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19 黑虎帮

0219 黑虎帮

到了李大力家附近的时候,谢玄就听到那个方向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声音,人声喧闹,夹杂着马嘶的声音。

再进了一点,谢玄就听到马蹄声狂响,如同秋风扫落叶般在附近的道路上来回奔行,敢于往那个方向走的村民,瞬间就被赶了回去。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马贼?可是如果真的是马贼,怎么会不管其他的村民,单单只盯上了李大力父女?”

谢玄疑惑地朝前方走去,马蹄声嚣张地响起,三匹黑马停在了谢玄的面前,马上的三名大汉厉声道:“什么人,胆子倒挺大,不知道我们黑虎帮在此办事吗,闲杂人等都给我闪开!”

“黑虎帮?”谢玄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倒是有那么点印象,这一个月里面似乎时常听村民们说起,这黑虎帮就是附近的一霸,专门欺压普通百姓,收取保护费,村民们如果想要去望海镇上卖鱼,也要让他们抽取一大笔钱财才能保证没有麻烦,也正是如此,村民们才会如此穷困,即使有再多的鱼,也赚不到什么钱,大都被这黑虎帮给抢去了。

谢玄对这黑虎帮没什么好印象,而且此时明显是李大力父女有麻烦,他立刻面色恼怒,冷冷道:“如果我一定要过去呢?”

“咦?”这黑虎帮在望海镇周围作威作福,从来没有人敢反抗,此时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村民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三名大汉,顿时大怒,“臭小子,你是找死!”

三人同时抽出朴刀,大吼着朝谢玄劈了下来,这几人平时就是杀过人见过血的狠角色,谢玄竟然反抗他们的权威,这三人顿时下了狠手,三柄朴刀分别朝着谢玄的要害劈了过来。

谢玄虽然修为失去大半,真气微弱,但是精神力犹在,瞬间就看出眼前这三人的实力,均是四品武士左右,四品武士已经能够淬炼筋骨,比普通人那是强得太多了,不过对于谢玄来说,实在是太过弱小了。

三人居高临下,从马上一刀劈下,心中已经似乎见到了谢玄被劈成碎肉的景象,脸上狰狞地大笑,成竹在胸。

谢玄眼中划过森冷的表情,身子一侧,就闪过了其中的两把朴刀,同时伸手一抓,就准确地抓在了另外一人的刀背上,让他劈不下来,也收不回去,脸色涨得通红。

谢玄用力一拉,按名大汉就连人带刀一起从马上摔了下来,这人平时哪里吃过这么大亏,顿时躺在地上惨嚎了起来。

谢玄的动作不停,夺过这人的刀,顺势横向一划,另外两匹马惨烈地长嘶了起来,前腿被谢玄一刀砍断!

马上的两名大汉也坐不住,被发狂的马儿摔了下来,马蹄乱踩,不过谢玄动手,这两人就已经被踩得奄奄一息了。

这一幕兔起鹘落,谢玄连胜三名四品武士,根本连真气都没有动用,当然,他也没得动用,不过能够这么轻松地战胜四品武士,也说明了谢玄的实力和他们不再一个档次上了。

从七品武师之后,真气可以通过全身窍穴来放出体外,同时也潜移默化地通过窍穴强化着周围的骨骼筋脉,,谢玄进入七品武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身体也得到了相当程度的强化,所以即使没有真气可以动用,也能够轻松地战胜四品武士。

谢玄将手中的朴刀扔在了地上,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黑虎帮此次看来是并没有全部都来到渔村,应该只是来了一小部分人而已,除了外面那三个人放哨的大汉之外,剩下的人就全部集中到了李大力的屋子里,从屋里传出了一阵阵大喝,还有李大力求饶的声音。

谢玄眼眸中煞气缭绕,伸手按在腰间长剑之上,迈步走到了门口,先是从门缝中朝里面看去。

只见屋子里面,除了李大力父女两人之外,还有着四名身穿黑衣的黑虎帮大汉,当先一人满脸络腮胡子,恶狠狠地对着眼前跪倒在地的李大力大声呵斥,“好你个李大力,刚才还敢不承认,你看看我手里是什么东西?你一个下贱的渔民,哪有资格拥有这么珍贵的东西啊,既然运气好得到了这红珊瑚,就应该第一时间供奉给我们黑虎帮,连这点道理都不知道吗?”

李大力被打得面目青肿,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黑虎帮的大爷们,我也是财迷心窍了,好不容易得到了这红珊瑚,我就想卖点钱,给女儿置办一身新衣裳,您也知道,这些日子你们抽的税越来越重了,我们都快吃不上白米了,所以就想要将这红珊瑚独占了,诸位大爷,我该死,我财迷心窍,有钱应该供奉给各位大爷,我以后不敢再犯了,求求大爷们绕了我吧。”

“嘿嘿,既然这么明事理,那就早点将这宝贝上交给我们不就好了?说不定黑虎老大一高兴,还能够分你几百铜钱呢,可是你是怎么做的,我们刚才都到你家门口了,你还敢否认说没得到什么红珊瑚,当着我的面耍我们啊,我们黑虎帮要是不给你点教训,以后谁还肯乖乖地给我们上供?”

那络腮胡子一挥手,身后两名大汉就将李大力架了起来。

谢玄在门外听得怒火中烧,这黑虎帮真是太可恶了,颠倒黑白,不分是非,李大力自己凭运气得到了一块红珊瑚,凭什么就要供奉给黑虎帮?他不送给黑虎帮,自己留下,反倒是犯了大错,需要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这又是什么道理?

这个时候,谢玄才明白,为什么平日里大家谈到黑虎帮的时候都是噤若寒蝉,连说都不敢说,这黑虎帮实在是霸道到了极点,鱼肉百姓,不讲人性。

那络腮胡子哈哈一笑,声音再度响起:“李大力,你不是说着红珊瑚是想给你的女儿置办一身新衣服吗,为了让你记住教训,我们就拿你的女儿开刀,你想给她添一身衣服,我们就把她的一副扒下来,嘿嘿,这小女孩虽然小,但是看上去也是一个美人胚子,用起来一定很爽!”

“嘿,大哥,你眼光真不错,这小女孩虽然才十岁,不过看上去真诱人,长大了一定也是个漂亮娘们,咱们先用了,等以后她长大了,咱们再来用一次,那才够劲,哈哈。”另外一个大汉搓着手掌,**笑着说道。

说话间,那络腮胡子已经伸手朝着李小楠抓了过去,小楠虽然不懂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从他们的语气和表情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于是大哭了起来,一边后退,一边大喊爸爸。

李大力目呲欲裂,大吼道:“狗娘养的,你们抢走了我的东西,还想奸污我的女儿,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嘿嘿,李大力,你要是真想死的话,我们也可以成全你,告诉你,没有什么是我们黑虎帮不敢做的……”

“轰!”

那大汉还没有说完,大门就猛地被踢开,本就破旧的门框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呻吟,竟然被来人踢飞了起来。

“什么人!”屋内的四人齐齐回过头来,大吼道。

“呛——”

没有答话,只有一声清冽的剑吟,在屋中响彻,一道亮若星辰的寒芒,划过虚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进了打头的那名络腮胡子的眉心!

络腮胡子闷哼一声,就此倒下。

来人收剑,目光森然地一扫,眼中掠过冰冷的杀意。

正是谢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