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60 黑白双煞

0160 黑白双煞

那名字叫小青的少年,确实有些自来熟,不过是刚刚见面,但是却一直缠着谢玄说这说那,简直就仿佛和谢玄关系好得不分你我的一样,而谢玄实际上根本是第一次和他见面,这就让谢玄满心的古怪莫名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小青在谢玄的耳边叽叽喳喳,而谢玄一直敷衍地点着头,另一边的天目尊者一直用犹疑不定的神色看着小青,几次想要开口对谢玄说什么,不过脸色阴沉地想了想,最终还是作罢了。

而就在谢玄都感到无聊之极的时候,通往这个巨大的大厅的那条通道中,终于再次传出了急促的脚步声。

随后是两名男子走了进来,一边走,其中一名白衣男子一边抱怨道:“真是的,都怪你,耽搁了一年的时间才想到了这个办法,我一开始就说那玩意上面的小红点有问题,你还不信,这下好了,一年都过去了,说不准宫殿里面的宝贝都被人拿跑了!”

另一名黑衣男子,立刻就还嘴叫道:“你说什么?还都成了我的错了?你不是也没想到那个什么小红点居然是人,还有,几个月前我都抓到一个全身布满红色痕迹的小孩了,最后你居然说看不顺眼,给杀掉吃了,现在却反过来怪我,真是岂有此理,气死我了!”

那黑衣男子说着“岂有此理”,连说了五六遍,忽地大怒起来,举起手掌就朝着身边的那名白衣男子攻了过去,这随手一掌,竟然激起了万千罡风,劲气横流,这股气势,居然是八品武御!

谢玄身边,天目尊者紧皱眉头,忽然自然自语道:“黑白双煞,这两个搅屎棍居然也来了。”

“黑白双煞?”谢玄念叨了一句,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这一黑一白两个人,到还真挺符合这个外号的,他笑了笑,对天目尊者问道:“天目尊者,这二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他们方才似乎是说什么耽搁了一年的时间,难道他们一年前就来到了这个幻界?”

天目尊者沉声道:“这黑白双煞是几十年前纵横大唐的武修,当时就已经同时达到八品武御的程度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没有突破到九品武宗,但是在八品武御的层次上,也应该臻至巅峰境界了,这两人疯疯癫癫,做事不依照常理,全凭自身喜好,杀人不眨眼,救人也不需要理由,这种不讲理的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哦,八品武御,好厉害,好厉害!那么谢大哥问的另一个问题呢,就是他们说的什么一年的时间之类的。”小青笑嘻嘻地插进嘴来,一点都没有自己是个陌生人的觉悟。

天目尊者不满地瞪了小青一眼,然而对方似乎是根本没有发觉,又或者完全不在乎,他也只好无奈地解释道:“这个问题很简单,他们既然说在幻界外围耽搁了一年的时间,说不定就真的耽搁了一年,也就是说……”

谢玄猛地一惊道:“难道说,其实他们是和我们一起进入幻界的,只不过他们在外围呆了一年的时间,而我们在这个宫殿里面,才过去了不到一天?”

谢玄的神色有些惊骇,而天目尊者也是一脸凝重,幻界主人虽然是神通广大,但是能够将一年的时间压缩成一天,这就真的是骇人听闻了,就算是上古时期的那些记载,也几乎没有人达到那种地步,那,几乎就是神的程度了!

能够进入到这里的,都是修为不低,而且脑袋也不会太笨的武修,除了谢玄这边,其他的武修也几乎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表情均是又惊又骇,不过转瞬之间,就变成了无尽的惊喜!

这幻界主人的实力越高强,那么说明这里的宝贝就有可能越多,说不定还会出现超越中土世界现在水准的神器,那么幸运的武修一步登天,之后啸傲整个中土世界,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谢玄的表情可并不怎么好,别人只看到了机遇,可是多大的机遇就代表着多大的风险,幻界主人如此神通广大,那么接下来在这座宫殿之内,又会设下什么样的机关和险阻?

通过黑白双煞到来之事,众人也差不多弄清楚了现在的情况,之所以大家都被困在这个大厅之内,大概是因为人数没有到齐的原因,只要这一次进入幻界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厅那边的那扇巨门,也就应该会开启了。

这很容易猜测,既然幻界主人将这里的时间和宫殿之外设置成那么大的差距,那么一定就有他的道理,将极长的时间压缩成很短,那么就能够保证无论你在外边花了多长时间,都能够和其他的武修差不多时间聚集到这个大厅之内。

黑白双煞晚了一年的时间,可是还是几乎和众人前后脚来到这座大厅之内,这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那黑白双煞对骂了半天,两人又大打出手,互相以八品武御的实力见招拆招,劲气横流,声势骇人,靠近他们的武修都一一地躲避了开来。

在这里面的武修中,大部分都是七品武师级别,八品武御的武修也有不少,但是九品武宗就寥寥无几了,谢玄刚进来这座大厅的时候仔细地观察过,这些人中能够散发出那种九品武宗级别的威压的武修,一共就发现了三个,而且也只是近似而已,真正能够达到九品武宗实力的,估计也就一两个。

至于那一两个人的身份,谢玄就推断不出来了,而且那三个人都故意隐藏起来了气息,估计也不想让人知道,谢玄也就懒得去招惹麻烦。

所以,在明面上看来,黑白双煞这两位八品武御巅峰联手,实在是目前这些人里面的最强战力了。

这两个人打起来,旁人自然只有闪避的份,即使被劲风波及,也不敢说什么狠话,只有自认倒霉了。

正在这两人打得不亦乐乎,互相埋怨对方的不是,推诿责任的时候,忽然从空间的某处传来了一声极为不和谐的声音。

就仿佛,是用刀片在石头上狠狠地刮过的声音!

“吱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