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41 黄衫少年

0141 黄衫少年

不多时,一人一马就接近了血狼群,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血狼们尖啸的声音,借着微薄的月光,谢玄也能够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红色皮毛的狼群。

青雪丝毫没有畏惧,继续向血狼的方向冲去,这也就是青雪,如果换了一匹普通的马儿,只怕远远地听到这些血狼们的叫声,就已经全身酸软,跑不动路了。

“青雪,好样的!”谢玄赞了一声,继续接近血狼群,此时终于看清楚了狼群方向的情况,只见一片血色的海洋滚滚流动,向着谢玄所在的方向奔涌而来,而在血狼的前方,有一名黄色劲装的青年在用力奔跑着,看样子应该是被血狼们当成了食物,在尽情追赶。

这名黄衫青年的轻功看样子不错,在血狼的追赶下居然还能支撑得住,不过看他气息不匀的样子,还有微微散乱的步伐,估计体内真气应该是到了谷底,再过一会就会因为真气不济而被血狼们当做食物吃掉了。

“遇见我,真是你的运气啊。”谢玄微微笑了笑,放声喝道:“对面的朋友,哪条道上的,需要帮助么?”

黄衫青年本来已经被血狼追赶了大半夜,心中生出了绝望的情绪,体力也即将告罄,此时听到谢玄洪亮的话语声,立刻精神一振,犹如溺水者抓到了浮木,惊喜地大叫:“朋友,我是阜阳城的猎修,到外地有点事情,没想到回来的时候遇到了血狼群,朋友若是救我一命,回到阜阳城必有重谢!”

“阜阳人士?”谢玄心中一动,自己在阜阳人生地不熟,若是有一个人帮忙,应该会好很多。

心神转念间,对面的血狼群已经接近了谢玄所在的位置,近距离看去,更是壮观无比,就仿佛一群穿着红色铠甲的士兵,排成整齐的队列飞奔着,即使是飞奔当中,这些血狼也没有丝毫地慌乱,队伍整齐划一,真是令人既赞叹又畏惧。

谢玄再次放声道:“对面的朋友,你过来抓住我的手,我骑马带你冲出去。”

那黄衣青年似乎一滞,随即摇头大声道:“不行的,血狼速度快过奔马,更不要说马上驮着两个人了,根本跑不过它们的……咳咳!”

或许是真气将尽,黄衣青年话说到一半,忽然气息不顺,大声咳嗽起来。本来他就和身后的血狼没多少距离,此时气息一乱,脚下更是步伐纷杂,被身后的血狼追到了近前。

谢玄摇头叹了口气,这人要是不说话,说不定就能够坚持到自己这里了,却非要对青雪的速度产生怀疑,就算身上负着两个人,以青雪的能力,还是可以轻松地甩脱那些血狼。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黄衣青年情况紧急,谢玄咬了咬牙,真气急速运转,运起凌波微步,身形在原地幻出十几个虚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十几米开外,这样连续踏了几步,就来到了那人的身前。谢玄衣襟飘飘,看起来动作潇洒,美妙异常,似乎是十分轻松,事实上这就是凌波微步的特点,让人的身形看起来潇洒之极,就算是已经用尽了全力,也丝毫不显狼狈。

谢玄转眼间就已经来到那人身边,此时那黄衣青年已经无法运转轻功,速度彻底慢了下来,身后的一只血狼窥到机会,猛地跃起,朝青年扑去,一对尖牙在夜色中闪着寒光,血狼的下颚极为有力,若是被它一口咬到,黄衣青年必定要丢失身体上的一个部件才行。

他换过头去,眼看着那只血狼化作一道血红的光芒,朝自己扑来,似乎都能够闻到血狼口中腥臭的气味,这人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心中暗道“吾命休矣”,闭目等死。

就在此时,谢玄大步飘飘,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衣襟飞舞,在劲风中猎猎作响,谢玄随手一拂,真气灌注到了衣袖之上,一瞬间脆弱的衣袖变得坚硬如铁,“嘭”地一声击打在了扑过来的那条血狼的头上,顿时将那条血狼打得皮开肉绽,整个头颅都变了形状。

之后谢玄毫不迟疑,将那名黄衫青年拉起,手中一缕真气穿了过去,谢玄所修炼的十二品先天诀何等神妙,一进入对方的经脉,就变得如同潺潺溪流,和风细雨,将他已经干涸的经脉滋养得重新焕发出生机来。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谢玄低喝了一声,犹如春雷,在那黄衫青年的耳边炸响,那青年猛地回过神来,急忙点了两下头,被谢玄拉着朝一旁飞速掠去。

这名黄衫青年本身已经真气竭尽,心中充满了绝望的情绪,此时忽然得到了谢玄传过来的真气协助,这人只觉得全身真气勃发,又有了运行轻功跑动的力气,真是惊奇之极,要知道平常人的真气传递效果并不明显,最多不过是帮助对方真气回复的速度略快了一些就是。然而谢玄的真气却并非如此,真气传递过去之后,几乎立即就成为了对方的本身真气源头,稍微运转一些就能够运用,这就是普通武修决计做不到的事情了。

不过此时他也没有时间来疑惑,身后上百只血狼疯狂地长啸,身子化作了无数道血色的光芒朝着二人的方向袭来,尖锐的牙齿泛着寒光,散发着腥臭的气息,只要两人速度稍慢,立刻就会成为血狼们的腹中之物。

谢玄虽然轻功卓绝,短时间内不会被血狼追上,不过那名青年就完全不行了,本来就真气衰弱,体力也到了极限,明显是跟不上谢玄的步伐,和身后的血狼越来越近,有一条血狼几乎已经达到了黄衣青年的身后一尺处,只要稍微一探头,就能够咬住他身后的肌肤。

身后已经传来了湿热而恶心的喘息,带着血狼独有的腥臭气味,一阵阵钻入了两人的鼻子里。

血狼的牙齿极为尖锐,下颚更是有力之极,只要一个用力,就能够将猎物的身体撕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