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43 浩然正气

0143 浩然正气

谢玄就恰好知道,中土大陆上有一个宗派,以浩然正气为精进法门,平日里修行不需要整日艰苦打坐炼气,而是到世间去行侠仗义,或是拯救黎民,或是扶大厦于将倾,身上的浩然正气深厚一分,修为也自然就强了一分,这种修行法门倒还真是独树一帜。

这个门派隐于世间,门徒倒是不知凡几,天下几个国家之中,那些弘股之臣、清廉修身之士,都有可能是这个门派的门徒,历史上出名的弟子也不少,最为著名的是老邱和仲尼,开创了儒家和道家两门思想流派,在普通人之间影响甚广,即使是武修也有很多是属于这两个流派之中的。

苦苦参悟儒家思想的文士,身上几乎都有着浩然正气的存在,若是浩然正气浓郁到了一个程度,就能够引起那个隐世门派的注意,说不定就会派人将其收入门派之中,教导独有的嫡传功法,几乎不需要太长的修炼过程,很快就能够达到很高的修为层次。

谢玄胡思乱想的时间,那杨开泰已经调息完毕,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虽然体力还是没有恢复多少,不过至少真气已经恢复了八成,短时间内大概也能够使出巅峰的战斗实力了。

杨开泰睁开眼睛,对眼前的谢玄一笑道:“鄙人功法拙劣,调息了这么长时间,倒是让谢兄弟看了笑话啦。”

谢玄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杨兄你所修炼的功法,虽然是有些不甚高明,不过你身上隐隐透出一股凛然正气,刚强不散,真是令小弟也感到汗颜,不知道杨兄你是否属于儒家或者道家一脉?”

杨开泰双眉一轩,说道:“没想到谢兄你也能够看出来,我自小看的书多了一些,很早就喜欢上了一门思想流派,不过并非是的道家或者儒家,而是大晋的一位先贤创立的墨家一脉,说来惭愧,我平日里为了通读墨家流派的著作,甚至耽搁了我正经的武道修为,本来以我杨家的财力,再加上我是杨家的独苗,诸多修炼条件都齐备,可是如今我还卡在六品武士的层次,狮虎丹也服用了两枚,可是全都冲关失败了。”

“哦?”谢玄一挑眉,没想到杨开泰所学的竟然是甚少人知道的墨家一脉,那墨家也是那个隐世门派的一名门徒所创立,传下来的思想流派也是很有益于浩然正气的培养,不过谢玄更加惊异的是这杨开泰的身份,竟然说他服用过两枚狮虎丹,那么杨家的财力就可见一斑了,在阜阳城中的地位也一定不俗,说不定仅仅在萧家之下,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想要见到萧情的话,只能拜托杨开泰帮忙了,不知道这杨开泰能否帮得上忙。

想了想,谢玄终于将他这一趟去阜阳的目的说了出来,不过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没有直接说是去找萧家的小姐,只是说阜阳城里的一个富家千金,试探地问了一下杨开泰能否帮得上忙。

没想到杨开泰一口就答应下来,痛快地说道:“放心吧,谢兄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杨家虽然已经逐渐没落,不过自先祖以来都是秉承着交友便天下的宗旨,从来都只和人交好,不与人结仇,阜阳城里面有些头面的家族都对我杨家颇为照顾,就连萧家也于我们杨家有几分交情,到底是哪家的小姐,令谢兄这等人物也心驰神往,必定十分惊艳吧,说不定我还认识呢。”

“呵呵。”谢玄笑了笑,琢磨了一下子,终于是说了出来:“就是阜阳萧家的小姐,名叫萧情,她为人低调,才情不显,估计杨兄应该是不认识的吧。”

没想到此话一出,杨开泰立即目瞪口呆,好半晌才愣愣地说道:“谢兄,你确定是阜阳萧家的萧情小姐?那位小姐可不是才情不显,恰恰相反,萧情小姐可以说在阜阳城中家喻户晓,被誉为阜阳第一才女,无数世家子弟,名门望族,都想要俘获萧情的芳心呢,哎,谢兄弟你的情敌可真是不少啊。”

“什……什么?”这回轮到谢玄目瞪口呆了,前世他闯荡江湖,无意间遇到了萧情,当时萧家已经被毁,所以谢玄一直都没有到过阜阳,对于萧情的过去也不是十分了解,从她创立九品先天诀的事情来看,谢玄推断出萧情应该是个身居在家的千金小姐,没想到完全估计错误了。

“难道是我重生之后无意中改变的这个中土世界的某些事情?还是说,萧情本身就如此,就好像堂姐谢道韫一样,名声传遍了整个阜阳的名流圈子,也不是不可能的,或者前世萧情因为萧家覆灭一事,不喜欢提到阜阳的一切,所以才没有对我提及?”

谢玄在这边默默地想着,杨开泰看到谢玄沉默不语,陷入沉思,以为谢玄是在为情敌太多而苦恼,于是安慰道:“谢兄弟,你也不必如此,似萧情那样的女子,追求她的人自然不计其数,这也正好说明她的优秀啊,如果不是萧家和临汾柴家交恶了,说不定柴家早就派人来联姻了,此时终究还是有希望,不知道谢兄和萧小姐是什么关系,何时见过面,她对你的印象如何,我回到阜阳之后就派人给你打听消息,制造机会。”

杨开泰伸手一拍胸,一副全包在我身上的意思,让谢玄哭笑不得,他苦笑道:“杨兄啊,你年龄长我几岁,不如就叫我一声玄弟吧,不过你真是误会了,我并非是要来阜阳追求萧情,而是,恩,只是要交给他一件东西罢了。”

“哦,原来如此,为兄晓得,全都包在我身上好啦。”杨开泰还是将胸脯拍得啪啪直响,估计是把谢玄的话全都当做因为羞涩而不好意思直说自己是来追求萧情的了。

谢玄心中苦笑,不过也懒得去纠正杨开泰的想法,点头道:“既然如此,就拜托杨兄了,到时候给我引见一下萧情,我只要将一样东西交给他,就可以了。”

“哦,放心,全都包在我身上,一定叫玄弟得偿所愿。”杨开泰再次将胸脯拍得啪啪直响。

谢玄:“……”

杨开泰继续拍胸:“放心,全都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