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48 赠送功法

0148 赠送功法

“谢公子,我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我在船上单独相处,可是时间不能够太长哦。”萧情魅惑地一笑,优雅至极。

谢玄看着轻眸浅笑的萧情,心中一股感情在激荡着,这样的萧情,和前世几乎一模一样,一样的自信从容,一样的轻眸浅笑,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能让她动容。

既然萧情主动邀请,谢玄怎么会退缩,身形一展,双臂伸长,就像一只大鸟一般在空中滑翔,然后轻飘飘地落在了下方湖面上的小船内。

萧情抿嘴一笑,在船边坐了下来,伸出白藕一般的玉臂,轻摇着一根木浆,小船儿在风中摇曳,渐渐地远离了小亭子的范围。

谢玄本来是想用七品武师的真气外放,随手推动小船行走的,不过此时萧情轻摇船桨,湖面上清风拂过,让她的发丝飞扬起来,这种安宁祥和的美丽场面,让谢玄不忍破坏,索性自己也拿起另外一根船桨,在离萧情不远处和她一起划动着。

“谢公子是哪里人士,杨开泰说你与我有一面之缘,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见过我的呢?”

此时小船已经远离了湖心小亭,除非小亭中有八品武御以上的人物,不然不可能听得到二人的谈话了,于是萧情轻掠发丝,似乎是极为随意地开始了话题。

“这个,其实我只是敷衍了杨兄,说我与你曾经见过,这样杨兄才会带我来见你,小情……萧小姐,实在是唐突了,我其实并没有……”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道修士,在面对萧情的时候,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都是一脸局促和窘迫,丝毫没有平日里的威风。

“没有什么唐突啊,谢公子过虑了。”萧情一边摇桨,一边悠悠说道:“其实我第一眼见到谢公子,也觉得十分熟悉,似乎有很多画面一闪而过,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谢公子了,真是萧情前所未有的感觉,故此萧情才会同意和公子单独相处。”

“原来如此,你竟然也记得,竟然也会记得……”谢玄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情,他记得前世的事情是理所应当,因为是他自己转世重活,可是萧情为什么也会记得自己,难道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谢玄兴奋得几乎要跳了起来,真想大声对上天大喊一声,老天你对我太好了!

“或许,是前世自己经历太多的苦楚,太多的孤寂和哀伤,这辈子打算全部还给我了。”谢玄定下了心神,不过还是默默地感谢着上天。

“是啊,我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就好像……就好像我们共同经历过很多事情一样,还有经历了许多时间,比我现在的年龄还要长,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幻觉,难道是谢公子你精通幻术吗?”萧情半开玩笑地笑道。

“当然不是幻术!”谢玄猛地站起,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曾经在另一个世界里,经历过很多生死考验,经历过时光流逝,我们相濡以沫,互相视对方为自己在这时世界上唯一的依靠,那么你能够相信么?”

“不能!”萧情斩钉截铁地脱口而出,“我只相信我真实的记忆和感觉,至于那些虚幻的光影,终究是虚幻的,就算再另一个世界里真正发生过,但是现在的我是不同的,我的人生,当然要我自己走下去,不能让幻觉来决定。”

“果然如此么?”谢玄微微苦笑,其实他也明白,这个世界里的萧情和上一世的萧情是没有关系的,这个萧情才活了十八年,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今后的人生还需要她自己去选择,形象地说,上一世的萧情确实是已经死去了,而这一世的萧情和他只是陌生人,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相濡以沫的经历,又怎么会有感情?

谢玄叹了口气,失落地说道:“不错,那些幻觉本身就不属于你,把它们都忘掉吧,短时间内我也不会再来打扰你,我今天来这里见你,只是要给你一样东西。”

说着,谢玄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卷帛书,上面正是谢玄早已准备好的十二品先天诀功法,在离开谢家之前,谢玄就已经写好了,本来还纠结要不要传授给父母和谢疯子,后来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那个想法,倒不是谢玄害怕被人追上,只不过这门功法实在是太过高妙,一旦泄露,整个中土世界都会被搅动起来的。

而眼前的白衣女子萧情,就是这门功法的原创者,只不过此时她应该还没有开始创造这门功法。

伸手将帛书递了过去,萧情也伸出藕也似的玉臂结果帛卷,目光和谢玄一触,得到谢玄点头同意之后,萧情打开了这卷帛书,细细观看起来。

一开始,萧情的表情是淡淡的,似乎不怎么感兴趣,毕竟此时的萧情还没有在武道之途上有所兴趣和建树,前世她也是因为萧家灭门,这才苦心孤诣,创造出了那门九品先天诀,惊艳了整个中土大陆,搅动风云突变。

大概一刻钟之后,萧情的表情陡然严肃了起来,重新回过头来,从帛卷的第一个字开始看起,这次可是郑重其事,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仿佛一点都不想错过。

终于,萧情认真地将这帛卷给看完了,以她的才情,这十二品先天诀,应该已经一字不差地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这一卷,到底是什么东西?”萧情带着一种奇特的表情,不可置信地看着谢玄,不明白谢玄怎么会将这样几乎颠覆了整个武道时代的东西交给她。

“你应该明白的,这是一卷功法啊。”谢玄耸了耸肩,将十二品先天诀交给萧情之后,他整个人都开始轻松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这是一门功法。”萧情仍然是不可置信的表情,“这门功法实在是太高明了,如果没有什么隐患的话,即使是我这种天赋不佳的武修,也能够短时间内到达后天境界巅峰,这样的功法,简直,简直是违逆天理了!”

“是这样么,从你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有意思啊。”谢玄摇头笑了起来,“你知道吗,萧情,这门功法就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啊,也许你不信,不过我也不需要你相信,只是将这件东西交还给你罢了,这样的话,即使你我从此陌路,我也不会再欠你太多人情了。”

“好吧,就当你说的是真的。”萧情终于是接受了这看似荒谬的事情,点着自己的额头说道:“这门功法我收下了,不过既然是你主动给我的,我可是不会有任何亏欠你的想法,你也不要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要明白这点。”

“当然,不是你亏欠我,是我亏欠你的。”谢玄转过头去,望着水天一色,心中默默地加了一句:“即使如此,我还是欠你的,永远都换不清,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