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33 炼药坊

0133 炼药坊

谢家在有了谢承乾和谢玄两个炼丹师之后,已经有了崛起的资本,不过谢承武他们并没有大肆声张宣扬,反而是严格地控制着消息的传播,暗地里则是秘密地定好了计划,要一举震惊整个岳安城。

由于炼制丹药需要打量的草药,而草药生意历来都是岳安城赵家控制的,所以赵家对于谢家的变化,也有了不小的疑心,派人上门来试探了好几次,不过都被谢承武这个老狐狸用太极推手给糊弄过去了。

虽然谢家现在已经是岳安城的第一大势力,不过另外还有着三大势力,赵家、马家还有吴家,单独某一个家族势力都比谢家差一些,不过如果他们联合起来,纵使是谢家也要被他们掀翻,所以在真正行动之前,还是要谨防他们从中作梗,破坏计划。

毕竟,如果谢家这一次计划成功了的话,就会成为岳安城真正的第一势力,其它三个家族就完全无法与谢家相比了,那种结果恐怕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至少赵家的珍品阁生意,如果被谢家用丹药冲击,那么利润绝对会减少一大半。

谢承武做了许久的谢家家主,手腕老练,从一开始就对知情的人下了封口令,有关药材的事情,绝对不能和外人说起,即使是族内子弟也不能说,否则必将受到族规严惩不贷。

而药材的进货渠道问题,谢承乾也做了一些布置,首先是从赵家珍品阁采购,但是数量严格控制在一定程度以下,所以赵家知道谢家在采购药材,但是数量又不算很多,对谢家要干些什么实在是摸不着头脑;而另一方面谢承武派人秘密地从别的地区采购草药,囤积在谢家仓库里,而且已经和几个大商家建立了合作关系,等真正开始计划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从商家那里大摇大摆地进货了,价格也会低下来。

这样一来,赵家就算得知了谢家仓库中囤积着许多草药,也一定会以为是从他们那里买来的那些,从而不会轻易发现谢家在从别的地区大肆采购草药。

新街的坊市上,谢家也是一派平静,只不过暗中停止了几个谢家店面的生意,将它们集体改造,几个相邻的店面被整合在一起,暗中修建成了一个超大型的店铺,其规模甚至超越了赵家的珍品阁。

在三大家族没有察觉的诡异气氛中,谢承乾和谢玄父亲二人疯狂地炼制丹药,短短半个月,谢家囤积的丹药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金刚丹上百颗,铁甲丹三十颗,狂暴丹也有二十颗,其中由于材料凑齐了,谢玄父子还炼制出来了一颗回春丹,那可是疗伤圣药啊,若是平常绝对会放在谢家秘库珍藏了,不过为了这个计划,谢承武也决定拿出来,到时候举行一个拍卖会,绝对能够大大打响谢家的知名度。

这样的情况下,半个多月悄然而过,这一天,艳阳高照,新街上依然是同往日一般宁静,而在新街的那些店铺中,巨大的金额在时时刻刻地流通着,新街本来就是一个高档商品的交易所在。

这里面唯一有些热闹的是一个卖各种草药的药坊,许多武修站在药坊里面,摩肩接踵,汗水流淌下来,却根本顾不得擦,而是紧紧地盯在药坊的掌柜脸上,想要从掌柜那里拿到他们所需要的草药。

这些武修都是修为低微的武修,但是又不甘心做一个普通人,所以只能凭借自己低微的修为,干一些普通人干不了的危险工作,比如说,猎捕妖兽。

这种以捕猎妖兽为生的武修,通常称之为猎修,生活危险而紧张,一不小心就会葬身妖兽的腹中,而受伤更是家常便饭,对于草药的需求自然是十分之大。

其他的,也有一些武修,会做一些保镖运送之类的活计,同样是刀头舔血的生活,这些武修赚的钱并不算多,不过至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生活,比起投靠富商,为他们看家护院,至少这些武修不用看人脸色,有着自己的微薄尊严。

从事这两种工作的武修,并不在少数,所以新街的药铺生意是十分抢手的,每天从这里流出去的药材,也是不计其数。这些药材生意几乎都被三大家族的吴家掌握着,而赵家掌握珍品阁,马家掌握兵器铺,这也是他们三大家族的主要收入来源。

而剩下的平民用品的生意,比如绸缎、珠宝、胭脂、食物,都在谢家的控制之下,这些生意单独算起来并不大,不过加起来就超过了三大家族的生意了。

每年,四大家族都会对这些生意的分配进行一次商讨,根据各家的实力,分配不同的份额,而谢家一直都占据最大的份额,但是却比不上其他三大家族联合起来的份额。

这种情况,在今日就要改变了。

在那些刀头舔血的猎修和镖师争抢丹药的时候,新街的某个地方,一间新建的店铺,开始打开了大门,红绸包裹的牌匾也挂在了门上,随即,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新街上所有的人都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伴随着鞭炮声的回荡,一个洪亮的声音在新街上响起:“谢家的丹药坊,今日开张,专门出售各种丹药,有大量金刚丹、狂暴丹、铁甲丹出售,刀头舔血的兄弟们注意了,怎么都要来一颗防身啊,要是猎修兄弟们,更要多备几颗丹药,到时候越级猎杀妖兽,一次就赚回来啦,而且自己的小命也有了保障,比什么都重要啊!”

这些武修对视了一眼,随即目光炙热了起来,丹药啊,那种东西是某些大宗派和大家族的专利,岳安城这种小地方一般是没有的,就算赵家珍品阁进了一些货,恐怕也立刻就被一些有钱人给买去了,他们要么买不到,要么需要花高价忍痛购买,所以丹药对于这些武修来说,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痛处。

然而,此时谢家竟然开了一个专门的丹药坊,难道是请来了一个炼丹师?当然,那些都无关紧要,管他是自己炼制的,还是从别处买来的,最重要的是,价格到底怎么样?

整个新街之上,一瞬间居然有些寂静。

然后,这些武修们开始争抢着朝谢家丹药坊冲去,想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那可是珍贵丹药啊,而不是什么低价的草药,谁知道能有几颗,万一被人抢没了,自己找谁哭去?

众武修冲到了谢家的丹药坊门前,大门洞开,正要冲了进去,就见到十几个彪形大汉呼啦啦冲了出来,将大门围住,然后是一个身材圆滚滚的胖子走了出来,满脸堆笑,冲着众人做了一个揖,这个人正是谢家的现任管家,自从陈传被杀了之后,这个胖子就靠着圆滑的手段爬到了谢家管家的位置上。

只见他圆滚滚的身子费劲地弯了弯,笑眯眯地说道:“大家请稍安勿躁,本丹药坊长期开张,储存的丹药数量也十分充足,请各位无需争抢,我敢保证,我们的丹药数量足以满足你们所有的猎修团队,还有单人的武修。”

场面静了一刻,谁都没有想到,谢家竟然如此大手笔,敢说丹药数量满足这里所有的猎修团队,而且是长期开张,看来他们真的招揽到了一个炼丹师么?

当然,震惊了一瞬,这些武修们还是争先恐后地问出了最为关心的问题:

“那么,价格呢,丹药到底卖什么价格,跟我们说说,要是太贵,还不如去赵家珍品阁买呢,有丹药固然好,但是咱们也怕用不起啊!”

“呵呵,这一点也请放心,咱们谢家丹药坊的丹药价格嘛……”这胖子咂了咂嘴,吊足了众人的胃口,这才慢条斯理地从怀中拿出了一叠白纸,说道:“这就是本店的丹药价格列表,请诸位每人拿一张,如果觉得价格还合适的话,就请有意者在谢家丹药坊门前排队,我们接下来会按顺序和众位交易,再次重申一遍,数量绝对不是问题,本丹药坊甚至还接受预定,如果有人有特殊的丹药需求,那么自备药材的话我们也是接受委托炼制的。”

“哗!”这话一出,众人立刻炸开了锅,大声喧哗了起来,这几乎就证明了谢家有一名以上的炼丹师,而让这份喧哗更加纷乱起来的原因,则是他们手中拿到的丹药价格列表,那些丹药的价格……

“不……不可能吧……”有一些武修不可置信地揉着自己的眼睛。

“这,这绝对是难以遇到的机会啊,给我来三颗金刚丹,对了,狂暴丹也要一颗,我有现成的银票,别挤我啊,混蛋!”

现场一下子陷入了混乱,无数张丹药价格列表飞扬而起,随后被众武修踩在了脚下,还有一些武修仍旧陷入呆滞状态,没有反应过来,只听他们呆呆地呢喃着,“好便宜,真他妈便宜,比赵家珍品阁的价格便宜了一半,而且数量还不限,真是,真是……”

一个念头回荡在众武修,还有新街上一些个人商铺的掌柜脑海中,那就是:“谢家,当真要崛起了!”

…………

赵家珍品阁,此时空无一人,已经闭门谢客,只有几名中年人聚集在小厅中央,气氛寂静而压抑。

在大厅的中央处,放置着一方小几,上面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玉盒,盒中用细绒布承托着一枚圆滚滚的丹药,丹药特有的馨香缓缓地散发出来。

围绕着小几,几名中年人面色严肃,目光都是定在这枚丹药之上,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几名中年人都是三大家族的中坚人物!

沉默了许久,赵家的家主赵无极缓缓开口道:“诸位,面前的这枚金刚丹就是谢家丹药坊卖出的丹药,我已经找人鉴定过了,确实是药力充沛的金刚丹,效果甚至在中级以上,最重要的是,谢家卖出这枚丹药的价格只在千两银子左右,实在是便宜得令人不敢相信,先前我赵家珍品阁卖出了一枚金刚丹,可是卖出了接近五千两银子啊!”

“不止呢。”吴家的家主吴昊接口说道:“如果只是价格便宜,说不定是谢家玩的什么花样,但是今日谢家丹药坊火爆了一天,还是有丹药继续出卖,甚至接受了一些武修的丹药预定,这就让人担忧了啊。”

剩下的马家家主和两人对视了一眼,均是一脸苦笑:“那谢家,一定是不知道从哪里招揽过来了一名炼丹师,而且绝对不是学徒级的普通炼丹师,而是二品甚至三品的炼丹师!”

几人之中,尤其是赵家家主的脸色特别难看,他掌管珍品阁,对于丹药的珍贵有着最深刻的体会,整个大唐境内,能够炼制丹药的势力,仅仅也就只有洛丹派和丹霞派而已,据说柴家和萧家也有自己的炼丹势力,不过规模就要小了许多,而且只对内供应;至于其他的家族之内,即使出现了一个拥有精神力弟子,也无法给自己的家族带来什么实质上的利益,如果想要成为炼丹师,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进入洛丹派,或者丹霞派,只是那样一来的话,那名弟子就成为了洛丹派或者丹霞派的人,想要学习炼丹,先要签订契约,那就是一辈子留在宗派之内,绝对不允许将炼丹的法门外传。

正是因为这样,整个大唐的丹药几乎都出自洛丹派和丹霞派的手中,每年有大商家和两个宗派联系,直接买来一大批丹药,然后分发到各个地区进行售出。赵家珍品阁就是和其中一个商家有合作关系,所以才能弄到丹药,放到珍品阁里出售。

然而,两个宗派的炼丹效率毕竟有限,每年能够炼制出来的丹药成千上万,但是一旦分发到各个地区,那么每个地区所能够分到的丹药数量,就少得可怜了。

这就形成了有价无市的局面,即使有很多人想要花高价买到需要的丹药,但是结果总是手中握着大量的银票,却扑了个空,只能失望地等待下一年。

而现在,谢家竟然出了一个炼丹师?!

一个熟练的炼丹师,能够源源不断地炼制出丹药,由于成本低廉,所以价格也可以压低销售,在这个需求巨大的市场中,即使压低了价格,也绝对会牟取巨大的利润!

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谢家的崛起,确实是无法阻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