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86 混乱与杀戮

0186 混乱与杀戮

几人分别炼化了梭罗果中的庞大灵气,各自的修为全都是暴涨了一截。也幸好是他们的修为都在各自级别的前期和中期左右,不然的话,要是一个达到某一等级巅峰的武修得到了梭罗果,眼看着庞大的灵气却无法利用,那就真的是郁闷到家了。

毕竟,若是自身的等级到了某一品的巅峰境界的话,那么真气就不会再增添一点半点了,若是强行吸纳真气,其结果只会涨破自己的经脉,修为尽失的。

至于突破巅峰境界,到达下一阶层,那更是痴人说梦,修为等级之间的关卡,哪里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就算是有着丹药的辅助,也没有多少成功几率的。

几人的修为和状态,现在都达到了最佳的水准,天目尊者更是意气风发,大声笑道:“三位,我们现在的实力又提高了一截,不如加快脚步,赶快找到下一处天地灵宝,说不定还能够拿到更多的好处呢!”

谢玄和其余两人也都默默地点了点头,尤其是青雪有了招财灵鼠之后,他们可以迅速地找到其他的天地灵宝的所在,在这处药园之中,实在是天时地利人和皆有,这种机会可不是轻易能够找到的,说不定今后再也无法重现了。

接下来,四人就开始继续搜寻着其他的灵草灵果,还有其他的天地灵物,有着青雪的招财灵鼠相助,不多时他们就找到了一株洗骨花,这种草药有着易筋伐髓的效用,能够轻易地排除武修身体里面的杂质,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快武修的修炼速度。

由于在场的有四个人,所以并没有立刻就分配这株草药的归属,几人统一了意见,那就是等到这次寻宝结束的时候,再来分配各自的好处。

反正他们已经得到了梭罗果这个最大的好处,接下来得到的天材地宝,也就不算什么了,所以各自对这些草药也并不显得如何热心,他们的实力都已经达到了七品武师巅峰之上,天目尊者更是达到了八品武御后期,对于普通的草药需求已经不算很大了,除非是像梭罗果那般逆天的草药,不然也无法引起他们的欲望。

搜寻了大半天的时间,靠着招财灵鼠的引路,一路搜集各种珍稀的草药,像什么五叶藤,蓝蝶杉木,点辰石,还有各种各样的药草和灵物,这些灵物对他们现在的修为并没有直接的促进作用,不过却可以作为炼制丹药的原料,炼制出各种适用于战斗的丹药,比如朝露丹、回春丹,超级铁甲丹等等,也算是比较珍贵的东西了。

至于类似梭罗果那等逆天的草药,却没有碰上过。

其中在某个地方,四人发现了一株紫菩提,也算是极其珍贵的草药,其结出的果子,就是那种能够炼制丹药的紫陀螺,能够助人普通八品武御的境界,在青石镇的交易会上,也出现过此物的。

可惜的是,四人到达那里的时候,发现那里早已经被一名黑衣老人占领了,那黑衣老人看上起其貌不扬,然而和那株紫菩提的守护灵兽作战的时候,一出手就是天崩地裂的威势,那股恐怖得气势,令得距离很远的四人都感到心惊肉跳,想来这黑衣老人就是隐藏在众人之间的一名九品武宗了。

对于这种恐怖的武修,几人是绝对不敢正面挑衅的,更别提在他的手中抢夺草药了,再说紫菩提虽然珍贵,但是也不算什么逆天的草药,犯不上让四人抛弃生命的。所以东方石悄然打了一个手势,几人就小心翼翼地绕开了这名黑衣老者。

再往药园的深处走,接下来碰见的高手就更多了,能够深入到这里面的武修,多半都是八品武御巅峰的实力,即使四人实力大进,也不敢轻易和这种武修对战的,何况也没有足以让几人舍生忘死的利益,所以几人放慢脚步,都一一地绕开了。

接连找到了几种珍惜的灵药,然后都已经被其他的武修抢先一步了,几人连连避开,虽然做法是绝对正确的,但是都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郁闷。

不过,当然也有一些落单的普通武修和几人遇上,第一时间探查到几人的实力之后,那些武修就立刻远远地逃跑了,这倒是让几人的心理上舒服了一些。

毕竟,总是缩头乌龟一样地躲避战斗,实在是会让人有一种屈辱的感觉。

几人秉承着安全第一的原则,没有和任何人发生战斗,不过在药园的其他地方,就没有这么平静了,在遍布药园的各个地方,都发生着激烈的战斗。

在一处小土包之上,周围的灵气极其稀薄,似乎荒凉得不可能有任何生物。

一名黄衫道人猛地出现在此处,四下打量了几眼,忽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连忙伸出手掌,朝着脚下的地面一抓,泥土纷飞,就有一个样子很像小白兔的生物被他抓住了。

道人哈哈大笑道:“白首葛根,就是你了,我终于得到这种逆天灵药了啊,接下来我就可以找药王谷给我炼制九转升龙丹,冲击九品武宗了啊,哇哈哈哈。”

笑声未绝,这黄衣道人的身后就陡然出现了两名身影,一黑一白,这两人一人神色冷峻,不苟言笑,另外一人嘻嘻哈哈,笑个不停,正是黑白双煞!

道人身体一僵,缓缓地回转过头来,干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黑白双煞贤昆仲,不知道二位来到这荒凉的山包,到底有何贵干啊?”

一边说着,道人一边悄悄地将手中的“白首葛根”放到了身后的口袋中。

黑煞目光一闪,冷冷一笑道:“黄龙道人,你还是不要惺惺作态了,你手中的那株草药,到底是什么东西,不妨说出来让我们黑白双煞长长见识啊。”

“就是就是,涨涨见识,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啊。”白煞疯疯癫癫地笑道。

黄龙真人立刻就脸色阴沉了下来,沉默了好一阵,方才咬牙道:“二位也不用说的那么好听,以黑白双煞的名头,杀人夺宝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想必方才二位已经见到我手中的那样灵物了吧,不然也不会兴师动众地逼问于我,哈哈,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手中的正是那白首葛根,在中土大陆上几乎都已经绝迹,既然在此地找到了,我是绝对不可能出让的。”

“不能出让?那么好吧,我们也只好用点手段,让你乖乖地交出来了。”白煞嘻嘻一笑,身影猛地在原地消失,一个呼吸之后,在黄龙道人的身后陡然出现。

黑煞和白煞一前一后,将黄龙道人夹在中间。

“两位,你们都是江湖上成名的武修,难道要干这杀人夺宝的勾当吗?”黄龙真人眼看两人不怀好意地靠近,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面无表情地说道。

“嘻嘻,正是因为成名的武修,所以才要干这个勾当啊,中土世界上那些高手,有几个是善良之辈?”白煞嘻嘻一笑,身体化作一道白色影子,急速地朝着黄龙真人的方向射去。

而黑煞面色冷峻,不动声色地在黄龙真人的身前一站,不着痕迹地封死了黄龙真人的大多数逃跑路线。

这黑煞和白煞都是八品武御巅峰的境界,又是心意相通,配合精妙之极,普通的八品武御在他们手下几乎走不了三四招就要命丧当场,这黄龙真人虽然也是八品武御巅峰,但是甫一动手,就察觉到黑白双煞两人之间的气机毫无窒碍地融合在了一起,光是白煞一人的攻击,却发挥出了双倍的威力!

“两位贤昆仲,贫道服了,贫道认输就是!”黄龙真人知道真要打起来,自己肯定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于是当机立断,大声求饶起来。

黑煞冷冷道:“既然求饶了,就放你一马,快些将那白首葛根交出来吧。”

白煞原地蹦蹦跳跳,嘻嘻笑道:“是啊是啊,还不快点将宝贝交出来,不然我们就要自己动手拿了哦。”

黄龙真人面色阴晴不定,不舍地看着手中的白首葛根,沉默了好久,这才咬了咬牙,将手中的灵药递了过去。

“这才对嘛,灵药总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啊。”白煞歪了歪头,轻轻地笑道。

“好了,既然贫道已经将灵药交给二位贤昆仲,我是否就可以走了?”黄龙真人掩饰住自己心中的滔天愤恨,满脸谄媚的笑容。

“不错,你可以走了,看在你交给我们灵药的份上,就让我送你一程!”

黑煞冷冷一笑,忽地面露杀机,一道乌黑的光芒从手中射出,转瞬间就射进了黄龙真人的体内,他本来以为交出灵药就没有事了,没想到黑煞翻脸就对他下了杀手,大意之下,竟然一招就被伤到了要害。

“真是蠢蛋呢,说放了你这种话,你竟然也相信?”白煞捂嘴嘿嘿笑了起来。

“黑白双煞,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黄龙真人脸上露出悲愤的表情,大吼一声,身上猛然射出了一道黄色真气,在他的身周围绕,形成了一条黄色的巨龙,咆哮着朝向白煞的方向扑去。

黄龙真人就是因为这条黄龙而得名,可惜他深受重伤,这条黄龙也萎靡不振,白煞轻松地耸了耸肩,一道白炽的光华从他身上毫无征兆地射出,一击就将那条黄龙击溃了。

白色光芒余势不绝,直接将黄龙真人也穿了个透心凉,鲜血流淌了满地,无声无息地掉在了地上。

这种杀人夺宝的戏码,在整个药园的各个地方,都在不停地上演,强者屠杀弱者,弱者趁着强者对付守护灵药的妖兽之时,暴起偷袭,也毫不手软地杀掉强者,这样的互相残杀,在药园中此起彼伏,形成了一幅极其混乱的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