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26 血神子

0226 血神子

“好霸道的魔道功法!”

谢玄看着眼前的这篇功法,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谢玄要求看一看鱼君的功法之后,鱼君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在地上写了出来,完全不不担心谢玄是故意骗取他的功法。

对于鱼君来说,谢玄就是他的再生父母,别说是一篇武道法门,就算谢玄让他赴汤蹈火,他也在所不辞。

“怎么,这篇功法有问题?”鱼君有些担忧地问,他自从修习了这篇法门之后,修为精进神速,短短时间里就到达了七品武师中期的水准,这个速度已经不是快,而是骇人听闻了。

“不止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谢玄叹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这篇功法的真正名称,应该叫做血神子。”

“这血神子功法,来源已经不可考证,我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了一些信息,这门功法和中土大陆上各种流派都不相同,对于中土大部分武修来说,都是修炼丹田气海,形成真气漩涡,从而控制整个经脉的真气流动,可是这篇血神子,却不同凡俗,另辟蹊径,并非是修炼丹田气海,而是将全身精血集中在心脏部位,形成一种叫血魇的东西,统御全身精血气脉。”

谢玄眉头紧皱:“由于用精血在来控制全身气脉,修炼速度一开始确实会奇快,你能够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七品武师中期,而且没有服用什么逆天的丹药,这功法的特点就可见一斑了,不过随着修炼的继续进行,接下来血魇就会越来越成长,反过来主导你的整个身体,等到血魇发展成‘血神’的地步,你就已经无法控制得住了,到时候血魇主动吸收你的精血长大,你每日午时阳气最盛的时候,都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甚至有可能性命不保啊!”

“这些东西,在功法里面已经隐约提到过了,你不可能没有看到,可是明知道是这样,为什么你还要修炼?”谢玄严肃地看着鱼君的面庞。

鱼君苦笑一声:“其实这些我早就知道了,不过当时我的伙伴们全都死去,我报仇心切,下意识地就将这一条忽略了,这一年多来,我修炼这门功法,确实精进神速,连我自己都感觉到心惊肉跳,不过心脏里面的那只血魇也已经长大成形,每日正午的时候,我已经能够隐约感到它在吞噬我的精血了。”

“什么竟然这么快!”谢玄猛地跳了起来,急急地说道:“鱼君,我对这血神子也不甚了解,不知具体情况,不过对于魔道功法,我还有几分心得的,精血一旦开始损耗,就如同海堤崩溃,雪山崩塌,照这个进度下去,恐怕不出三年,你全身精血就都要被那血魇吞噬一空,到时候痛苦难忍,性命堪忧啊!”

“鱼君,你听我一句,趁着血魇还没有长大成形,赶快散去这一身修为,还能够保住性命,不然那后果……”

“谢大哥,您不用说了,我是不会散去真气修为的。”鱼君低着头,声音却冷硬非常:“我也知道我早晚有一天会被这血魇反噬,或者死去,或者变成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然而,就算是死去,我也不愿意散去修为。”

“为什么这么倔强?”谢玄表示无法理解,“散去这门功法,血魇消失,只是会对你的经脉造成一些损伤而已,丹田气海还是能够重新修炼的,一切还来得及啊。”

“不行的,散去修为,虽然可以保住性命,但是我无法接受那种结果!”鱼君忽然抬起头来,毅然道:“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总要做出一番大事来,只要能风光璀璨,让所有人都记住,就算像一颗流行般划过,又有何妨?若是混混噩噩地度过这一辈子,那么我和呆在丹霞派里做仆役弟子又有何区别,若是让我再回到那种生活,真是比杀了我还要难受!”

“好气魄,想不到分别一年,这鱼君竟然也变成了这样一个豪气干云的大丈夫了啊。”谢玄心中唏嘘不已,鱼君的这种想法,也不能说就错了,若是换做谢玄,恐怕也要拼搏一番,而不肯轻易放弃修为,沦为庸人的。

当初,自己授予鱼君功法,指点他闯荡江湖,不就是看上了他这一点隐藏在胸中的傲气吗?如果自己再孜孜不倦地劝阻他,那就是看不起鱼君了。

沉默了好半晌,谢玄说道:“既然你下定了决心,我也不拦你,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路,只要你不后悔,那就坚持下去吧。等这次出海归来,我搜集材料,给你炼制几颗丹药,对于抑制血魇倒是没什么好办法,不过至少能够让这血魇发作的时候,能够减少你的痛苦。”

鱼君粲然一笑,道:“我就知道谢大哥能够理解我,当初是您给我指了一条路,我离开丹霞派,出来闯荡天下,虽然时时与危险相伴,但是这种精彩的生活,无论有多苦多险,我却都甘之如饴;况且,我组建了飞鱼猎修团,对于团里的这些弟兄们,我都是有责任的,没有我的保护,这个猎修团估计也就要散了。”

“也罢,说到底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既然你不在意,那么我也就不和你多说了,咱们也回去吧,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大家就要出海了。”谢玄点头道。

鱼君笑道:“不错,修养精神,之后才能更有把握完成这次任务,我倒是还没有把之前去探查的结果告诉阿飞他们呢,这次的遁甲灵龟,可是十分难对付,恐怕要好好计划一番才行,谢大哥,你也来参加我们的会议吧。”

“还是不了,我是新加入飞鱼猎修团的,如果这就去参加会议,那么肯定会让你这个团长难做,况且我也没有什么经验,猎杀妖兽的事情,还是要看你们自己的。”

谢玄摇了摇头,其实他倒是撒谎了,以他前世的经历,对于猎杀妖兽这种事情,也称得上是竟然丰富了,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现在修为处于低谷,行事不能像从前一样肆无忌惮,万一万一引起这个猎修团里面某些人的不满,那么也很麻烦。

谢玄当然不怕麻烦,不过在方便的情况下尽量避免麻烦,也是有必要的。

听到谢玄这么说,鱼君也就没有再强求,径自回到了阿飞的那边,和阿飞等几名猎修团的精英成员交谈起来,将自己之前所探查到的情报一一说了出来。

而谢玄,则是和韩山他们一起,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开始和飞鱼猎修团的成员们一起布置房间。

毕竟,他已经是飞鱼猎修团的一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