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28 出海

0228 出海

第二天一早,众人纷纷起床,开始精神抖擞洗漱起来。

洗漱完毕,吃了早点,这些猎修们就直奔海边,开始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

“马上就要出海了,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做好仔细的准备和检查,不然在大海上一旦出了事,就难以挽回了。”鱼君对谢玄道。

三艘船只接连检查完毕,众人喊着号子,把船只拉下了海滩,船身入海,溅起一阵波浪。

很快,所有人都上了船,两艘小一点的船,一艘大船,谢玄随着鱼君和阿飞他们都在这艘大船上。

“开——船——喽——”

那名曾经和谢玄交过手,叫雷平的武修,用他的大嗓门喊着号子,三艘船也开始离开岸边,徐徐地朝着大海深入行去。

天气好得吓人,阳光似乎没有任何阻碍地照射下来,不过是早上,但是谢玄已经感到热得出汗了。

海鸥盘旋着,一阵阵地鸣叫,然后渐渐地消失在身后,这些海鸟只能在海岸的附近游荡,如果深入大海,那就会因为找不到栖息地而葬身于大海中。

海鸟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明媚,这些汉子们开始将自己的衣服脱下,光着膀子站在甲板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这些人皮肤大都是古铜色,而且身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疤,每一处伤疤,都是他们战斗的荣誉。

鱼君站在船头,没有脱衣服,而且身形想必之下也有些瘦弱,但是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中,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敬佩。

说起来,鱼君的年龄,应该是这些人里面最小的了,但是却能够拥有如此的威望,真是十分难得。

怪不得,鱼君宁死也不放弃血神子的修为,如果他修为全失,只能离开猎修团,离开这群同伴,那样的生活,确实是会变得没有意义。

深入了大海,这些汉子们就没有那么放松了,一个个都开始警惕地查看着四周,手中都紧握着武器,堤防着意外的危险。

在大海之上,确实有可能发生任何事情,任何一点失误,都有可能断送所有人的性命。

周围没有什么声音,只有海风吹过的腥咸,还有周围武修们平缓而紧张的呼吸。

这样压抑地行走了大半天,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不过也没有任何人有丝毫放松,这些人大都是经历了好几年猎修生活的武修,均是经验丰富,不用任何言语沟通,仅凭一个眼神交汇,就能够明白同伴所表达出来的意思。

谢玄对大海生活没有什么经验,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一旁看着,而且由于他是鱼君的旧识,所以大家连带着对他也颇为照顾,没有人让谢玄来做什么事。

“有情况,前方发现船只!”

正在气氛平静到压抑的时候,船头的瞭望人员,高声叫道。

“是什么人?”鱼君和阿飞同时走上前去,眯起眼睛看向了远方的海面。

海面上有着四五只船的影子,正在渐渐地靠近,不过光凭外表,还无法断定对方是什么人,不过看船只的大小,应该也是为了行动方便的小团队,而不是运送货物的商团。

“都打起精神来,对方来路不明,别阴沟里翻了船!”阿飞神色严肃,大声喝道。

“是,阿飞团长!”

听到了阿飞的命令,三艘船上面的武修齐声应和,整齐而洪亮的声音,让整个猎修团的气势,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

慢慢地,对方的船只接近了,谢玄已经可以看清楚,对方是四条中型船只,船上面站着几十名大汉,和这边一样,对面的大汉们也都是精赤着上身,一副彪悍的面孔。

“靠,真晦气,原来是他们!”一看清了对方,飞鱼这边的武修们,均是发出了一声冷哼。

“怎么,他们是咱们的仇家吗,为什么大家都这种表情?”谢玄拉住身边的韩山,问道。

“仇家倒也不至于,总之关系不是很好吧,对方也是一个猎修团,不过无论人数还是实力,都比咱们飞鱼猎修团要强大不少,而且我们叫飞鱼,对方却叫飞龙猎修团,平常遇到的时候,没少讥讽我们,大家对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原来如此,那么在大海中碰到,我们也应该算对手了?”谢玄有趣地看着对方慢慢接近。

双方船速虽然不快,但是也没过多一会儿,就已经到达了声音可以清楚传递的距离内。

“哦,我还以为是哪来的渔民呢,原来是小鱼猎修团的朋友们啊,不知道你们小鱼这次出海,是为了什么东西啊,总不会是来看风景的吧?”

从对面中间的一艘船上,站出来了一名锦衣男子,对飞鱼猎修团这边呵呵笑道,不过他的声音充满了冷嘲热讽,让谢玄怎么都觉得欠揍。

如果谢玄实力仍在,说不定早就忍不住上去教训他一顿了。

听到对方将自己这边戏称为“小鱼”,众人均是额头青筋爆出,手中握紧兵器,眼神不善地瞪着对方。

“呵呵,我们飞鱼猎修团的目的,就不劳您‘小蛇’猎修团过问了,我们还有要紧事,孙乾少团长,恕我不能和您多说啦,这就告辞了,请代我向您的父亲孙东城问好,上次九离山脉的事情,我们飞鱼猎修团可是铭记在心呐!”

阿飞哈哈一笑,走上船头,大声回复道。

听到阿飞称他们为“小蛇”,对面的那名叫做孙乾的男子,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怎么,要打架?”孙乾身边一名身形彪悍的武修,瞬间踏前一步,神色不善地盯着阿飞。

“要打架的话,我陪你。”鱼君冷冷一笑,站上船头,身上七品武师的气势猛地放出,他七品武师中期的实力,气势已经颇为惊人,即使隔着不小的距离,可是对面的武修们,还是被这惊人的气势冲击得东倒西歪。

对面船上一阵纷乱,而飞鱼这边,均是齐声欢呼。

“好,很好,鱼君团长,有空的话,来我们飞龙猎修团的总部坐坐,让我父亲会一会你,如何?”

很明显,对方现在的成员里面,没有中期的七品武师在场,光是鱼君一人,就将他们都震慑住了,那孙乾也只能抬出他的父亲来做挡箭牌。

“有空的话,自然会去拜访,方才阿飞也说过了,我们飞鱼可是对九离山的那件事情记得很清楚啊。”鱼君冷冷一笑,挥手道:“继续前进,不要为一条小蛇挡住了我们的脚步!”

在对方恨恨的目光中,众人悠闲自得地从他们的身边绕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已经将对方甩在了身后,看不见影子了。

“九离山,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啊?”看到对方消失在天际,谢玄忽然朝着韩山问道。

那韩山恨恨地啐了一口吐沫,说道:“那是我们飞鱼的一次任务,进入九离山去猎取某一种妖兽,有人出大价钱购买那种妖兽的皮毛,我们倾力而出,搜索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了那只妖兽,激战之下,甚至有好几名兄弟阵亡了,我们才重创了那只妖兽,那妖兽眼看不敌,居然狡猾地逃跑了!我们追击了好久,眼看就要擒获那只妖兽,谁料到那飞龙佣兵团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那只妖兽抓到了手中,我们向他们讨要,可是那孙乾说什么都不给,说既然被他们抓到,就是他们的战利品,真他奶奶滴,我们自然不服,当场就和他们干起来了,不过我们飞鱼这边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又在山中追击了许久,体力不支,结果自然是完败,那孙乾将我们好一顿羞辱,才带着妖兽离去。”

“原来有这么一档子事,怪不得两个猎修团水火不容的样子,既然有旧仇,那么刚才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把他们干掉,不就完了?”谢玄眼中煞气一闪,淡淡地道。

韩山目瞪口呆:“干掉?虽然他们抢走了我们的战利品,但是至少没有杀掉我们的人啊,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人家抢了我们的东西,我们杀他们的人,这才是合情合理,天经地义,有什么不对么?”谢玄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