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10 生死一线

0210 生死一线

“怎么回事?”

商流愣愣地看着三件阵宝飞出了石室,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飞速地追了出去,也没有时间来管后面的谢玄等人。

“呵呵,上古时期,宝物自有灵‘性’,如果不是它要选择的主人的话,那么就会破空而走,没想到这个传说是真的。”谢玄呵呵笑道。

“谢兄,你先别如此乐观啊,咱们身上的蛊可是还没有解掉呢,等会儿那厮回来,咱们还是‘性’命不保啊。”东方石一脸苦笑。

“蛊虫么,也不是没有办法的。”谢玄深吸了一口气,忽地闭上了双眼,心神沉静了下去,用‘精’神力内视自己的经脉。

只见在自己的经脉之中,靠近丹田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小虫子,正在不停地往外分泌着一种恶心的黑‘色’**,**顺着经脉流向了丹田,正是这种**,使得丹田之中的真气运用不出来。

谢玄忍住了浑身不舒服的恶心感,神念悄然包裹在了这只黑‘色’虫子的身边,那蛊虫似乎终于发现了,急忙朝着丹田的方向一动,似乎想要通过占据丹田,让谢玄投鼠忌器。

不过已经晚了,谢玄分成几道的神念瞬间收紧,将那只小虫子紧紧地捏在了里面,此时终于能够动用丹田里面的真气了,心念一动,一股真气就包裹着这只蛊虫冲出了经脉,一张口,就将那只黑‘色’虫子吐了出来。

谢玄经脉通畅,长啸一声,站起身来。

“谢兄,你已经将那蛊虫‘逼’出来了?”东方石又惊又喜地问道。

谢玄含笑点头,以他的‘精’神力,还无法用来对敌,但是如果只是用来挪移一些小东西,还是可以做到的。

接下来谢玄如法炮制,将其他三人体内的蛊虫也都‘逼’了出来。

天目尊者一站起来,就破口大骂道:“商流这龟儿子,当真不为人子,如果让我再见到他,非得将他扒掉三层皮,然后在一点一点地将他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捏碎,让他感受着痛苦慢慢等死!”

天目尊者这等暴怒的表现,让谢玄也只好无奈地苦笑起来,不过如果商流真的落到他们手里的话,那么谢玄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商流这种危急到了谢玄的‘性’命的做法,也让谢玄心中泛起了恨意。

哼,千刀万剐这种事情,前世谢玄也不是没有做过。

正在想着如何处置商流,忽然从石室外面传来了一阵惨叫的声音。

谢玄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是商流!

“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不是追逐阵宝而去了吗?”

谢玄心中疑‘惑’,正想着出去看看,没想到一道人影忽然冲了进来,仔细看去,只见那商流冲了进来,披头散发,面‘色’惊恐之极,看到了几人之后,忽地面‘色’稍定,大声求饶道:“几位,行行好,赶快救救我吧,我不想死啊,我身后……啊!”

话说到一半,商流陡然现出痛苦至极的表情,身子僵住,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鲜血大口大口地吐了出来。

噗嗤一声,商流的‘胸’膛出猛然出现了一个血‘洞’,然后一只青筋爆出的手臂,从商流的‘胸’前伸了出来,竟然是硬生生地将他的身体给贯穿了!

在四人惊骇的表情下,商流的身体缓缓地倒下,现出了他身后的那个人影。

那也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收回了满是鲜血的手臂,伸出舌头,在手臂上贪婪地添了一下,那种表情真是让人‘毛’乎悚然。

不过仔细地看去,却发现这人似乎极为熟悉,面‘色’苍老,身穿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黑‘色’衣袍,这个人分明就是之前和谢玄他们同行的九品武宗,那个孙姓老者!

此时这孙姓老者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口中不停地发出咯咯的声音,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一般,他的双眼也极为木然,呆呆地扫过了谢玄几人,然后忽地盯在了谢玄的身上,口中模糊不清地说道:“生死……‘阴’阳……”

他察觉到了谢玄身上的‘阴’阳生死丹!

谢玄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这孙姓老者,应该已经被丹兽夺舍了,所以才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阴’阳生死丹,也不知道那偏殿之中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丹兽将这孙姓老者也夺舍了,至于那黑白双煞,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一瞬间,谢玄冷汗津津而下,这孙姓老者可是九品武宗的修为,再加上被丹兽夺舍,毫无情感可言,就算谢玄想要求饶,对方也听不懂,何况谢玄身上的‘阴’阳生死丹,也是丹兽志在必得的。

东方石几人,也惊骇地退后了一步,虽然不知道丹兽夺舍的事情,但是这孙姓老者的修为是实打实的,看他现在狰狞的样子,他们也本能地察觉到生命受到了威胁。

孙姓老者,或者说丹兽,低吼了一声,陡然朝着谢玄扑去。

如果是被夺舍之前,凭借本人的修为,估计瞬间就能够将谢玄制住,不过丹兽占据了孙姓老者的躯体,行动间毫无章法,居然让谢玄凭借凌‘波’微步躲过了。

然而毕竟实力摆在那里,谢玄躲过了一次,却难以次次都如此幸运,那丹兽再次扑击,这次谢玄闪避得慢了一些,左臂被对方那干枯恐怖的手掌划过,迸‘射’出一朵血‘花’。

生命受到从而有过的威胁,谢玄临危不‘乱’,头脑飞速转动,瞬间就想到了一个方法,急忙往旁边一闪,让丹兽再次㊣(5)扑空,随后谢玄忽地停住身形,在原地站住,脸上‘露’出了紧张而凝重的表情。

丹兽低吼一声,再次朝着谢玄扑去,这一次他身上布满了黑‘色’的真气,只要擦到谢玄的身体,立刻就能够致命!

“吼——”

丹兽扑到一半,身体忽然停在了半空中,然后发出了一声极为惨烈的吼声,浑身颤抖了起来。

谢玄这才松了一口气,在他的身前,丹兽控制的孙姓老者,身体被一件浮在半空中的阵宝挡住,阵宝散发出一阵阵光芒,和那孙姓老者的身体接触,发出了灼烧的滋滋声,孙姓老者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干枯、焦黑,最后甚至凭空消散。

谢玄也是冒了很大的险,赌一赌这丹兽也受不了阵宝上面的禁制光芒,故意绕到一件阵宝的后面,让阵宝拦住了对方的攻击线路。

结果是完美的,凭借阵宝的本身禁制,将丹兽和他的宿主重创。

“快走,这怪物没死,说不定一会儿就能够站起来,咱们离开越远越好。”谢玄对其他三人大吼一声,急急忙忙地离开了这件石室。

用最快的速度,四人跑出了这条通道,再次回到了后殿的入口处。

接下来,就只剩下右边最后的一个通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