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54 武穆地

0154 武穆地

“难道是那个东西?”谢玄猛地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是一块白森森的玉石,正是离开阜阳的时候,萧情转赠给他的那件东西,上面刻画着杂乱无章的纹理,怎么看都看不出规律来,不过毕竟是萧情赠送的,这些天谢玄每日拿出来把玩,上面的每一丝纹路都记得极为清楚。

谢玄发现,上面的纹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世事变化的,谢玄每天拿出来的时候,上面的纹路似乎都有所改变,但是谢玄又找不出来改变的规律就,不过刚才听到商流和东方石一番对话,谢玄终于发现了要点所在。

这些纹路,具体的路线是没有任何规律和意义的,但是整体看来,却表现出了一种全都朝向某个方向的趋势,而那个方向,应该是固定的!

谢玄每日走的路径不同,方向不同,所以这方玉石上面的纹路所指示的方向也会随之改变,但是所指示的地点是一直不变的,能用这种谢玄都没有见过的方法指路,所指示的方向一定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地方。

说不定,就是商流他们所说的武墓!

不过还是有一点很奇怪,据商流和东方石的谈话来看,应该有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个地方,难道说这种玉石有很多?而且武墓出土,闹得这么大声势,那么为什么没有先天强者来这里一探究竟呢,要知道先天强者所散发的气势与众不同,谢玄也算是曾经进入过先天的武修了,对这种气势极为敏感,若是有先天强者在场,谢玄绝对能够第一时间就察觉到。

错综复杂的形势,去一探究竟,还是谨慎一些?

“富贵险中求,拼了,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谈什么重回先天。”谢玄咬了咬牙,决定还是按照玉石上所指示的方向,一探究竟。

“青雪,前方很危险,你还是先留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吧。”谢玄回头对青雪说道,哪曾想青雪忽地长嘶一声,用脖颈用力地摩擦着谢玄的身体,一步都不肯离开,

谢玄无奈道:“你也要去吗,我可告诉你,将要遇到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更别提你一匹破马了,倒时候你死了不打紧,我没马骑了怎么办?”

青雪再次冲着谢玄叫了一声,表示丝毫不受谢玄的吓唬。

谢玄无奈地耸了耸肩,揽过青雪的脖颈,道:“走吧,既然你这么强烈地要求,我也不能不让你跟着了,生死有命,你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不会管你。”

青竹双眼眯起,又叫了一声,仿佛在说:“口是心非的家伙,你才不会不管我呢。”

“服了你啦,走吧,这就去哪个什么武墓看看。”谢玄笑了笑,当先开路走去。

时刻观察着手中玉石的指示方向,一点一点地在山中搜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脚下一轻,似乎是踏上了坚硬的地面,而不是森林中满是落叶和泥土的软地。

脚下是一片坚硬的岩石,一直延伸向高处,形成了一处险峻的岩石山,山上没有任何草木之物,看上去荒凉之极,而手中玉石所指的方向就是这座石头山的顶峰。

谢玄心中打起一万个小心,和青雪一起向上攀爬,幸好这座山虽然险峻,但是上山的路倒还不算光滑,勉强能够落脚,不然青雪这种马儿是绝对上不去的。

一路上到山顶,花费了几个时辰,令谢玄也觉得气喘吁吁。站在山顶上,前方是一方断崖,无路可走,四周也没有任何岔路,而手中的玉石却显现出奇妙的状态,上面所有的纹路都变成了圆圈,按照之前的理论,那么这里就应该是最终的地点所在了。

谢玄疑惑地左右看了看,却发现空旷旷地什么都没有,他抬起头,看着蔚蓝色的天空,一如平常,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谢玄面色凝重,在山顶上来回踱步,却没有任何发现,什么机关暗道之类的,统统没有,有的只是平平常常的坚硬岩石。

“难道说,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那武墓已经化为齑粉了?”谢玄哭笑不得地想着,可是能够被武修选作武墓的地方,怎么会轻易消失呢,再不济也会留下大片的遗迹吧。

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谢玄索性坐在了地上,等待着其他人的来临,既然东方石他们说有许多人都得到了这种能够指路的玉石,那么绝对还会有人来到这里的。

果然,没过多久,谢玄就看到一名身着锦衣的老者,衣袖飘飘,纵越上了这座山峰。仔细看去,这老者须发飘舞,头戴高冠,正是那日交易会上面的天目尊者!

天目尊者修为深湛,大袖飘飘,几步就来到了山上,正要低头去看手中的玉石,余光去一下子扫到了谢玄的存在,顿时眉头皱起,惊疑不定地打量了谢玄一眼,然后才大笑道:“小友,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你也来凑这里的热闹,不过我劝你一句,这里可不是普通武修能够来的地方,若是进入里面,更是危险重重,你还是早些回去为好。”

谢玄淡淡一笑:“危险与否,那是我自己决定的,怨不得旁人,天目尊者也不用劝我了,既然来到此处,自然是要进入里面一探究竟的。”

“哦,小友如此有信心?”天目尊者上下打量了谢玄一眼,忽地双眸绽放光芒,露出惊讶之色,要知道上次见面的时候,谢玄还是五品武士的修为,而时隔不久,这次见面,身上气息内敛,卓然不群,自己竟然看不出来究竟,难道是已经到了七品武师的境界?

“好好,怪不得你如此有信心,不过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那么为何还不进入武墓之内呢,迟了的话恐怕大门就要关上了。”天目尊者疑惑地说道。

“大门?”谢玄左右看了几眼,苦笑道:“我来到这里很长时间了,也没见到任何的大门,还请天目尊者指点迷津。”

“原来如此,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找到这里的。”天目尊者摇了摇头,扶了扶头上的高冠,向前一指,道:“喏,大门不就在那里?”

“什么?”顺着天目尊者的手指看去,只见正是那断崖的方向,谢玄眉头一皱,心道:“这天目尊者是耍弄我不成,难道还能从断崖上跳下去?”

忽然,谢玄仿佛想到了什么,双掌一拍,紧走两步,来到断崖边上,朝断崖下面看去。

罡风凛冽,吹得谢玄衣襟飘飘,看上去危险之极,一个不慎就要掉下断崖,不过谢玄却猛地吸了一口气,一脸惊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