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35 夜袭

0135 夜袭

今夜月黑风高,夜色浓重,黑色的天幕压了下来,谢家的一草一木都被黑暗所吞没,一点都看不清楚。

在这深沉的黑暗之中,一队十余人的黑衣武修悄然潜行到了谢家的门外。十几人分为两队,在大门两旁藏好,然后其中一个黑衣人捡起一块石子,用力掷向了谢家的大门。

“呯”地一声,谢家的红铜大门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声音,随即那名黑衣人也闪身来到大门一旁藏好。

不多时,谢家的大门“吱呀”一声,被缓缓地打开,一名小厮从里面探出头来,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发现没有人在外面,顿时抱怨地嘟囔了一声,随后就要将大门关上。

就在此时,旁边的那些黑衣人一拥而上,其中一个黑衣人伸手探出,隔在了两扇大门之间,让大门怎么用力都关不上,其他几人拉住大门外的铜环,用力一拉,这些武修的力气哪里是那个小厮能比的,顿时就将两扇大门拉了开来。

“你们是什么……”那名小厮大惊失色,就要放声大叫,然而早有一名黑衣人等待在一旁,大门一开就闪电般跃了进来,蒲扇般的大手掌一瞬间就捂在了那名小厮的脸上,劲力催吐之下,本来就巨大的手掌似乎再次暴涨了一圈,滚滚劲力涌出,那小厮发出痛苦的“咯咯”声音,面部的骨骼在这人的用力之下,顷刻间就碎裂开来!

那小厮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就被这人的手掌捏碎了脑袋,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十几名黑衣人没有丝毫迟疑,甚至没有看地上的小厮一眼,极为有规矩地排成一个阵型,脚下使用的是轻快的垫步,确保速度的同时还不会发出太大的响动。

一对黑影不多时就穿过了谢家的几条小径,在为首那名黑衣人的带领下,一直来到了谢家的一座建筑之前。

建筑精美华贵,大门口有着四名修为不弱的武修守卫着,这些守卫一丝不苟,双眼炯炯有神,显现出大门里面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东西。

“这里就是谢家的丹堂了。”为首的黑衣人说了一句,他身后的几人也早就料到,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这些黑衣人,自然就是三大家族选出来的精锐武修了,其中,三大家族的家主也亲自前来,此次行动必须成功,否则将面临最糟糕的情况,所以他们也顾不得自身安危,亲身参加了这次行动。

所谓釜底抽薪,直接攻入谢家的丹堂,俘虏或者直接杀掉谢承乾,那么谢家就算拍卖会举行得再成功,也没戏可唱了。要知道,做丹药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持续性,无论之前谢家积累了多少银子,如果失去了谢承乾,接下来没有丹药来源,那么谢家丹药坊就将面临倒闭的境遇。

甚至于,由于谢家囤积了大量的草药,资金贫乏,在三大家族的联手打压下,绝对有可能就此退出岳安城四大家族的舞台,成为一个不入流的小势力,被人们渐渐遗忘。

“哼,反正都是谢家自找的!”三大家主同时露出了阴狠的神色,赵无极高高地举起手来,然后狠狠落下:“行动开始!”

话音一落,十几条黑影就迅速冲出,在守门的四名武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地来到他们身前,真气催动,手刀闪电般地分别在他们的颈侧一切,他们的颈骨发出一声清脆的断裂声,整个人闷哼一声就已经倒下。

这四名武修修为也不算太弱,不过三大家族此次出动的都是修为最高的长老们,再加上出其不意,这些三四品的普通武修,自然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四人双目圆睁,不甘心地倒地,然而没有一个人去看他们一眼,在家族势力的斗争中,这些小卒子是最容易牺牲的,他们的生死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注意,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残酷。

这些黑衣人丝毫没有停留,在打头的那人带领下,飞速地朝着大门里面的回廊冲去,先前那名黑衣人说道:“我已经确定了,谢承乾就在里面,拍卖会即将举行,他每日都泡在丹堂里面炼丹,甚至连夜赶工,想要在拍卖会之前炼制出足够的丹药,这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机会。”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的黑衣人也都是眼前一亮,谢承乾每天晚上都在这里单独炼丹,那么他们就有着大把的可以将谢承乾制服,然后在谢家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带走。

十几人加快了脚步,此时已经不再小心翼翼,也不压制自己的脚步声,用尽全力奔向了走廊尽头的那扇小门,根据情报,门里面就是谢家的炼丹所在了。

“轰!”

身着黑衣的赵无极连开门的意思都没有,真气催吐之下,罡风布满全身,显然也是七品武师的层次,真气外放!只见他蛮横地一撞,那扇红衫木的大门就发出一声巨响,被撞成了粉碎!

“谢承乾,乖乖地跟我们走吧,不然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赵无极哈哈大笑,眼看计划已经要成功了,心花怒放,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其他几名黑衣人也跟随着他的脚步冲了进来,心中同样充满了计划成功的喜悦,然而,他们冲进来的一瞬间,脸色立即就僵住了。

他们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怔怔地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只见宽阔的房间里,立着一方巨大的丹炉,旁边还放着不少草药,此外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估计是炼丹所用,只不过,只不过……

只不过,这里根本没有谢承乾的影子!

“你说,谢承乾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炼丹?”赵无极面沉似水,恼怒地瞪向了那名打头的黑衣人,目光凛冽,双掌微张,手臂青筋爆出,似乎只要他一个回答不慎,就将遭到赵无极的致命打击。

“家主,我,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啊,谢承乾明明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炼丹的,我还是从一名长老的口中旁敲侧击而来的,据我观察,谢承乾也确实没有回到自己的住所啊,家主相信我!”接触到赵无极杀人一样的眼神,那黑衣人浑身一颤,急忙跪倒在地,不停地辩解道。

“哼,不管你怎么说,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赵无极双掌一握,发出咯咯的响声,令人胆寒。

就在此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赵家主,你深夜来访,我谢承武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只是赵家主对你的忠心部下大发雷霆,就实在是错怪他了,这一切,只顾过是我弄出来的迷魂阵而已,赵家主,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好好地,亲热亲热啦!”

赵无极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