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90 冲出峡谷

0190 冲出峡谷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恩,就是这么回事啦。”

一边在峡谷中走着,谢玄一边给他们解释方才发生的一切。

“真不敢相信,方才那番真切的痛苦,居然是在幻境中发生的,如果没有谢兄将我叫醒,我实在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东方石再次谢过了。”东方石对着谢玄深鞠了一躬。

“不必多谢,大家都是同伴,举手之劳,也算是应该的。”谢玄摆了摆手,转头问一旁的青雪道:“青雪,你身体怎么样,还冷么?”

青雪抿嘴一笑,“没有事了,只不过是身体上还残留着条件反射,让我不由自主地发抖而已。”

“恩,那就好。”谢玄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看向周围,无数的武修倒在自己脚下,有的大声惨叫着,而有的蜷缩成一团,轻声呻吟,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快要死去的样子。

不过谢玄硬生生地收回了目光,无视了这些人的惨状。

如果要让这些人从幻境中挣脱出来,谢玄就需要用精神力一个一个地去拯救,这里倒下的武修何其多,真要一个个全都救起来,不知道要耽搁多长时间呢。

要知道这处地方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然后换成别的景物,就向之前的灰雾,还有药园一样,如果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多了,最后赶不及走出峡谷,和这条峡谷一起消失了怎么办?

要是一两个人,谢玄说不定随手就救了,不过这么多人,而且要耽搁谢玄的宝贵时间,谢玄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为了救人,而有可能将自己的性命搭上,谢玄可没有善良到那种地步。

真要说起来,谢玄前世本身就是一个大魔头来着。

一路从这些呻吟和惨叫的武修中穿过,谢玄三人急速行走,过程中如果青雪肩膀上的招财灵鼠吱吱叫了起来的话,那就顺着小家伙的指示,从相应的武修身上搜索一番,总能找到一些价值不菲的好东西。

这样一路疾行,一路搜刮,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谢玄他们就已经走完了大半的路程。

正在这时,谢玄猛地停步,朝着身边看去。

东方石也随之停步,皱眉问道:“谢兄,怎么了,难道是不忍心看到这些人死在这里,想要施以援手吗?”

谢玄摇了摇头,指着旁边地上的一个人说道:“我可没有那么高贵的情操,不过这个人我们总要救吧。”

顺着谢玄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地面上倒着一名武修,身着锦衣,须发皆白,头上高冠掉在了一旁,正在微弱地呻吟。

正是天目尊者!

天目尊者此时神气衰弱,身上的真气几乎令人察觉不到,而他的身边,一直真气巨虎正在大声咆哮,似乎在和什么看不见的敌人作战。

谢玄毫不迟疑,直接伸手按在了天目尊者的额头上,如法炮制,很快就将天目尊者从幻境之中拉了出来。

“谢玄小友,老夫我这回多亏了你相救啦,不然就在那地狱一般的景象中死去了。”天目尊者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废然长叹了一声。

“天目尊者,你放在在幻境中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将巨虎召唤出来?”谢玄疑惑地问道,如果是烈火灼烧,那么直接将真气散步在体外,不过更好的方式吗,而且以天目尊者八品武御中期的修为,应该可以抵抗得住幻境中的高热吧,为什么最终还是倒下了,是在让谢玄疑惑不解。

“幻境啊,一想起那个场景,我就浑身冒冷汗。”天目尊者双眸闪烁,露出了后怕的神情,“一开始只是漫天的大火,不过以我的真气雄厚程度,这也不算什么,我等了半天都找不到你们,所以就自己上路了,前一半的路程都没有什么问题,不过等我走过一半的时候,幻境开始变异了。”

天目尊者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前方开始出现了一个熔岩的泥潭,阻拦住了我的路程,然后从岩浆中蹦出了无数的怪兽,朝我扑了过来,我只好召唤出真气巨虎,和这些怪兽拼个你死我活,不过这些怪兽越来越多,怎么杀都杀不干净,我但是也无法得知这是幻境,也只能用真气巨虎和他们拼杀,不过这样一来,我自身的真气防护就降低多了,渐渐地抵挡不住周围的高温,最后真气崩散,就是你们见到我的时候那个场景了”

“原来如此。”谢玄露出若有深思的表情,“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幻境因该是因人而异,总是是想尽一切办法,幻化出你无法抵挡的东西来阻拦你,就算是八品武御中期,最后也落得如此下场,真不知道这一次能够通过这条峡谷的武修能有多少。”

峡谷之外,是一条长长的台阶,汉白玉铺就,上面精雕细刻着无数的花鸟虫鱼,还有各种珍奇异兽,当真是奢华大气。

在这条台阶之上,站立着五名武修,其中两名就是黑白双煞兄弟了,黑煞和白煞面对面坐着,拿着一把小石子摆来摆去,似乎在下棋;而另外的三名武修,其中一名是在谢玄他们曾经在药园中遇见过的黑衣老者,剩下的还有一名手拿禅杖,头上九个戒疤的光头和尚,一名身着白色纱裙,神态妩媚的妇人。

这就是已经出来的全部武修了,之前的峡谷中,幻境将所有的武修全部困住了,除非是有着谢玄这样强大精神力的武修,否则完全无法逃脱出来,最终能够完好无损站在这里的,现在也只有这么几个人而已,而且全是八品武御巅峰以上的实力,甚至是九品武宗的实力。

再等了一会儿,那名美妇不耐烦地撇了撇嘴,娇嗔道:“这峡谷这么还不消失啊,奴家都等急了呢,反正除了我们几个,恐怕都再也没有人能够走出来了吧。”

“那可未必,不要以为你有八品武御巅峰的实力就在那里**,若不是苏婉儿你修炼的功法特殊,恐怕也和里面的武修一样,永远都出不来了吧?”那名神情冷峻的黑衣老者忽然发话,对那名叫苏婉儿的女子嘲讽道。

“什么,你也有资格说我!”苏婉儿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大声叫道:“老不死的,修炼了这么多年,才打到九品武宗的初期,害不害臊啊,我都替你丢人,真要打起来,孙老头儿你还真未必奈何得了我!”

那姓孙的黑衣老者一听苏婉儿的话,立刻就火冒三丈,冷笑着说道:“好好好,现在的小娃娃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就敢向我挑衅,我老人家纵横大唐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呐。”

“那不正好说明了你老人家不行,这么多年,修为可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苏婉儿嘟了嘟嘴,手指在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轻轻划过。

老者额头青筋爆出,好半晌才平复了下去,双手紧紧握起,不过还是忍住了没有向苏婉儿发难,悻悻地喘息着骂道“你个**蹄子,若不是看在你师傅的面子上,我今天一定会让你无法生离此地!”

“说一千道一万,那不还是怕了我师傅,不敢出手嘛,真是个老乌龟!”苏婉儿咯咯笑了起来。

“你,你!”老者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不过还是没有敢朝这女子出手,这女子出身于一个势力恐怖的门派,虽然身份不算多高,但是说不准就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能够让杀死她的人身上留下印记,之后自己在中土大陆上行走,可就要面临恐怖的报复了啊。

“阿弥陀佛,两位不要再吵了。”那和尚双手合十,面色安详,不过他口中说出来的下一句话,就令得两人同时火冒三丈:“二位施主,若是再打搅我念经,我可就要大开杀戒,统统杀掉了!”

“鱼和尚,好大的口气,我们两个吵架,关你什么事情,看我不打断……”

苏婉儿冷哼一声,刚要说话,忽地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什么人出来了。

“难道还真有武修能够逃出来?”苏婉儿惊讶地回头看去,只见从峡谷的出口处,有四个人影飞速地奔了出来。

正是谢玄、青雪、东方石、还有天目尊者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