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52 异

0152 异

接下来的几天,杨开泰都没有丝毫的笑容,大异于平常粗豪的表现,开始郁郁寡欢了起来。

这也是十分正常,任谁遇到兄弟相残的事情,都不会舒服的,尤其是这个兄弟还瞒了自己十余年,一直都在策划着要杀掉自己,临死之前的那番话,更是表露出对杨开泰平日做派的愤恨,这更是让杨开泰无法释怀。

“玄弟,你说我是不是真的错了,我平日里所做的,都只是在败坏杨家财产吗,我成立开泰猎修团,运送妖核去临汾交易,也都是错误的吗?”杨开泰手中拿着一个酒壶,狠狠地喝了一口,对着谢玄苦笑道。

他虽然是对着谢玄在说话,但是实际上目光却散乱地落在眼前的虚空处,或许并不是要谢玄来安慰或者回答,只是想要自己问自己一句。

“杨兄,我无法说清楚你的对错。”谢玄在一旁沉吟着,好久才缓缓地说道:“对与错不是那么容易界定的,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也有着不同的定义,对于杨鸣之来说,他对杨家的所有东西都有着深刻的占有欲,他认为这一切都应该是他的,你挥霍一点儿都是大罪;可是对于你来说,杨家是你的私有财产,即使你全部送出去,也没人能够组织你,只要你有你的理由,就不算做错。”

想了想,谢玄沉声说了一句:“只要你有着自己的理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算错,即使灭杀千万人,仇敌遍天下,只要你本心不改,就不算错!”

即使杀遍天下,被所有人视作魔头,也不认为自己是错,这就是前世谢玄的写照!

只要本心不改,又哪管他人怎么看自己!

杨开泰露出了深思的表情,良久,才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苦笑道:“玄弟你是如此的豁达,不畏惧千夫所指,真是令我佩服,不过我是做不到那一点了,我总想着想要让所有人都满意,对所有人都公平,可是天下间哪里又有真正的公平呢,我真是傻啊。”

“也不能这么说,有些东西即使明知道不可实现,还是有追寻的价值,比如儒家、道家、墨家这些思想,不都是几乎不切实际的理论吗,但还是有无数的贤者在中土的各个角落里默默地改变着这个世界,虽然我不同意这些思想论点,但是只要是依照本心去追寻,就值得鼓励;墨家的兼爱,就是奉行天下公平,与杨兄你的思想完全符合,即使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只要奉行这样的本心,早晚会有所成就。”

谢玄的话一半真一半假,他对于什么儒家墨家之类的思想是完全嗤之以鼻的,作为一个曾经横行世间上百年的魔道宗师,谢玄只信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深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公平可言,所以他不介意杀人,也从不同情心泛滥,这样杀遍天下,磨灭了身上所有凛然正气,取而代之的则是浓郁得无法化开的煞气!

煞气,和浩然正气,都是真实存在的一种东西,而且是互相对立的,谢玄所培养出来的,就是煞气;而杨开泰所培养出来的,就是浩然正气,修炼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驰。

谢玄前世能有那样的成就,应该也和他煞气的浓郁有很大关系,加上他所修炼的是魔道功法,所以煞气有帮助修为精进的作用。

而杨开泰则走的是浩然正道,需要严格约束自己的言行,奉行自己的“道”,才会增加浩然正气的数量,不过此时杨开泰修炼的只是普通的功法,并不能够通过浩然正气精进自己的修为。

在谢玄的安慰之下,杨开泰总算是缓过来了点精神,扔掉了手中的酒壶,不过仍然是一脸的沉默。

这一天再次匆匆而过,谢玄在阜阳城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既然十二品先天诀已经给了萧情,而且此时的萧情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感,谢玄也就没有必要再在这个阜阳城中多呆了,还不如抓紧时间出外历练,早日精进修为。

这样一想,谢玄就决定离开阜阳,他先是去到杨开泰的房间,和他说明了此事,谁料杨开泰神思恍惚,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样,只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这样谢玄不禁苦笑。

回到房间里,谢玄写下了一封书信,向杨开泰告别,然后收拾好行李,准备这就离开杨府。

背着惯用的包裹,谢玄来到了杨府后院,青雪在这里被关了好几天,再次看到谢玄,顿时欢叫一声,四蹄发力,一下子就将马厩的木门撞开了,径直朝着谢玄的方向奔了过来。

谢玄摇了摇头,这青雪实在是太过神骏,一般的地方可真是限制不了他,自己先前担心青雪将人家的房子拆了,看来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谢玄翻身上了青雪的背上,轻轻一拍,笑道:“好了,现在前方天高海阔,任你驰骋,咱们这就上路吧。”

青雪叫了一声,速度陡然升起,马蹄声飞速踏响,转瞬间就来到了杨府的大门处。

正要出门,谢玄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杨开泰的一声呼唤,这才拍了拍青雪的脖颈,青雪通灵,也随之停下脚步,一动到一静之间,浑然天成,可见青雪之神骏。

杨开泰紧走进步,气喘吁吁地来到谢玄的身后,连声道:“玄弟,这几天我心思恍惚,听到你要走,也没有反应过来,真是不好意思,早知道的话,为兄应该给你摆一桌送别宴席的。”

谢玄一笑道:“你我之间,何必用那些繁文缛节,我想走就走了,日后有缘自会再次相聚,杨兄你自己保重便是。”

说罢,谢玄拨转马头,就要再次启程。

“玄弟,等等,你先等等啊。”杨开泰运起轻功,急忙奔出大门,拦在了青雪的前方,大声道:“可不是为兄效仿那小儿女姿态,而是真的有一件事情要和玄弟你说,昨日萧情派了一名丫鬟过来,说是感激你那日送她的礼物,所以也回赠给你一样东西。”

杨开泰从怀中摸出了一件东西,看上去白森森的,四四方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谢玄接了过来,只见那方形物体上面,雕刻着无数纷乱的纹理,说是地图又不想,要说藏着什么神秘的武技功法,以谢玄的见识也没看出来,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杨开泰接着补充道:“萧情说了,这件东西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是那追求她的纨绔子弟,那个叫宋明的送给她的,据说是宋明他家中典当行里面收来的一件抵押物,诸多鉴宝大家也没看出来到底是怎么什么东西,不一定有多珍贵,送给玄弟你,说不定以后能派上什么用场呢。”

“原来如此,那我就收下了,大哥你回头向萧情说一声便是,我谢玄在此地已经没了什么牵挂,就要出外闯荡了,大哥你保重。”谢玄将那奇怪的白石(姑且这么叫吧)收入怀中,然后拍了拍青雪的脖颈,青雪再次奋起四蹄,瞬间就去得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