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25 重会鱼君

0225 重会鱼君

来到岸边,所有的猎修团的成员,都兴奋地看着远方的大海伸出,要么是敬佩,要么是崇拜,总之脸上全都是憧憬的神‘色’。

看来,这个鱼君倒是很得人心啊。

“阿玄,你知道吗,鱼君团长救过我们大多数人的命呢,就连我也被他救过,每一次猎杀妖兽,鱼君团长都冲在第一位,任何人有危险,他都会第一时间舍身相救,所以我们这些人都非常崇敬他呢。”韩山兴奋地对谢玄说道。

“我什么时候成阿玄了。”谢玄无奈地摇头,不过他也没有去介意这个称呼,而是顺着众人的目光,朝大海深处看去。

只见水天相接的地方,有一线黑影缓缓地放大,过了一会儿,就可以清晰地看出来,这是一个小型的船只。

船只越来越近了,谢玄发现,船上面的武修居然没有用船桨,而是学着谢玄曾经的方法,随手向后击拍而去,看来船上的武修应该是七品武师以上的实力,随手拍动,就有真气破体而出,击打在海面上,形成了反作用力,‘激’发着小船如箭般飞速行驶。

“好会耍帅的武修。”谢玄撇了撇嘴,却忘记了,其实自己也经常这么耍帅的。

这样飞速地移动,小船很快就来到了岸边,在船只没有靠岸的时候,船上面的武修就长啸一声,身形纵起,潇洒地落在了岸边的沙滩上。

众人齐齐地发出了一声欢呼,立刻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问东问西。

然而,被众人围住的武修,却‘露’出一种奇特的表情,没有搭理任何人,而是径直拨开几人的阻挡,来到了谢玄面前。

一双稚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谢玄的身影。

从这人落到岸边之后,谢玄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好半晌,才吐了口气,说道:“鱼君,没想到真的是你。”

这名实力高强的武修,居然还真的是谢玄当时在丹霞派遇到过的鱼君,此时离着那个时候才过去大概一年而已,这鱼君怎么就到达了七品武师的境界了,这样的修炼速度,就连谢玄都不一定赶得上了。

而且,这鱼君的年龄,比谢玄还要小一点,在这个年龄达到七品武师中期的修为,即使放眼整个中土世界,也绝对算是惊人的了。

“师傅,没想到我又见到你了。”鱼君眼眸瞬间湿润,情不自禁地哽咽道。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师傅了,鱼君,大不了就叫我一声谢大哥就好了,我可当不起你的师傅。”谢玄摇头苦笑。

“不,您给我了最宝贵的机会,赠予了我珍贵的功法,我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您当然就是我的师傅。”鱼君坚持道。

“那么,你看我现在的修为,哪里有资格做你的师傅啊。”谢玄继续苦笑。

“什么,咦,师傅,你的修为怎么会退步了这么多?”鱼君大为惊骇,以他七品武师的实力,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出,此时谢玄的真气虚虚渺渺,完全无法真实地感受到,几乎比三品武徒还要弱小,但是当初谢玄在洛丹峰的时候,使出鱼龙变秘法,都已经可以战胜七品武师级别的柳城了,就算这段时间实力没有丝毫增加,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退步啊。

“怎么,鱼君你和这位新来的团员,谢玄认识?”阿飞看出来不对,朝鱼君问道。

“不错,我们认识,他是我的……”鱼君刚要实话实说,谢玄忽地轻轻地摇了摇头,递了一个眼神过来,鱼君也只好改口道:“谢大哥是我曾经的好友,于我也有很大的恩惠,我一直都想要报答他呢。”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鱼君你这次就有机会了,听说谢兄弟需要一株青灵草,我们接下来要猎杀的遁甲灵龟,身边就有可能出现这种‘药’材,如果得到的话,那无论如何都要送给谢兄弟啊。”

“恩,阿飞,你跟兄弟们说,谢大哥是我的恩人,叫他们都要对他客客气气地,我接下来要先和谢大哥叙叙旧,至于那遁甲灵龟的事情,我晚上再和你们说。”

说着,鱼君拉起谢玄,朝着远处走去。

“原来如此,谢大哥你竟然有这么‘精’彩的经历,连幻界都去过,我说你这么突然也来到了大晋,原来是通过空间通道过来的,这样‘精’彩的经历,真是让我羡慕啊。”

鱼君听完了谢玄的经历,不禁感慨道。

谢玄知道鱼君是完全可信的,于是将他这段时间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不过其中略去了他得到‘阴’阳生死丹,还有盘龙璧的事情。

“‘精’彩是够‘精’彩了,不过危险可是更多,我九死一生才存活了下来,可是经脉也全都断裂了,真气大部分都动用不了,所以实力才会退步到现在这种水准。”

谢玄摇头叹气。

“所以,谢大哥想要的那株青灵草,就是用来修复经脉的喽?”

“不错,有了青灵草,再加上几味‘药’材,说不定就可以炼制出修复经脉的丹‘药’了。”谢玄没有隐瞒地说道,反正也很容易猜到。

“放心吧,谢大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无论你有任何需要,我都可以让猎修团去搜集,不惜一切代价!”鱼君斩钉截铁地说道。

“猎修团又不是你家的,这个飞鱼猎修团,应该是你和阿飞发起头,召集了一帮兄弟组成的吧,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会去干?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件事情还是由我自己去解决吧,你帮我把这次的青灵草拿到手就可以了。”

谢玄想了想,又问道:“鱼君,你这段时间又是怎么过来的,实力怎么会增长得这么快?”

这个疑问,憋在谢玄心里半天了,终于问了出来。

“这个嘛,当时谢大哥赠予了我一‘门’叫做紫元功的功法,虽然我不太懂,但是也知道这是一‘门’极为高等的功法,如果只是继续留在丹霞派,那么就完全辜负了你的一番苦心了。于是,我毅然离开了丹霞派,来到江湖上历练,我没有什么势力背景,当时的修为也不高,当保镖给人看家护院的工作,我又不愿意去干,最后也只能加入猎修团了。”

“猎修团里面的工作很危险,环境也很恶劣,几乎天天都要在山林里和妖兽打‘交’道,居无定所,有一次追逐一只妖兽,我们追出了几千里,不光出了大唐境内,甚至也离开了相邻的楚国,我们猎修团完全‘迷’路了,一路瞎走的情况下,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大晋。”

“大晋的繁华程度要比大唐高多了,武修的数量也多,我们要活下去,要吃饭,于是就只能继续做猎修的工作,在大晋这里猎修的数量很多,有着许多雇主,让你去捕捉或者杀掉某种妖兽,靠着这个,我们站稳了脚跟。然而猎修㊣(6)总是伴随着危险,有一次我们猎取的妖兽忽然狂暴了,将我的那些兄弟们一个一个地杀死在我的眼前,最后只剩我一个苟活了下来,我慌不择路地逃跑,最后被‘逼’下了一处山崖,掉下山崖后,我居然没有死……”

“跳崖捡宝吗?你的运气可真好。”谢玄笑了起来,中土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些小说笔记之类的东西,其中总是反复地描写着主人公跳崖捡宝的情节,令无数武修都在期待着,哪一天自己也跳下山崖,捡到千年难得一见的宝贝,不过现实是,跳崖死翘翘的武修,绝对占了九成九以上。

“也不算捡到宝贝,其实我也只是在那个悬崖下面,幸运地被一株古树托住了而已,之后顺着树干来到了一个山‘洞’,里面的‘洞’壁上,居然刻着一篇武道法‘门’,说是可以用损耗‘精’血的方法,来推进修为,我当时满脑子都是为同伴报仇,于是就毫不犹豫地修炼了起来,虽然修炼的过程痛苦之极,但是最终效果也是很神奇的,我居然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突破到了七品武师的程度,真是想不到啊;为了报仇,我出去找了那只害死了我所有同伴的妖兽,轻易地将他杀掉了,再之后就是遇到了阿飞,组建了如今的飞鱼猎修团。”

鱼君说了好长时间,终于说完了,他唏嘘地叹了口气,忽地发现谢玄面‘色’凝重,深深地看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大哥,你在想什么,有什么问题吗?”鱼君下意识地问道。

“那篇武道法‘门’,就是你说的损耗‘精’血来推进修为的法‘门’,能给我看看吗?”谢玄忽然对鱼君说道,脸上不知为何,居然写满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