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21 独闯虎穴

0221 独闯虎穴

“黑胡子怎么没来?”黑虎帮的总坛之中,黑虎帮主王黑虎冷冷地问道。

黑胡子,也就是那个在李大力家中被谢玄杀掉的络腮胡子。

“谁知道,说不准他是正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嘿咻嘿咻呢,哈哈。”在王黑虎的下首,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堂主哈哈笑道。

“哼,例行的会议他都能给忘了,回头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这黑胡子是越来越懒了,他负责的那块海边渔村的地盘,上交的税收也是越来越少,他难道就不知道用些狠手段,逼那些渔民把家当都交出来吗?”王黑虎呼哧呼哧地喘气,“那些贱民,给他们留一口糟糠就行了,让他们吃的那么好干什么。”

黑虎帮的残暴不仁,从王黑虎这个帮主的身上,就能够看出来了。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黑虎帮的畜生们,出来受死了!”

“是谁,哪个王八蛋敢在我们的总坛外面撒野,快点叫人把他抓进来,我要将他活剐了!”王黑虎经营黑虎帮多年,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敢于稍加反抗了,此时居然有人公然向他叫板,这自然立刻让他勃然大怒了起来。

然后,外面开始传来了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声音,间杂着几声惨叫。

一开始王黑虎还正襟危坐,冷笑地等待着,随着惨叫声越来越多,王黑虎开始坐不住了。

“怎么回事,刀疤,你出去了解一下情况,他们怎么这么半天都没有解决事情?”王黑虎冲着那个脸上有道长长疤痕的堂主吩咐道。

“是!”刀疤迅速地跑了出去,随后过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刀疤忽然猛烈地撞开大门,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刀疤急声道:“帮主,不好了,点子扎手,已经冲破了外面守卫的防御,直接冲进来了!”

“什么,这么嚣张的对手,到底是什么势力派来的,有几个人?”

“就他一个人!”刀疤回答道。

“什么!”王黑虎被这个消息震得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一个人?一个人就闯进了我们的总坛?他是谁,难道是一名七品武师吗,我们黑虎帮可没有得罪过这么强大的对手吧。”

“不,不知道。”刀疤心有余悸地喘着气,方才他一出去,就看到了地狱一般的景象,那哪里是一个人,分明是一个恶魔!

“混账,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想要一个人消灭我们整个黑虎帮,就算是一名七品武师,也没有这个能力!”王黑虎显出他多年刀头舔血的狠辣性子来,大声喝道。

眯起了眼睛,王黑虎走到大门之前,冷冷笑道:“兄弟们,既然他敢单刀赴会,我们就好好迎接这位客人,刀疤,你去把咱们黑虎帮的弩箭手调集起来,将院子四周都封锁住,我要叫那个小畜生知道,我们黑虎帮,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阴狠地笑着,王黑虎带着其他的几名堂主,走出了大门,院子之中的景象也开始映入眼帘。

后院之中,已经成了一个修罗屠场,只见一个身形颀长的少年,正站立在院子中央,黑虎帮的护卫们从四周对他发起冲击,然而他孤身站在中央之处,表情风轻云淡,长剑飞舞,在空中划出美妙的弧线,然而这弧线,可是致命的!

每一次长剑挥起,都会带起一道血线,而长剑刺出,必定准确地刺中某个人的咽喉,长剑反撩,就会将身后想要偷袭的武修劈成两半!

这是什么样的剑法!

越打越胆寒,这些护卫们逐渐开始退缩,敢于攻击的武修越来越少,最后院子中只剩下了稀稀拉拉的兵器撞击声,大多数的武修都已经退到了院墙边上,后背靠住院墙,这样才稍微有了一点安全感,生怕对方那个恐怖的剑客冲过来杀掉自己。

这名剑客,自然就是手持藏龙剑的谢玄了。

“一帮废物!”王黑虎心中大骂,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他虽然修为不高,但是也看出来了,眼前这名少年,真气并不雄厚,只是剑法高明的可怕,而只要是人,终究是有累倒的时候,等他累了,就不信他还能发挥出这样神乎其技的剑法!

“小子,你有胆子来闯我们黑虎帮的总坛,我也佩服你,报上名字来吧。”王黑虎狞笑道。

“我的名字,你知道不知道都没有关系,反正,你今天也要葬身于此了,死后去问阎罗王吧。”谢玄冷冷地说道。

“好嚣张的小子,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王黑虎这几年来头一次见到如此嚣张的人,他怒极反笑,一挥手,身后哗啦啦一阵脚步声乱响,十余名身穿劲装的武修奔了出来,这些武修全都手持劲弩,弩箭在黑夜中散发着寒芒,将谢玄团团包围。

谢玄望着这些手持劲弩的武修,也不由得眼神闪烁了几下。

事实上,谢玄已经累了。

他毕竟是经脉尽断,修为降到谷底,光凭窍穴贮存的真气,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虽然谢玄的剑法神乎其技,超越了普通武修的见识范围,但是这样连杀了二三十人,谢玄也感到有些累了。

这样的状态,要想正面对抗覆灭整个黑虎帮,那是痴人说梦,当这些手持弩箭的武修来到谢玄面前,将他包围起来的时候,谢玄更加是陷入了生死危机。

然而表面上看来,谢玄仍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气息均匀悠长,偏偏感受不到他身上强烈的真气涌动,真是透着无尽的神秘。

“哦,想要用这些弩箭直接乱箭射死我么?”谢玄淡淡地说道。

“哈哈,怕了吗,那么就跪地求饶吧,别指望我会和你公平对战,能用最保险的方法解决你,何乐而不为?”王黑虎盯着谢玄的脸,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一缕慌乱,可是他失望了,即使听到他这番话,谢玄还是风轻云淡的表情,似乎这些弩箭手,全都是无意义的摆设。

“难道,这人是个超级高手,所以被这么多弩箭对准,也毫不慌乱?”王黑虎疑神疑鬼地想着。

“王黑虎是吧,你相不相信,在你的弩箭射出来之前,我就能一剑刺穿你的咽喉?”谢玄以指弹剑,漫不经心地说道。

“不用虚言恐吓了,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王黑虎嘴硬地说道,不过想起方才谢玄那神乎其技的剑法,他还是心虚地退后了一步。

“把你的所有力量拿出来吧,不然就凭这些废物,是不可能挡得住我的,这场游戏也就不好玩了。”谢玄连看都不看王黑虎了,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的剑锋,一副胸有成竹的高手风范。

“难道他真的是个难以想象的高手?”王黑虎开始拿不准了,也不敢立刻命令弩箭手攻击,万一对方真的很厉害,一剑就杀死了自己,那么怎么办?

“哦,看来,这些就是你的全部实力了。”谢玄点了点头,然后悄然身后入怀,掏出了三枚白色的蜡丸,蜡丸之中,正是谢玄曾经的王牌,迷魂粉。

事实上,如果这些弩箭手一齐放箭,那么谢玄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是对付不了这么多弩箭的,何况还有那么多的黑虎帮帮众,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谢玄既然选择直接闯了进来,当然不是来送死的,谢玄之所以一直装出一副高手的样子,一方面是吓住王黑虎,让他延迟下令弩箭手射击,另一方面就是要引出王黑虎全部的实力。

谢玄要动用的王牌,当然就是迷魂粉了,而迷魂粉只能出其不意地用一次,只要对方掌握了规律,屏住呼吸,那么迷魂粉就没有用了。

而谢玄将黑虎帮所有的实力引了出来,就是想要用迷魂粉一举瓦解,只有对方所有人都到齐了,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