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44 阜阳城

0144 阜阳城

“好雄壮的城池!”谢玄牵着青雪立在阜阳城的城墙之下,看到这高达三丈的城墙,不禁轻声赞道。

身后杨开泰豪爽的声音传来:“玄弟一定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广阔的城池吧,阜阳城在整个大唐境内都是绝无仅有的宏伟,当初大唐皇室还想要将都城定在这里呢,不过萧家时代扎根于此,当然不会答应啦,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做了交锋,最后这件事情才不了了之了。”

谢玄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事实上他见过的宏伟城池绝对不在少数,前世他纵横天下,哪个地方他没有去过?即使是傲立于中土世界中央的乱星海,还有极东之地的天涯城,谢玄全都一一见识过,其宏伟奢华之处,比之阜阳城那是超越太多了。

只不过这一世重新来过,谢玄有了全新的体验,见到从未见过的阜阳城,想到萧情就在这座城池里面,所以兴起了一种时空交错的奇妙感触,倒并不是因为阜阳的城墙有多么宏伟了。

杨开泰仍然一根筋地以为谢玄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滔滔不绝地解释道:“玄弟你看,这阜阳城的城墙都是褚红色的,据说当年阜阳城发生过一场惊天大战,牵连到无数的百姓和武修,千万人的鲜血染红了城墙,至今未消退,就是这砖石上面的褚红色了,都是鲜血的颜色啊!”

“哦?”听杨开泰这么一说,谢玄倒是有些动容,城墙如何高大并不能让他惊叹,不过这种附带的历史印记,连带着无数人的灵魂呐喊,那才是真正的气度,如果杨开泰所说是真的的话,那么这阜阳城倒真的令人敬仰了。

闲话不说,两人在城墙下绕了半圈,来到另一面的城门前,这阜阳城的主门一般是不会开放的,行商旅客所通行的都是谢玄他们现在所见到的副城门,大门的宽度并没有太大,但是守卫确实十分森严,此时一大早,三声鼓响之后,大门洞开,一对盔甲鲜明的巡逻士兵就飞速占领了城门两旁,只容下能够令一匹马进入的宽度。

阜阳城不愧是交通枢纽的大城,一大早就有不少行商或者旅客在城门外等候,自发地拍成了一排,等待检阅进入。

谢玄虽然是修为非凡,但是从来不用以欺负普通百姓,牵着青雪默默地来到队列的最后面,也像其他人一样等候排队进入。没想到杨开泰一拉他的衣襟,低声道:“玄弟,不用在这里等候,我们直接进去就可以了,我杨开泰虽然不才,但是这些守门的兵士还是要给我几分薄面的。”

谢玄看了一眼排队的诸人,问难道:“这样是逾规了吧,对其他人可就不怎么公平了。”

杨开泰咧嘴一笑:“放心,玄弟你跟我来就是,不会引起任何不满的。”

他拉着谢玄来到城门前,旁边守门的兵士见到有人不排队就来到了最前方,正要呵斥,一抬眼就看见了杨开泰裂开的大嘴,立即叫道:“原来是杨少爷,您终于回来啦,我们阜阳城的这些武修,可日日都盼着您呢。”

杨开泰摆了摆手,笑道:“不用客气,我这就要进入城中,交割这一行的事务,就不用排队了吧?”

“当然,您当然不用排队,谁要是让您排队,我第一个就抽他丫的!”守门的兵士呵呵笑了起来,让谢玄惊讶的是,在城门外排队的某些人也跟着笑了起来,不仅没有丝毫不满,而且看样子还法子内心地尊敬杨开泰。

两人走进了阜阳城,待到一个人少的地方,谢玄拉住杨开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人都会杨兄如此恭敬?”

“也不算什么恭敬,我不过替他们办了一些事情而已。”杨开泰还是一脸豪爽的笑容,一边在街上走着,一边向谢玄详细地说了有关他的事情。

原来,这阜阳城虽然繁华大气,但是却妖兽横行,有萧家镇守阜阳,大型的妖兽自然是早就被消灭了,但是小型的普通妖兽却层出不穷,对城中的居民不会有什么扰乱,不过对于武修来说,那可是极为丰富的资源了,经常三五成群地猎杀妖兽,得到的低级妖核也不在少数,皮毛之类的更是不计其数。

不过这里面就有一个难题了,那就是阜阳城对妖核等物品不是很重视,交易量也很少,很多人都只能将猎取妖兽所得藏在手里,几年都卖不出去,而如果想要打量出货的话,离这里最近的交易地点,就是临汾了。

阜阳是萧家的地盘,而临汾则是柴家的势力范围,这两大家族是大唐境内最大的两个势力,只可惜当年由于萧碧云和谢承乾私奔,两萧家和柴家两家反目成仇,这十年来几番碰撞,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样的情势下,虽然萧家没有发话,但是也没有任何人敢于收购妖核,卖往临汾这种事情,要说唯一特别的一个,就是杨开泰了

杨家人丁不旺,这一代只有杨开泰一个男丁,旁系也少得可怜,正在一步步走向没落,不过曾经也有过一番辉煌,当时杨家老爷子广交天下好友,人缘好到了极点,半个大唐都欠杨老爷子的人情,所以萧家对于杨开泰也是颇为照顾,杨开泰不忍心看到大家猎取的妖兽白白浪费在手里,于是振臂一呼,成立了一个开泰猎修团,所有的武修都可以参加,然后将猎取的所得交给杨开泰,让他去往临汾转手卖出,这样一来大家都得到了好处,而萧家因为和杨家的关系,也没有去责备杨开泰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杨开泰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他为阜阳城的武修接手这些猎杀妖兽的所得,分文不取,回来之后全数交给开泰猎修团,由专人来进行发放,这光明磊落的做法自然是令所有的低级武修都敬佩不已。

“那么说,你这一次也是去临汾做交易,换取钱财?”谢玄问道。

“正是如此,之前我带着不少珍品去临汾找一个熟悉的商家交易,之后从临汾返回的时候遇见了玄弟你,现在三十万两银子就躺在我的怀里呢。”杨开泰丝毫没有掩饰,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冲着谢玄笑道。

“可是,去临汾就只有你一个人,难道不怕路上不安全吗,你是杨家的少爷,总要带几个随从吧,就算帮助运送也是需要的。”谢玄接着问出自己的疑惑

身子一僵,杨开泰面色陡然变得十分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