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27 猎修

0227 猎修

飞鱼猎修团并不是一个规矩严格的团体,成员之间都以兄弟相称呼,也没有什么三六九等的地位阶级。

其他的猎修团,一般除了团长之外,还会有一些副团长、队长之类的职务,团里规矩森严,任何决定都是由几位高层做出来的。

而飞鱼猎修团,就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多数的决定都是一起商议而得出。

当天晚上,谢玄就见识了飞鱼猎修团的讨论场面,大家在谢玄提供的房子里吃过晚饭,都再次来到了海滩上,点起了篝火,阿飞和鱼君开始和众人商讨明日出海的计划。

根据鱼君探查的情报来看,这遁甲灵龟正栖息在离这处海岸不算太远的一个小岛上面,而且据鱼君本人的推测来看,这应该是一个七级的妖兽!

妖兽的实力要比同级的武修强很多,所以一个七级的妖兽,其真正的实力或许可以达到七品武师巅峰的程度,再加上遁甲灵龟本身的皮糙‘肉’厚,而且占据大海的主场优势,绝对是很难对付的。

阿飞的原话是:“这次任务极其艰难,有可能会出现很大的伤亡,如果没有心理准备的人,可以随时退出任务。”

听到阿飞的话,众人只是齐齐地发出一声大喝,表示自己绝对不会退出。

这些人都是真正的海上战士,即使很多人修为并不算高,但是胆气绝对是超越普通人的,因为,他们是猎修。

所谓猎修,就是以猎杀妖兽为生,时时都要面对鲜血和死亡,如果真是怕死的人,是绝对不会来做猎修的。

在猎修们之间,流传着一句话:“如果你到了七十岁还活着,那么就是你的耻辱!真正的猎修,应当在最‘激’烈的战斗中结束生命!”

听到任务无比艰险,这些人反而是兴奋了起来,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没有一个人‘露’出担忧的表情。

谢玄身在其中,仿佛也受到了感染,这些粗犷豪放的汉子,生活紧张而刺‘激’,酣畅淋漓,当真是爽快!

不过鱼君的表情可是没有丝毫放松,他严肃地说道:“诸位,这次任务的报酬确实很高,不过危险也确实很大,大海之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不怕死,但是并不代表就可以不珍惜生命,下面我把遁甲灵龟的一些习‘性’说一下,大家要牢牢地记住,万一发生突然的战斗,也必须按照计划来战斗!”

接下来,鱼君说了一些遁甲灵龟这种妖兽的特征,同时带上了他探查那座小岛得出来的情报,并且制定了详细战斗计划。

对于谢玄来说,这些计划他并没有认真听,对于这种战斗,他更倾向于随机应变,任何计划都无法应对所有的变化。

可惜现在谢玄的修为降到了谷底,不然就凭他之前七品武师巅峰的修为,再加上的功法和经验的加成,就算独自对上那只遁甲灵龟,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现在嘛,谢玄也只能跟在大部队后面尽尽力了,以他现在的真气水准,就算遁甲灵龟躺在他的面前,恐怕谢玄也破不了那种妖兽的防御。

制定完了计划,众人又开始欢呼喝酒,直到半夜的时候,众人才开始一一回到布置好的房间里睡觉休息。

谢玄的房子并不算大,这二十多人一下子就挤满了,不过这些四处漂泊的汉子们,倒是没有任何不适应,很快就挤在一起,陷入了梦乡。

这些汉子们睡相各异,不过大都有个特点,那就是呼噜打得震天响,谢玄本来和鱼君睡在一起,后来实在是睡不着,披了件衣服,起来走到了‘门’外。

站在‘门’外,抬起头,头顶是浩瀚的星空,海边的天空尤其澄澈,星星们似乎离地面特别近,一伸手就能‘摸’到似的,不过谢玄知道,这些星星离地面实在太远了。

前世的他,身为先天高手,甚至能御空飞行,曾经突发奇想,往高空飞去,不知道飞了多长时间,甚至都消耗了好几枚珍贵的朝‘露’丹来补充真气,但是依然觉得星辰是如此高远,无法触‘摸’。

那一次谢玄飞到了极高的地方,周围大气都开始稀薄了起来,却有着不知名的九天罡风,吹得人皮开‘肉’绽,连真气都难以防护。

自那以后,谢玄每次仰望星空,都觉得星辰是如此的神秘,他们离地面到底有多远?星辰之上,又是否居住着神仙灵兽?

痴痴地望了半天的星空,谢玄终于回过神来,摇了摇酸痛的脖颈,还是没有进入睡觉的意思。

虽然谢玄的修为已经降低到了一定的程度,不过谢玄的‘精’神力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四品炼‘药’师的‘精’神力水准,已经可以笑傲后天的武修境界了。

这样的‘精’神力,就算几天不睡觉,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身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响,谢玄回过头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鱼君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谢大哥,这些粗鲁的兄弟们太吵,让你睡不着了么?”鱼君笑着问道。

“是有点吵。”谢玄无所谓地笑了笑,“不过反正我也不是很需要睡觉,出来看看星空也不错。”

鱼君‘摸’着脑袋,自嘲地笑道:“其实刚进入上一个猎修团的时候,我也是每天都睡不着,觉得大家都太能打呼噜了,不过时间长了,就知道原因了,对于猎修来说,生命是很脆弱的,随时都有可能死去,所以他们就抓紧每一分钟享受生活,睡觉也是如此,每个人都睡得特别想,谁知道明天㊣(5)还能不能这样睡觉了啊……”

谢玄忽地肃然起敬,这些汉子们,或许有些粗鲁和平庸,不过他们对于生活,是真正的热爱,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想辜负,这样的生活,也是很有意义的吧。

这一夜,鱼君没有再进入屋内,而是和谢玄守在了外面,两人一直仰望星空,不时地聊着;鱼君诉说着他这些日子以来,在猎修团里面的生活,那些‘精’彩热烈的日子,火爆惨烈的战斗,死去的同伴,存活的喜悦,一一从鱼君的口中流‘露’出来。

“听你说了这么多,我都开始‘迷’上了猎修的生活了,真想和你们一起,也开始这样的生活。”谢玄感慨地说道。

“拉倒吧,谢大哥,我可是看得出来,你不是一个适合做猎修的人,你最适合的舞台,可能是我们永远无法仰望的吧。”鱼君望着天空,忽然如此说。

我的舞台么?

谢玄看向那遥远不可测的星空,忽然涌起一股豪情,总有一天,我要触碰到天上的星辰,将他们都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