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47 单独相处

0147 单独相处

谢玄呆住了,他不得不呆,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之下,忽然见到了萧情,见到了他这些日子以来日思夜想的女子,他怎么还能保持住平常的镇定自若?

一代唯一魔道,名震天下的魔修谢玄,此刻在心爱的女子面前,也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少年罢了。

痴痴地望着,痴痴地想着,谢玄一瞬都不愿意移开目光,紧紧地定在眼前的女子身上,仿佛生怕一转眼,这一切就都会成为了梦幻泡影一般。

忽然,萧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同样也将目光,移了过来。

两道目光相接,一道慵懒而洒脱,一道历尽沧桑,依然此心不改,情义深重。

在这相接的目光之中,似乎一瞬间就跨越了上百年的时光,谢玄和萧情站在一起,纵横天下,惊艳绝妙,令人赞叹的一对神仙眷侣。那百年的时光,那些欢笑、泪水,生死相守,还有萧情离去之后的百年孤寂,都在谢玄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在这一刻,谢玄陡然吸了一口气,运起凌波微波,脚下真气勃发,形成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空气涟漪,脚下一踏,身子朝前跃去,足尖在水面上一点,荡起了水波无数,然而谢玄衣襟飘飘,长袖飞舞,连鞋面都没有打湿,就连踏数步,踏波而行,转瞬间来到了小亭之内。

凌波微波,惊艳全场!

谢玄落在了小亭的白玉围栏之上,单足而立,猎猎劲风吹动他的衣襟,但是他身形稳固,丝毫没有晃动。

事实上,强运凌波微波,横跨虚空,这已经不是谢玄现在的层次能轻易做到的了,他气息微微散乱,真气有些不济,但是目光却依然没有丝毫移动地注视着萧情的方向。

谢玄的突兀出现,让亭内众人发出了一阵喧哗。

“喂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打搅我们的诗会?”

“别以为仗着你功夫好就横行无忌,这阜阳城可不是小地方,就算你轻功再好,可是有的是能够一指头戳死你的存在,道个歉走人吧。”

“哼哼,宋明别跟他废话,我看他就是来故意搅局的,没看到这臭小子眼珠子一直都盯在萧情小姐的身上吗,估计又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小子吧,仗着自己有一门还凑合的轻功,就来这里献宝,胆子真是够大的。”

面对着众人的讥讽和排挤,谢玄丝毫没有在意,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目光紧紧地落在萧情身上,忽地跨前一步,从白玉栏杆上落了下来,离另一角的萧情更近了一些。

普普通通的一步,却仿佛跨越了前世今生数百年的时间长河!

“喂,臭小子,你还得寸进尺了啊,居然还真敢进入亭子,看我不教训教训你!”一名身穿锦衣的白面青年,大吼一声,挽起袖子,然而却没有真的敢上前挑衅,反而身子瑟缩地后退了一步。

毕竟,谢玄方才那番轻功实在是太过抢眼,谁都知道能够拥有那样的轻功的人,绝对不会是无名之辈,武道实力也绝对非同一般,如果真打起来,没准在场的这几个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其他人也都是这样放了一句狠话,然后全体商量好了似的后退了一步,场面滑稽得让人想笑。

“阁下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到这湖心小筑有何贵干?看阁下的气质风度,可不像是普通之辈,若是有兴趣研习诗文,不妨与大家一起,大家结交一番,也是一件乐事。”

就在此时,萧情越众而出,虽然气息慵懒柔弱,但是白衣飘飘,风姿气度可是一点都不弱。

“我,我……”真正面对萧情,谢玄反而发觉自己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明明有一腔的话要说给她听,但是此时的萧情,终究不是前世和他耳鬓厮磨的萧情了。

眼前的萧情,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全新的人,一个没有交集的女子。

“哈哈,上面的那人,是某家的朋友!”正在谢玄神情窘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朗笑,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跳了上来,正是杨开泰。

杨开泰可没有谢玄凌波微步一样的轻功,而且他的修为也用不出来凌波微步,给他轻功也白搭,只要眼瞅着谢玄激动之下踩着水就过去了,自己则是努力划桨,半天才来到小亭脚下,终于用力一跃,跳上了小亭里面。

“杨开泰,是你?”先前朝谢玄放狠话的那名白面青年,此时看到杨开泰,顿时皱了皱眉,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不错,正是我,我杨开泰从临汾回来了,还没来得及拜会诸位,宋明你看到是我,好像很不高兴啊。”杨开泰环视一周,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在这些纨绔子弟之中,杨开泰还算颇有威信了。

“杨大哥,你说这人是你的同伴?”这些人中也就只有萧情神色丝毫不变,掠了掠发丝,好整以暇地问道。

“不错,这人名叫谢玄,是我路上遇到的朋友,还救了我杨开泰一条命,自然就是我过命的朋友,萧情,谢兄弟以前似乎是见过你一面,心中可就把你给记住了,这次来阜阳,就是专程要见你的,你给我杨开泰一个面子,和他单独说几句话,怎么样?”杨开泰似乎不拐弯,直接说出了他的目的。

“这个傻大个!”谢玄此时窘迫之极,杨开泰几句话,就几乎把他谢玄变成了一个好色之徒,这让萧情会怎么看自己啊,要知道,他们可还是第一次见面呐。(恩,应该是这辈子的第一次)

“这怎么行,一个来路不明的登徒子,小情你绝对不要听杨开泰的,还是跟我们在一起比较保险,谁知道那油头粉面的小子在打什么主意!”那白面青年宋明,急忙劝说道,由于太过惶急,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尖细了。

“呵呵。”小亭之中,谢玄和萧情同时笑了起来,这宋明居然说谢玄油头粉面,也不照着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模样,这样一句话说出来,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不过,能够注意到这点,而且笑了出来了,也就只有谢玄和萧情。

同时的会心一笑,让谢玄和萧情目光再次对视,萧情飘然出尘的气质,在这一笑中也完全告破,粉嫩的双颊上也浮现了两片云霞。

“杨开泰,你到底是什么居心,萧家对你可不薄,居然容忍你和临汾柴家互通,然而你却跑来害小情,真是其心可诛!”那个宋明还在勉力质问杨开泰,想要在言语间扳回一点优势。

可是杨开泰一点都不给他机会,直接来个冷脸以对,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拦在了他的身前,任由宋明如同跳梁小丑一般上蹿下跳。

“好了,不必争了。”萧情的语声传来,悠悠道:“我对这谢公子也很有兴趣,互相聊几句也无妨,谢公子,既然想要单独和我相处,那么你我到船上一叙如何?”

说着,萧情身形一纵,从亭子里面跃到了外面的小船上,虽然她此时的修为不过四品武士,轻功也是普普通通,但是这一纵之间却显得风姿优雅,带着难以诉说的美感。

萧情站在船上,回过头来,轻眸浅笑:“谢公子,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