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50 毒宴

0150 毒宴

三人推杯换盏,杨开泰酒量不小,而且性子粗豪,自然是连连举杯,杨鸣之一声不响,只是在一旁跟着陪酒,也均是一饮而尽,谢玄虽然不喜喝酒,但是也只要随之喝干了。

酒到酣处,杨开泰忽地站立而起,举杯到头顶,一字字地说道:

“此次杨开泰临汾之行,突遇惊变,夜晚遇到血狼群袭击,陈伯等五名杨家随从阵亡,只有杨开泰苟且偷生,不顾廉耻地回到了阜阳,本来是愧对陈伯等人,应当一死殉之,但是思及杨家直系只有我一人独活,未免杨家绝后,只好苟活一世,想来陈伯奋身相救,也是不希望他一番苦心白白浪费,我杨开泰再次祭奠几位亡魂,望诸位得到安息。”

杨开泰双手放在头顶,一躬到底,随后将这一杯酒洒到了地上,意思是祭奠天地亡魂。

就在此时,杨开泰忽然身子一晃,似乎是不胜酒力,脚下完全站不稳,几乎就要一跤跌倒。

“表哥,你不胜酒力了,我来扶你。”杨鸣之从座位上站起,伸手就要去扶杨开泰,只是他眼中却闪烁着某种凶狠的光芒,一双手掌绷紧,握成虎爪,十跟手指稳定坚硬,劲气吞吐,这名文质彬彬、身体看似羸弱的少年,居然也有着不俗的武道造诣!

十根手指如同精钢,这杨鸣之虽然口中说着要去扶杨开泰,可是手中已经蓄满力道,只要接触到杨开泰的身体,随时都可以洞穿他的咽喉和心脏!

忽然,一双稳定的手,轻轻地按在了杨鸣之的手腕上。

只是轻轻地一按,杨鸣之立刻就脸色大变,直觉得双手腕部犹如压上了一块千斤巨石,如果自己再一意孤行而不撤回双手,那么两只手腕一定会折断!

杨鸣之心中猛抽寒气,抬起头来,迎上的是谢玄那一双平静含笑的眸子。

“鸣之兄,你也喝多了吧,看你说要去扶杨兄,可是怎么在原地不动啊?”谢玄若有深意地看着杨鸣之,淡淡地说道。

“你,你……”杨鸣之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猛地大喝一声:“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也喝了酒,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你现在应该……”

“应该如何,应该和杨兄一样,倒在地上是么?”谢玄冷冷一笑,转头看向杨开泰的方向,只见杨开泰此时已经软软地倒在了地上,面色发青,眉头紧皱,似乎在承受着什么痛苦。

谢玄转回头,对杨鸣之问道:“你事先在我们喝的酒里下了毒了吧,所以杨兄才会中毒到底,真是奇怪得很,既然下毒,你为什么不用最剧烈的毒药,而是用这种慢性的和蒙汗药差不多功效的毒药呢?”

“你果然发觉了。”杨鸣之被谢玄看破手段,反倒是镇定了下来,一脸阴沉,“既然这种毒药都能被你发觉,如果我用剧烈的见血封喉的毒药,那么就连表哥也会发现的,毕竟,你们的武道修为可都不低呢。”

杨鸣之越说声音越大,也越来越放肆,他嘿嘿地笑了起来,指着谢玄道:“你也不用装模作样啦,我这酒里面下的药无色无味,就连八品武御也未必能够察觉出来,当然,这药性确实是弱了一些,不过我是亲眼看到你将酒喝了下去,衣袖和地上也没有湿润的痕迹,说明你也没有趁机将酒倒在别处,那么你也一定中了这种毒药,现在应该只是用内力强撑着而已吧,用内力压制毒素,那么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不到十分之一,看你如何和我争锋!”

大喝一声,杨鸣之身子跃起,双手化成爪,一爪在前攻向谢玄的咽喉,一爪藏在腰间,随时等待应变,身周劲气横流,确实也是一个实力不俗的武道高手!

“想不到我隐藏了这么多实力吧,我暗地里苦修多年,就是为了这么一天!”杨鸣之狰狞地狂笑,手爪瞬间就到了谢玄的身前。

谢玄神色淡定,待到虎爪来到身前的一刻,才身体微微一侧,恰到好处地让过了杨鸣之的第一抓,随后谢玄身体踏前一步,猛地撞进了杨鸣之的怀里,也不用什么高深的招式,只是硬生生用肩膀一撞,全身的劲气就全都集中到了肩膀上,和杨鸣之的胸膛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杨鸣之左手成爪,藏在腰间,本来是为了一击不中后续攻击,然而谢玄攻入他的怀里,右手有意无意地抵住了他的手臂,让他发不出力来,杨鸣之又没有谢玄崩云掌那样的暗劲武技,对于谢玄的这一简单的招式居然无法破解,胸膛上一阵大力用来,肋骨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断裂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这一闪、一进,一撞,谢玄连像样的招式都没用出来,甚至连真气也不过是用到了五品武士的程度而已,就将杨鸣之凶狠的攻击挡了回去,还反过来重创对手,这就是返璞归真的境界,只有谢玄这种武道造诣达到宗师级水准的武修,才能够做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我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败了,我精心准备了多年的计划,就因为你一个人就给我搞砸了,我不服,我不服啊!”杨鸣之倒在地上,伸手按住胸腹,惨笑着抽着冷气,“想不到,你能够一边压制毒素,还能够战胜我这个六品武士,你到底是什么人,就算要我死,也让我死个明白吧。”

“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谢玄傲然一笑,脖颈一昂,整个人猛地气势暴涨,全身劲气流动,罡风凛冽,赫然是七品武师的境界!

“你听好了,我才没有费什么真气去压制毒素,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中你的毒。”谢玄大喝一声,忽然张开大口,一股水箭喷了出来,射到了地面上,隐隐散发着酒气,竟然是刚才谢玄喝下的酒,一丝不差地被喷了出来。

杨鸣之立刻目瞪口呆,手指着谢玄,几乎都忘记了本身的疼痛,满脸只剩下了惊异。

“很奇怪吗?其实我在一开始就没有喝下你的毒酒,当然,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发现酒里面下了毒,你的这种毒确实无色无味,而且你自己也喝了,我不会有那么大的防备的,只不过我十分不喜欢醉酒的感觉,所以就用真气托住了喝下了酒水,根本就没有真正进入我的肠胃。”

谢玄微笑着,侃侃而谈,他心中也在暗自庆幸,自从上次在丹霞峰喝醉了之后,感到宿醉实在是极为难受的一件事情,谢玄也就直接用出了七品武师的修为,托住喝下的酒水,准备中途找个机会吐出来的,没想到却救了自己一命。

想到这里,谢玄也微微有些唏嘘,自己携带一世经验重生而来,却并非是无敌了,一杯毒酒就能杀掉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小心翼翼,错有错着,那么今日就会死在杨鸣之的手里了,那可就真的冤枉死了,谢玄做鬼都不会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