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17 渔村

0217 渔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玄方才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脏兮兮的屋顶,显出长年累月没有修理过的简陋,而且或许是由于常年潮湿,屋顶已经发霉,一大片一大片的青黑色发霉痕迹。

这次谢玄没有贸然移动身体,光是静静地躺着,他就已经感觉到身体的状态差到了极点,几根断裂的骨头到现在都没有对上位置,还在参差不齐地错落开来,如果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变得畸形。

艰难地转动了一下子脖颈,谢玄朝房屋的其余地方看去。

这是一间简陋到了极点的屋子,墙壁都是粗糙的竹子结构,连砖石都没有,谢玄此刻正躺在房屋中唯一的一张小**面,光是这张床,就将整个屋子占满了一大半。

这屋子的主人,一定很穷,这是谢玄的第一想法。

看完了这间屋子,确定自己现在没有生命危险,谢玄开始查探自己的身体状况。

之前在空间通道的时候,爆发了空间风暴,谢玄使出了浑身解数,终于是逃了出来,不过由于受到恐怖的空间压力摧残,在加上空间通道的出口居然是大海!在大海中泡了好几天,经过海浪的冲击,伤势进一步地扩大了。

此时,他身上断了四根肋骨,一根胸骨,左腿的关节似乎也折断了,五脏六腑内更是充满了大大小小的内伤。

不过这些终究是表面伤势,最为严重的,是谢玄经脉的情况!

由于之前运用了鱼龙变秘法的第二变,谢玄的经脉再一次受到了摧残,坑坑洼洼,断裂的地方也比比皆是,跟上次谢玄运用秘法之后的情况一模一样,不过上次谢玄有九叶菩提涎做后盾,之后也成功地凭借炼制的塑脉丹修复了经脉,不过这一次谢玄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首先,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谢玄都一无所知,中土世界如此广大,落在一个谢玄都没去过的地方,一点都不稀奇。

还有就是,自己身怀重宝,会不会惹得有人见财起意,害了自己的性命?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连普通的十岁孩童都不如啊。

一想到这里,谢玄就急忙奋起全身力气,伸手向自己的怀中摸去。

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谢玄全身剧痛,浑身瞬间被冷汗湿透,不过手中得到的信息,更是让谢玄大惊失色,一颗心沉了下去。

他怀中原本有着一颗阴阳生死丹,还有那神秘的阵宝盘龙璧,此外再加上各种各样从幻界中得到的草药,这些珍贵的宝物,居然一个都不见了!

不止如此,他腰间的长剑也不翼而飞,本来藏在腰带里面的迷魂粉药丸,也是摸了个空。

这些东西都失去了,那么谢玄他就等于是白白地去了幻界一回,他身上的伤势,也是完全没有意义了啊!

不过失望震惊之下,谢玄倒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如果有人将他身上的这些宝贝都拿走了,却没有杀掉他这个废人,那么说明他现在的性命暂时是保住了。

这样自我安慰着,谢玄再一次苦笑着闭上了眼睛,然后暗暗地运气真气,聚集到了身体各个窍穴当中,开始温养整个身体。

虽然经脉尽断,修复的效果降低到了极点,不过他到了七品武师的修为之后,已经可以通过窍穴直接动用一部分真气了,通过真气聚集在窍穴当中慢慢温养,这样就能够加快谢玄窍穴附近的肉体的恢复速度。

至于断裂的经脉,现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修复一下肉体,也算是聊胜于无了。

由于身体实在太过虚弱,温养了身体一阵子,谢玄就再次昏迷了过去。

恍惚之中,谢玄似乎是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母亲还有萧情等人一一来探望自己,自己幸福地笑着,然后口中感到了一阵温热的触感,似乎是什么东西流进了自己的嘴里。

“爸爸爸爸,你看,叔叔可以张嘴吃饭啦。”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出现在了谢玄的耳朵里。

谢玄一下子从恍惚的梦境中转醒了过来,睁眼看去,只见自己的身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相貌憨厚的中年男子,另外一个则是一名相貌可爱、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

此时,小女孩正端着一个缺口的粗瓷碗,碗中散发着米粥的香气,想必方才谢玄感到口中的温热,就是这小女孩在喂自己吃粥吧。

看到谢玄睁开眼睛,小女孩更加兴奋了:“爸爸爸爸,你看,叔叔醒啦!”

“你们好,是你们救了我吗,多谢了。”谢玄虚弱地笑了笑,开口说道。

“不错,前天我女儿在海边发现了你,后来我发现你没有死,于是就把你救了回来,你伤的可真惨啊,昏迷了两天才醒过来,我还以为你永远都熬不过来了呢。”中年男子憨笑着说道。

谢玄顿时放下心来,看来这是个淳朴的乡下家庭,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恶毒的想法,自己的性命应该是保住了。

那小女孩又喂了谢玄一口粥,笑嘻嘻地说道:“叔叔,我叫小楠,我爸爸叫李大力,你以后叫我的名字叫行啦。”

谢玄艰难地吞咽下去了一口稀粥,说道:“真是多谢你们父女俩啦,我叫谢玄,是出来历练的武修,没想到在海上遇到了风暴,多亏了你们,不然我恐怕就要死在海里啦。”

谢玄虽然说出了自己的真名,但是其他的经历却不尽不实,更是没有说出幻界的事情,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说出自己的真正来历也没有什么好处。

“哦,我知道,你一定是外地来的猎修,出海捕猎海兽的吧,哦,我记得你们是叫什么妖兽,反正一定是遇到了厉害的妖兽了吧,不然光凭风暴海浪,你的身上不会有那么多的伤口的。”中年男子一定谢玄的话,立刻就一副全都了解的样子,自动将谢玄虚构的经历给补全了。

没想到随便编了几句话,竟然错有错着,被当成了什么出海的猎修,谢玄心中好笑,不过表边上却顺势做出一副被说中了的表情,连连点头。

“是啊李大哥,我就是外面来的一个猎修,本来是想要去这片海域捕猎一只大海狮的,哪曾想中途遇到了一条墨蛟,这只墨蛟已经通灵,能够操纵风暴,我们整个猎修团都覆灭了,恐怕也就只有我才这么好运地逃了出来,不过还是要多谢李大哥救了我一命。”

“哪里哪里,我就是个乡下粗人,不瞒你说,我先前还以为你死了,本来是想要去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想到居然碰到了一个活人。”李大力憨厚地笑着,“我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乡下小地方,连药材都没有,要是在城里,说不定还能请来一个大夫给你医治一番,哎,其实就算有大夫,我也出不起那昂贵的诊金啊,小楠她的母亲,就是因为得了风寒,没钱医治,才死去的。”

谢玄心中动容,这一家确实很穷困,看房子的简陋程度就看出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能够主动将自己抬回来养伤,恐怕将家里唯一的一张床都让给了自己,自己喝的米粥,恐怕也是他们最好的食物了。

谢玄此人,有仇必报,有恩也必还,这次受到李大力父女两个这么大的恩惠,他心中暗暗决定,等自己伤好了,总要百倍地报答回去。

想了想,谢玄又问道:“李大哥,你们这个村子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啊,我被海浪冲了不知道多远,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谢玄的这句话,其实是在旁敲侧击,想要知道这里究竟是中土世界的什么地方,如果直接问的话,那就会暴露出谢玄对这个地方完全不熟悉的事实了。

李大力立刻就笑道:“这里是大晋边上的一个小渔村,也没有什么名字,我们就叫它渔村,我是个乡下人,一辈子没出过这个村子,也不知道这村子具体在哪儿,我只知道从这里往东走一百多里,就有一个大镇子,叫望海镇,再远的地方我就不知道啦。”

“望海镇?”谢玄在记忆里搜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这个名字,不过还算是有收获的,毕竟知道了这里是大晋的边缘,总算不是某个偏僻的山沟。

大晋离着大唐的距离还是很远的,在中土大陆上,有着十余个国家,大晋是其中最大的一个,也正好位于中土世界的中央,占据了整个中土世界三分之一的面积,可谓是一个超级大国。

而大唐则是在中土世界的西北位置,两百年前还是一处十分原始的地域,那里民风彪悍,居民过着游牧的生活,而大唐自两百年前建立,至今也才刚刚稳定而已,有些大晋的居民,甚至根本不知道大唐这个国家的存在。

从大晋前往大唐,中途还要经过楚国的国土,如果是乘坐一匹劣马的话,恐怕要行走一个月以上才能到达大唐,其中还有几处险恶的地域,所以想要派人去通知谢家,让谢家派出人来接自己,这是已经很不现实的事情。

“看来还是要靠自己啊,不过现在我修为接近全失,真不知道到底如何才能恢复经脉畅通了。”

谢玄苦笑了起来,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开始全力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