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49 酒宴

0149 酒宴

眼看着自己的人生挚爱却不认识自己,谢玄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如果此生不和萧情经历生死磨难,同甘共苦,相濡以沫,那么两人终究只是陌路罢了,没有经历和记忆支撑,也就不会有爱情的产生,这点谢玄其实早就意识到了,不过此时忽然真切地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让他难以接受。

“萧情,东西我已经送到,你多加保重,今后有缘自会相见,若是无缘……那就做一辈子的陌路吧。”谢玄叹了口气,忽地又转过头来补充了一句:“这门功法实在太过惊人,千万不要在人前显露,这卷帛书最好毁去,还有,萧家或者即将迎来大难,你若是快些将功法练成,或者能够挽救局势,到时候我……哎,到时候再说吧。”

谢玄忽地住口,再也不说一句,此时已经离湖心极远,却离另一边的湖岸不远了。谢玄猛地双臂一振,再次一跃而起,七品武师的实力全面展开,真气外放,让谢玄运转凌波微波,在水面上踏步而行,几个起落就横跨了一段距离,到达了岸边上,身后的湖面上留下了一条直线的涟漪。

谢玄心中一块大石落下,但是却丝毫没有感到轻松,大步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也不管还留在湖心的杨开泰,自顾自地沿路回到了谢家。

走过那片无人的蓝衫林时,谢玄再也忍不住,放声长啸,啸声中含着散不尽的积郁,还带着对命运的悲愤。

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将萧情送到了他的身前,可是却发现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挚爱成为陌路,记忆成为虚幻,在他心中,这一刻前世的萧情已经彻底死去,而这一世的萧情,只是一个让他心动的陌生女子罢了。

谢玄忽地想到了远在丹霞峰的星瑶,如果论经历的话,谢玄和星瑶之间可是经历过同生共死的时光,或许这一世,他最该爱的女子应该是那个爽朗而明快的红娘子星瑶才对吧,可是自己却亲自将星瑶的一腔柔情给拒绝了,这又算什么呢?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谢玄揉了揉太阳穴,渐渐稳住了心神,他清楚地知道,萧情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就算此时的萧情完全将自己当做陌路,但是也无法阻挡自己想要守护她,想要让她幸福的想法。

“管他的,这些儿女情长,我这就英雄气短了,不如将心思多放在修炼上,再最短的时间内进入先天,然后再回来思考这些问题不迟。”

谢玄终究是心志坚毅,很快就斩断了杂念,坚定了自己的道路,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谢玄,玄弟,你等等我啊。”身后传来杨开泰的声音。

“我这不是在等你呢吗,若是不想等你,我直接运起轻功,早就已经回到了你家里了。”谢玄听到杨开泰粗豪的声音,反而是感到十分亲切,在心绪烦乱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和你说几乎话,倒还真是轻松了不少。

“且,不就是炫耀你的轻功好吗,今天玄弟你的轻功可也是大出风头啊,咳咳,不知道你和我们阜阳才女萧情小姐聊得怎么样啊,萧情能和一个男子单独聊这么久,真是很少见的哦,你走了之后,她似乎还盯着你的背影,好久都没回过神来呢,说,你到底施展了什么魔法,骗取了圣女的芳心啊?”

“我哪有,不过是送给萧情一件东西,估计是看在东西的份上,多给了我一点关注吧。”谢玄随口岔开了话题,随便胡诌,不过萧情之所以会一直看了自己的背影好久,应该是因为自己突然间给了她那么珍贵的功法,所以还没有反应过来吧。

虽然如此,一想到萧情久久地注视着自己的背影,还是让谢玄没来由地一阵虚荣心暴涨。

和杨开泰随便胡扯了几句,两人一路回到了杨府,一进入宅院之内,却发现里面丫鬟守在院子里,客厅里面大门洞开,隐隐约约看到那里面摆着一桌子酒席。

杨开泰这个主人在这里,是谁喧宾夺主来到他家里面摆酒席?

谢玄也有些疑惑,真气聚集在眼睛上,让他的目力再一次增强,终于看清楚了客厅里面的情况,只见一名白衣少年正微笑着站在桌旁,这少年身形瘦削,有些内敛而沉默,正是杨开泰的表弟杨鸣之。

“鸣之,为什么要摆什么酒席,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走近一些,杨开泰也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顿时蹙眉不悦道。

“表哥,你带回来的那三十万两银子,已经全部都散发到了那些猎修手中,由于人数众多,每个人发到的并不多,不过他们也是很兴奋了,整个阜阳城都在称赞表哥你呢,我最后还剩下了四千两银子,反正用作经费也花不完,不如摆一桌酒席,一来是庆贺这次行动圆满成功,二来也是对去世的陈伯他们的祭奠,表哥如果不喜欢,那么撤下去就是了,反正还有不少菜没有做,取消也来得及。”

杨鸣之脸色淡然,一副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杨开泰脸色变了几次,最后终于还是点头道:“算了,你说的也对,就摆一桌酒席,咱们三人多喝几杯,连带着陈伯他们的分量也喝光他娘的!”

谢玄身为外人,这种事情他不好插嘴,只是在一旁看着,他脸色怪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杨开泰同意了摆宴席,等候在一旁的丫鬟们顿时接连将酒水送了上来,随后是各种冷菜热菜,估计是杨鸣之早就吩咐他们准备好了食材,所以很快就做好了。

一桌子丰盛的宴席,就这样弄好了。

“来,玄弟,你我在荒郊野外遇到,也算是难得的缘分,而且更重要的是,你还救了我一名,我真是难以报答,你若是有什么需求,尽管对我杨开泰开口,只要是阜阳城内的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好,不惜一切代价!”

说着,杨开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杨鸣之在一旁作为陪客,也喝光了杯中的酒,谢玄当然也只能随之喝下,不过他注意到,在他喝下这杯酒的时候,那边的杨鸣之目光中,却悄然闪过一丝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