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16 逃出生天

0216 逃出生天

狂暴的空间力量一瞬间将谢玄淹没在其中。

谢玄的血色真气也已经坚持了太长的时间,在这样狂暴的冲击之下,开始崩溃了起来,那狂暴的空间压力,眼看就要降临在谢玄的肉身之上。

“怎么可能,眼看就要到达安全的地方了,我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谢玄猛地低吼一声,脸色涨红,额头上青筋跳动,经脉中最后一丝真气也被榨了出来,然而那血色真气已经到了极限,无论如何都无法抵御得住那恐怖的空间压力。

“难道真的要功亏一篑?”

就在谢玄心头绝望的时候,他的胸前陡然冒出了一团青色光芒,然后将谢玄的整个身体都包裹在了里面。

“这是……”

谢玄伸手入怀,将那团青色光芒的本体拿了出来,正是之前他得到的那枚青色玉璧。

这一件高等级的阵宝,虽然谢玄还搞不清楚用法,但是或许是受到了空间压力的激发,这玉璧自发地散发出了一团柔和而坚韧的力量,将谢玄包裹在里面,一瞬间居然所有的压力都消失了,全身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玉壁之上,那条盘旋的蛟龙栩栩如生,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光彩,似乎要破空而飞一般,而谢玄也能够感到,这磅礴而柔和的力量,正是由这条龙形的图案上面传出来的。

“幸好有了这件阵宝,关键时刻救了我一命,我以后就叫你盘龙璧吧。”

谢玄松了一口气,这时才察觉到全身力气都提不起来,几根断裂的骨头发出剧烈的疼痛,真气也削弱到了极点,而且由于他运用了鱼龙变的第二变,经脉再一次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估计等到秘法持续时间结束,谢玄又要修为尽失了。

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只要保住了性命,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仗着有盘龙璧的力量护身,谢玄竭力朝着那个陌生的空间通道飘去,此时真气竭尽,无法利用反作用力,所以谢玄的速度慢到了极点,不过还好,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中间又承受了几次空间爆炸的威力,终于还是成功地到达了那处空间通道之中。

一进入空间通道,所有的压力就全部消失了,而盘龙璧失去了外界压力的刺激,也收起了青色光芒,变成了一枚普通的玉璧。

谢玄收起了盘龙璧,开始朝着空间通道的前方走去,此时他骨头断了十几根,真气将尽枯竭,体力更是下降到了临界点,全凭一股坚忍不拔的韧性,支撑着他一步一步地挪移着。

不知道挪动了多久,谢玄的意识再次模糊了起来,最后甚至无力地跪倒在地,一步一步地爬行着。

良久,谢玄的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团白色光芒,凭借本能,谢玄就感受得到,那里,就是空间通道的出口所在。

谢玄的身体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前一扑,整个人就没入了前方的白色光圈之内,再也没有出现了。

空荡荡的空间通道,再一次变得沉寂了起来。

这是一片广阔的大海,无数的渔民靠着在海边打渔为生。

不过,谁都不知道大海的另外一边是什么地方,这些渔民世代生活在这个地方,对这片大海极为熟悉,如果在海边打渔还好,但是若是进入了大海深处,那么就会遇到无数凶猛的海兽,就算是成名的武修,也完全无法对抗!

这一天天气晴朗,惠风和畅,渔民们在海边修补着渔网和船只,前一天的风暴将船只都打坏了,小孩子们则是光着脚丫在沙滩上追逐嬉戏,一拍宁静的渔村风光。

忽然,一个竖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大声叫了起来:“爸爸,爸爸,这里有个叔叔,好像是死啦!”

“什么,难道海里又冲上来尸体了吗?”小女孩的爸爸急忙走过去查看,不过脸上倒也没有特别惊讶的表情,这片海域时常会被海浪冲上来几具尸体,他们这些渔民都习惯了。

由于大海深处存在着许多海兽,所以总有一些专门从事狩猎妖兽的武修,或是单人独行,或是组成猎修团,朝着大海深处进发,想要狩猎几只海兽,无论是其中的妖核,还是海兽身上的其他部分,运到内陆的城市里的话,都能够卖出高价的。

巨大的利益引来了无数的猎修,不过这些猎修同时也面临着极大的风险,一个不慎就会葬身海中,大部分都被海兽吞食了,也有一小部分随着波浪的冲击,被冲上海岸。

那些嬉戏玩闹的孩童,见到死尸的次数可也不算少了,所以也没有什么恐惧的表情,若是见到死尸,大都能够平静地通知村里的大人。

在这个渔民看来,他的女儿应该就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具尸体了,他急急地跑了过去,倒不是怕自己的女儿被吓到,而是急着去探查一下这具尸体上面有没有什么钱财之类的东西留下,说不定自己又可以发一笔小财了,这种事情可不能让别人抢先了。

三两步来到岸边,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一波一波地传来,沙滩上正静静地躺着一个衣衫破烂的人影。

单从外表看来,这就是一具标准的死尸了,这人衣衫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浑身布满伤口,在海水的浸泡下变得发白,其中几个比较深的伤口中,已经开始腐烂生蛆了。

这人的腰间还挂着一柄长剑,看上去就是一名标准的武修了,和之前他见到的死尸没有什么两样。

“爸爸,爸爸,叔叔死了吗?”小女孩摇着男子的胳膊,细声细气地问道。

“小楠,到别的地方去玩去好吗,这里交给爸爸吧,这件事情不要和人说。”男子拍了拍小楠的羊角辫,慈爱地笑了起来,毕竟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自己也不想让她和死尸呆得太久,而且自己接下来搜刮死尸身体的行为,也不愿意让女儿看到。

“好吧,那小楠找别人玩去啦。”小女孩对生死还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好奇地看了那“尸体”一眼,不满意地走开了。

看到自己的女儿走远了,这名男子急忙伸手在那尸体的身上搜索了起来,心中不住地念叨着,最好有个钱袋什么的,银票就算了,在大海中早就被泡烂了,不过就算什么都没有,那柄长剑看上去也不是凡品,说不定也能够卖出几十两银子呐。

如果有武修在场的话,一定会愤怒地将这名男子暴打一顿,还几十两银子,这可是整个中土世界都少见的的上好宝剑,就算是几十万两银子,还要看主人愿不愿意卖呢!

就在此时,这具满是伤口的尸体,忽然全身一颤,胸膛猛烈地起伏了两下,一口海水被吐了出来,然后,这人的眼睛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了一丝缝隙。

“哇,诈尸啦!”那男子吓了一跳,猛地跳了起来,惊恐地大叫。

“鬼叫什么啊,我还没死呐,诈什么尸啊。”这名神似死尸的武修,剧烈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虚弱地说道。

这名身受重伤的男子,自然就是从空间通道中逃出来的谢玄了。

谢玄想要用长剑当做拐杖,支撑自己站起来,然而身子一动,就感到全身上下,就连骨头缝里都泛起了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几乎都超越了谢玄的承受范围,他眼睛一翻,头晕眼花,再次昏倒在了沙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