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09 偷袭

0209 偷袭

“什么人!”谢玄四人猛地回过头去。

在四人身后,一个瘦得出奇的男子,正好整以暇地站在几人身后,双手抱臂,笑嘻嘻地看着四人,正是之前在幻界外面,东方石曾经遇到过的瘦子商流。

“商流,你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才弄到了几件阵宝,难道你以来就要分一杯羹?哼哼,想得倒美!”天目尊者不屑地冷笑道。

“不不不,天目尊者你说错了,我才不是要分一杯羹,我是要全部拿到手!”商流面色不变,似乎是在诉说着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商流,不要太猖狂了!”东方石也站了出来,“在说话之前,最好先经过大脑,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不然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谢玄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微微有些不安,这商流的实力明显没有他们这四人强横,但是却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一定有什么阴谋!

而且,之前的峡谷考验中,所有的武修都葬身于峡谷之中了,这个商流又是如何来到这太虚殿之中的?

总之,很诡异!

“哦,看你们的意思,是绝对不会分给我好处了?”商流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指甲,懒洋洋地说道。

天目尊者上前一步,冷声道:“这是当然的,我劝你还是早些滚开,看在我们早就相识的份上,我们就饶你一命,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又会怎么样?”商流忽地脸色一改,变成了狰狞的模样,狠狠地说道:“东方石,别以为你们的实力比我高,就高枕无忧了,你可以试试看,现在的你们,还能够动用真气吗?”

“真气?”东方石试着运行了一下真气,立刻脸色大变:“商流,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的真气为什么完全不听指挥了?”

谢玄也试着运行了一下真气,却惊骇地发现,真气完全不受控制,无论怎么调动,都无法让真气冲出丹田一步!

“哈哈哈!”商流嚣张地大笑了起来,“东方石,天目尊者,你们之前不是很嚣张吗,不是看不起我吗,现在呢?看看你们现在的模样,一脸的慌乱,就像一条丧家之犬,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们四个高手,被我一个人玩了,那些阵宝也要被我一个人弄到手,怎么样,是不是很郁闷?”

“商流,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你投了毒?可是我根本没有察觉到异常的味道,也没有什么烟雾啊。”东方石竭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沉稳,想要从商流的口中套出话来。

“想要套我的话是么,哈哈,好吧,看你像条狗一样的表情,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以免你们下地狱做鬼都不明白怎么死的,哈哈哈。”商流毫无顾忌地大笑,似乎是完全不怕谢玄他们还有能力反抗,“我并不是下毒,不过也差不多了,早在你们和那些幻象打斗的时候,我就已经放出了我的小宝贝们,让他们趁着你们分心的时候,一点一点地,钻进你们的皮肤,钻进你们的血管,最后钻进你们的经脉,让你们的真气无法运行!”

“小宝贝?”谢玄只觉得浑身一阵恶寒,问道:“难道你说的,是蛊虫?”

“咦,没想到还真有懂行的啊,不错,我使用的就是蛊!”商流赞许地说道:“我使用的,是我家传的蛊术,所有的蛊虫都在我的控制之下,只要接触到目标的皮肤,或者骗他服下,就能够完全控制住对方的身体,让他生就生,让他死就死!”

“不错,如果是蛊的话,确实有这个效果。”谢玄叹了口气,方才他们和镜像作战,实在是太紧张激烈了,所以被人下了蛊都不知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还有,之前的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见到过你,商流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到这太虚殿的?”东方石及时地问道。

“不要急,我全都慢慢地告诉你们。”商流仿佛很有兴致,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也确实能够让人很兴奋,他用一种兴奋的语气说道:“你们恐怕怎么都想不到,其实在进入这幻界之前,我就已经对幻界有了很深的了解,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们商家的祖先,曾经就是这幻界中的一名仆役!后来他离开幻界,但是在他的笔记之中,留下了详细的线索和幻界的布局,再之后我得知这个幻界将要重现的时候,真是兴奋到了极点,因为我对这个幻界掌握,是你们全都不具备的!”

“还有,你们手里的玉石地图,都是从别人那里抢来或者买来的吧,我手里的可不是,而是我商家先祖流传下来的,当时依照先祖笔记中的线索,我一进入幻界,就可以找到了进入太虚殿的方法,然后第一个走进了太虚殿的大门。”

“可是,就算你第一个走进大门,我们在大门里面的那个大厅之中,似乎也没有见到你的身影啊?”东方石此时也认命了,苦笑地问道。

“谁说只有进入大厅才能够进入下一关啊?”商流不屑地撇了撇嘴,“按照我们先祖的笔记,在进入大厅之前,那条走廊之中,其实是有一个隐藏的小门的,能够直接通往太虚殿的药园,唔,应该就是你们进入的第二关吧,我在药园中采集了几株草药,就离开了,因为守护灵兽太厉害了,凭我一个人的修为,还不足以采到什么珍贵的草药,不过我坚信,只要我在后面等着,就一定能够得到更大的收获,果然,你们没有让我失望啊,送了我这么一个大礼。”

“商流,这次是我们栽了,这些阵宝,你拿走吧,不过念在我们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就绕过我们的性命吧。”天目尊者低下头,屈辱地说道。

“呦呦呦,这不是高傲的天目尊者嘛,刚才还说要我赶快滚呢,现在这么就开始像狗一样求饶起来啦?”商流啧啧地摇头道:“我可没有那么傻,既然已经得罪了你们,当然要斩草除根,免得日后生出祸患,再说了,我得到了四件阵宝,你们要真出去了,只要将这个消息往外面一放,我恐怕就要变成丧家之犬了啊,这些东西我还是想的明白的,你就不用多费唇舌了。”

商流在众人面前,将他的计划一步步地说了出来,颇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成就感,他享受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一脚将东方石踢开,把地面上的那些黑色粉末,一点一点地搜集到了手中。

谢玄四人此时用不出来真气,自然是任他宰割,就算明知道接下来就要轮到自己的死亡,也没有任何办法。

商流看着手中的黑色粉末,嘿嘿一笑,然后将这些粉末一股脑地抛到了几件阵宝之上,商流对于阵宝也没有什么了解,索性就随意地找了挨在一起的四件阵宝,准备收取。

这四件阵宝本来豪光大放,瑞光千条,但是一被这些黑色粉末洒到了身上,就立刻像是火焰被泼上了冷水,迅速地暗淡和削弱了下去。

黑色粉末和光芒禁制相作用,发出了微弱的滋滋声,很快就将三件阵宝上面的禁制腐蚀一空,不过另外一件阵宝,似乎是黑色粉末的分量不够,仍然有着微弱的光芒在闪烁着。

商流不知就里,伸手去抓,一触碰到那闪烁着微弱光芒的阵宝,立刻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后退了好几步。

东方石立刻讪笑了一声,这商流以为光芒减弱就没事了,方才连真气都没用,肯定被禁制伤害得很惨。

同时谢玄也大骂这商流活该,这些黑色粉末本来应该是刚好够用的,现在还有一件阵宝没有破解禁制,肯定是商流没有调整好黑色粉末的用量,在其他三件阵宝上面耗费得太多了。

商流狠狠地瞪了东方石一眼,骂道:“好,你就抓紧时间笑吧,我拿到了剩下的三件阵宝,就来取你的狗命!”

说着,商流伸手抓向了剩下三件已经没有光芒闪烁的阵宝,即使只有三件,也足够令人满足了,。

然而就在此时,那三件已经失去光芒的阵宝,忽地重新泛起光芒,一跃而起,然后朝着石室的外面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