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83 灭杀山魈

0183 灭杀山魈

谢玄一步一步地靠近了山魈,竭力不发出任何声音,而天目尊者和东方石这边,也爆发出了求生意志,竭力闪过了山魈的几次攻击,并且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吸引了山魈的注意力,给谢玄创造机会。

“轰!”

山魈又是一拳轰击在了地面上,天目尊者在地面上狼狈地滚了几圈,方才险而又险地闪过了山魈的这一拳,而山魈丝毫没有停歇,又是一拳压了下来,眼看天目尊者就要命丧当场,此时,谢玄终于动了!

脚下再也不故意隐藏行迹,而是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和地面紧紧地摩擦,带起了一地灰尘,而由于用力过猛,原地的土壤猛烈地爆裂溅射开来,而谢玄的身影也在这样狂暴的力量之中,瞬间加速到了极致!

这个时候,谢玄已经放弃了凌波微步这样精妙的步法,而是完全靠着真气和肌肉的力量,带动身体飙射而出,目的就是将所有的力量,都化入接下来的一击当中,不容许有丝毫损耗!

一步,两步,三步,仅仅是三步,谢玄就已经加速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劲风在耳边呼啸而过,眼前的景象飞速倒退,甚至连他自己都无法看清楚前方。

不过,也不需要看清楚了,需要攻击的位置,谢玄早已铭刻在心头,他只是一步迈出,双掌紧紧地交叠在身前,将这速度所化成的力道和冲势,都化入了这双掌之中,接下来,将会是谢玄的巅峰一击。

时光仿佛一下子慢了下来,山魈终于察觉到了身后的谢玄,疑惑地转过头来,攻出的拳头下意识地放慢了速度,让天目尊者在生死边缘脱身而出,和死神擦肩而过。

而谢玄,双掌没有任何窒碍地攻击在了那柄自己先前插入的长剑之上,一声清越的低喝冲天而起。

“崩、云、掌!”

无与伦比的劲道灌入了那柄长剑之内,带着谢玄积蓄到了顶点的冲势,一起刺进了山魈的体内。

剑锋和肉体摩擦,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声音,然后剑锋终于是整个进入了山魈的体内。

即使是山魈,肉体如此强悍,但是体内终究也有着柔弱的器官,长剑刺入他的体内,让他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吼,然后谢玄毫不迟疑,伸手握住剑柄,双腿在山魈的身上一蹬,利用极大的反作用力,终于将长剑拔了出来,同时带出了一股腥臭的血液。

任何生物都是如此,被锐器刺中的时候,或许不会立即致命,但是一旦被拔了出去,就再也难以阻止生命的流逝。

山魈痛苦地狂吼了一声,双臂狂乱地朝着谢玄的所在砸了下来,不过谢玄运起凌波微步,身影纷飞,在山魈的攻势缝隙中险而又险地逃了出来。

最后,在地上一滚,谢玄只觉得一口气上不来,脚下一软,竟然跌倒在地!

方才那一番攻击,已经用出了谢玄全身的劲力,一口气支撑到现在才吐出来,真气接续不上,自然会全身脱力。

现在谢玄也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如果山魈还能够活着的话,那么这四人就真的难逃厄运了。

所有人都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看了过去,只见山魈在原地疯狂地四下攻击着,也不管有没有敌人在身旁,只是发泄出全身的最后一点力量,想要杀死自己的仇人。他此刻由于流血过多,加上损伤了小腹里面的重要器官,所以已经陷入了疯狂,眼中恐怕已经看不清东西了。

再等了一会儿,山魈终于是耗尽了全身的最后一丝力量,或者说最后一丝生命,颓然跌倒在了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身上的皮毛暗淡了下去。

山魈用出最后的力量,拿起了身边的那株梭罗果,轻轻地抚摸而过,然后将梭罗果放在了自己的胸前,眼中露出了幸福的光芒。

就这样,山魈缓缓地闭上双眼,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谢玄站起身来,目视着山魈的尸体,略微有些感叹地说道:“其实,他只是想要保护他的财产而已,在他看来,我们才是抢夺梭罗果的强盗,或许是做错了吧。”

“什么谁对谁错,哪有那么多道理,我就认准了梭罗果,不管杀掉妖兽还是人,我都在所不惜。”天目尊者冷哼了一声,走上前去,将山魈手中的梭罗果抢了下来。

明明已经陷入了死亡的山魈,此时忽然双目睁开,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吼。

天目尊者实在是被山魈给吓怕了,顿时不顾风度地在地上乱滚了几圈,大叫道:“诸位快点攻击,这畜生还没死!”

谢玄和东方石哑然失笑,东方石高声道:“天目尊者,不必惊慌,那畜生已经动弹不了了,最多是剩下最后一口气没有咽下而已,你看他根本没有动弹啊。”

天目尊者这才冷静下来,看了看身后没有丝毫动静的山魈,悻悻地啐了一口,骂道:“死畜生,临死前还来吓老夫,呆会儿老夫非得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青雪关切地走到谢玄的面前,查看了一下谢玄的身体,发现他身上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痕,联想起方才谢玄被山魈一招打飞的情景,青雪疑惑地问道:“哥哥,你不是被这臭山魈给打中了吗,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谢玄呵呵一笑,翻开自己的衣襟,只见他衣襟之内还穿着一件亮晶晶的软甲,这软甲的某处已经凹了进去,四周更是充满了裂纹,眼看已经是废掉了。

“多亏了这件软甲,让我逃过了一劫啊,这软甲的防护力还真不错,实打实地防住了这山魈的一击,而我只是受了一点轻伤罢了,这件软甲的防护能力还真不错,可惜就是经过刚才的那一击,已经坏掉了。”谢玄叹了一口气。

东方石也连连赞叹了几声,然后走上前去,问向天目尊者道:“梭罗果有没有损伤?”

这一战如此惨烈,几人底牌用尽,也差点死在当场,还不是为了那株梭罗果,若是果子有什么损伤,那可就真的赔大了。

天目尊者这来得及才低头看去,只见手中的梭罗果已经被那山魈的大手握得萎缩了起来,不过还好,仔细探查之下,出了叶子和根茎有些破损之外,六片叶子中的梭罗果,都还算完好,只有一枚似乎是裂了开来,不过这里只有四个人,剩下的五枚果子也足以分配了。

“诸位,这里还有五枚完好无损的梭罗果,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分配呢?”天目尊者看着其他三人,发出了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