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45 杨鸣之

0145 杨鸣之

杨开泰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这才用一种幽幽的语气说道:

“玄弟你说的不错,我此去临汾,确实带了几名随从,其中还有一名也是六品武士,是自小就照顾我长大的杨家管事,只是,在回来的路上没想到遇见了血狼群,他们没有修炼过高明的轻功步法,于是就主动要求替我挡下了血狼群,虽然我绝对不想他们为我而死,不过既然他们都已经献出了生命,我若是再陪他们一起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他们的一番牺牲?所以我极力逃了出来,之后幸好见到了玄弟你,那个时候,想必他们都已经,已经……”

说道这里,杨开泰这个一直表现爽朗而粗犷的汉子,眼圈已经有些微微发红了。

“见到我的时候,那些人恐怕都已经葬身狼腹了吧。”谢玄暗暗地叹了口气,不过当然没有说出来。

“好了,不说这些,先陪我去一趟我创立的开泰猎修团吧,将这三十万两银子分发下去,那么总算大管事他们的牺牲没有白白浪费。”杨开泰爽朗地一笑,有些若有所思地说道。

接下来,谢玄随着杨开泰一路走去,最后来到了一间普普通通的店铺,走了进去,发现里面的空间也并不大,就是一个小柜台而已。

“这就是我开泰猎修团的总部啦。”杨开泰哈哈大笑,拉着谢玄指着里面的一个人影说道:“这个就是我的表弟,杨鸣之,由于我成立了开泰猎修团,所以就让他来主持所有的财务,我带回来的钱财,都是由鸣之一一发放下去的。”

说到这里,杨开泰忽地顿住语声,有些发涩地说道:“鸣之,有些事情该和你说一些,就是关于陈伯他们的……”

“陈伯他们在赶路途中出事了吧。”那杨鸣之提起笔,仿佛在做什么记录,冷静而淡然地说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杨开泰本来有些悲痛,正想着如何诉说,没想到这杨鸣之完全没有什么反应,直接就猜到了。

“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吧,表哥你的那一根筋的性子,能藏得住什么心思,全都写在脸上了,再加上陈伯他们没有跟随你回来,这几乎就可以猜到了。”杨鸣之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就说你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终究会后悔的,果然如此,陈伯他们死得一定很冤枉,我真是为他们不值。”

杨鸣之似乎是嘴角微微翘起,哂笑了一下。

“鸣之你胡说什么,陈伯他们可都是自愿跟着运送货物的,虽然他们遭到了这种不幸,但是造福了阜阳城的武修,你怎么能说他们不值!”杨开泰皱了皱眉,大声呵斥。

“唔,或许表哥你说得对吧。”杨鸣之不置可否,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提笔默默地记录着银钱名录。

“咦?”谢玄不由得将目光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杨鸣之,看样子和自己差不多大小,一脸稚嫩青涩,脸颊有些瘦削,让他看起来文质彬彬,很有种儒雅的气质。最让谢玄关注的是,他提到陈伯他们的死亡之时,脸色一点都没有变化,难道他天生冷静过人,比自己的心理素质还要好?

还是,他城府之深,已经喜怒不形于色了?

“或许,真是我错了吧。”杨开泰终究是对于陈伯的死颇为愧疚,虽然表面上豁达豪爽,但是心中的悲伤还是掩饰不住的,他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咬牙道:“不管怎么样,鸣之你先将这些银子算好,分发给大家吧,从中截留一千两开支就是。”

杨开泰黯然一叹,拉着谢玄道:“算了,让玄弟你看笑话了,来,跟我回杨家宅院吧。”

谢玄点了点头,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杨鸣之,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不过只见他正在默默书写记录,终究是没有说什么,跟随着杨开泰一起去往杨家府邸。

在两人走远之后,那杨鸣之忽然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令人胆寒。

杨家宅院。

杨家的大宅和谢家的宅院倒是差不多大小,不过毕竟是曾经辉煌过,从细节上的装饰雕刻来看,奢华程度可是远超新兴起的谢家。

不过这么大的宅院,只有杨开泰还有几个下人居住,大多数房间都空闲着,杨开泰秉承着父亲交友遍天下的做法,这些房间欢迎任何武修来居住,即使彼此并不认识,从远道而来的武修,只要来拜访一番,杨开泰就一定会招待他用餐还有住宿的。

此时杨开泰为了运送妖核到临汾,出门了小半月,所以也并没有人在杨家居住,这个宅院就显得更加冷清了。

安排谢玄在一间客房住下,杨开泰又吩咐下人准备好酒菜还有热水,两人先是用过了酒菜,不过因为陈伯他们的死亡,杨开泰也没心思喝酒,只是浅浅地喝了几口,倒是饭菜吃了不少,杨开泰大口大嚼之下,不一会就吃掉了三人份的饭菜。

之后杨开泰带着谢玄来到浴室,此时已经烧热了水,一整个十米见方的大池子都散发着热气,对于行走了许多天的两人来说,没有任何东西比泡个热水澡更让人舒坦的了。

谢玄也不扭捏,直接脱光了衣服,全身都浸泡进入热水里,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谢玄闭目养神,正自调息间,忽然感觉到双肩上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按住,顿时心中一惊,睁开双眼,只见杨开泰正按在他的双肩上,脸上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杨兄,你,你要干什么?”谢玄忽地浑身打了个冷战,联想到了某种邪恶的方面。

“什么什么啊?”杨开泰莫名其妙地眨了眨眼,说道:“我来给你搓背啊,玄弟你看,我能够保持这么好的身材,全靠每天的热水澡和按摩,接下来我给你好好按摩一番,保证让你舒坦到家。”

看到杨开泰嘿嘿的笑容,谢玄吞了口吐沫,干笑道:“不必了,杨兄,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不用客气了,没关系的。”杨开泰嘭嘭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大笑道:“放心,全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