一步,左右看了两眼,似乎在喃喃自语道:“不对啊,我为了怕你再逃跑,我今天特意将谢剑和谢日两个臭小子打趴下了,你应该没有帮手了啊,怎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和我比武?”

“就因为,这个!”

谢玄呵呵一笑,身体周围气势一变,面色凛然,一股罡风以谢玄为中心荡起了一圈涟漪,飞速地扩散开来。

“这是……七品武师?!”谢疯子先是疑惑地看着谢玄的方向,随即双眸猛然一睁,掩饰不住心中的惊骇,大叫道:“谢玄,你是什么时候成为了七品武师,我怎么都不知道?”

“就在刚才。”谢玄耸了耸肩,“我从家主那里拿到了那枚狮虎丹,依靠着丹药的效力,很轻松地就突破到了七品武师啦。”

谢玄说得轻松无比,事实上即使用狮虎丹进行强行突破,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谢疯子面色肃然,绕着谢玄转了一个大圈,这才真正接受了谢玄晋升到七品武师的事实,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依靠丹药进行突破,终究不是正道,你就算突破到了七品武师的境界,也未必能有多少实力提升,真要打起来,你可未必是我的对手。”

谢玄懒散地笑了笑,“打不打得过,总要打一场才知道啊。”

谢疯子不住点头,大喜道:“不错不错,正是要打一场才知道,无论输赢,打得爽就好,谢玄接招!”

几乎没有给谢玄反应的机会,谢疯子直接就跳了过来,一掌压下,居高临下地攻来。谢疯子此人,就是个战斗狂人,只要能让他打个爽,无论你是谁都无所谓,至于是输是赢,谢疯子也从来不会放在心里,他所求的,就只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谢玄叹了口气,急忙抬起手来,挡住了谢疯子这狂猛的一击,由于已经突破了七品武师的境界,谢玄一抬手,自然而然地窍穴张开,真气破体而出,在体外形成了一层罡气,狠狠地喝谢疯子的手刀撞在了一起。

七品武师级别的战斗,罡气对罡气,威力狂猛无比,只是一个对攻,两人散发出来的狂猛罡气就将周围的枯枝碎叶全都震成了粉碎,如果战斗白热化的时候,甚至连周围的房子都可能拆掉!

谢玄醒悟到这点,马上惊叫道:“谢疯子,别在这里打斗,咱们去后山树林里打去!”

谢疯子此时已经彻底疯狂,根本听不进去谢玄的话语,一刻都不停,马上就是狂猛的一拳再次攻来,猛烈的劲风将谢玄的后半截话都逼了回去。

谢玄心中气急,猛地一声大喝:“臭疯子,听不懂人话吗,那我就打得你不得不听!”

说着,谢玄脚下一动,运起洛水步,身形不住地变换,谢疯子这一拳打在了虚影之上,一下击空,随后谢疯子疯狂地一声大吼,双掌一张,脖颈之上青筋爆出,狂暴的气势冲天而起,他双臂一振,身子周围的虚影全都被他的罡气所击散,身前顿时一空。

然而谢疯子武道直觉终究非凡,立刻就是瞳孔紧缩,身形不住地向右边飞退,而谢玄的身影也陡然出现在了他的左边,一声长啸,猛地双掌交叠,飞速朝谢疯子的左肋按去。

崩云掌!

谢疯子满头长发飘舞,犹如银蛇,腰部猛然一折,纯粹是凭借着超人的武道直觉避过了谢玄这一招的锋芒,同时左臂按在腰际,防守着谢玄接下来的进攻。

然而他终究是小觑了崩云掌的威力,虽然因为躲避及时没有被击中,但是谢玄三重劲道同时迸射而出,狂猛的劲道形成了一道罡风,破体而出,隔空击在了谢疯子防守的左臂之上。

“轰!”

谢疯子被打得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击在院子里一颗柳树上,立刻就将大树撞得咔嚓一声从中折断,然后余势不绝,撞击在了地面上,带起了一阵烟尘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