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33 飞龙来袭

0233 飞龙来袭

所有人循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孙乾的那张欠揍的脸庞。

在身边几人的护卫下,孙乾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四处扫视了一圈,然后啧啧笑道:“有一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正应了我们现在的情况啊,你们就是那愚蠢的螳螂,本少爷就是聪明的黄雀,你们打生打死,这遁甲灵龟,可是要归我啦。”

“你说什么?”正在疗伤的阿飞腾地站了起来,怒吼道:“孙乾,这遁甲灵龟可是我们杀死的,难道你想要抢走我们的战利品,天底下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规矩?”孙乾嘿嘿一笑,“拳头硬才是规矩,上次在九离山的那次,你们不还是乖乖地将那只妖兽送给我们了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难道现在转‘性’子了,想要咬人了?”

“孙乾,你不要欺人太甚,上次你们飞龙猎修团抢了我们的猎物,虽然我们追击了很长时间,不过也算是你们自己捕猎到的,不分给我们也就罢了,看在你老子的份上,我们就忍一次,不过这次完全是由我们自己猎杀的遁甲灵龟,战利品绝对没有你们飞龙的份,你真要仗势强抢的话,那么和强盗有什么两样!”

阿飞愤怒地等着孙乾,双拳紧紧地握起,恨不得上来狠狠地给孙乾一拳。

“强盗?我们就做强盗了,那又怎么样?”孙乾撇了撇嘴,不屑地道:“我们飞龙这次就是要做一次强盗,就是要强抢你们的战利品,你能奈我如何?”

“孙乾,难道你不怕此事传扬出去,你们飞龙猎修团的名声一落千丈,再也没有人敢委托你们做任务吗?”阿飞怒不可遏。

“怕,我当然怕啦,你这么一说,我才想到这个方面,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传扬出去啊,阿飞团长,还要多谢你提醒我啦。”孙乾不怀好意地笑着,“不过此事也简单,只要你们飞鱼的人不说出去,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呢?”

飞鱼的猎修里面,顿时就有人大声喝道:“我们凭什么不说出去,你们抢了我们的东西,难道还要我们忍气吞声吗,休想!”

孙乾无奈地挠了挠头:“既然如此,就只有一个办法啦——死人,是绝对不会说话的,你们说是吗?”

“什么?!”

所有飞鱼的猎修们,包括阿飞在内,都是瞬间一愣,没有明白过来孙乾话语中的意思,或者说,是不肯相信,孙乾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要将飞鱼猎修团全部灭杀?

谢玄见惯了这种场面,顿时大叫道:“还愣着干什么,人家要杀我们,还不先下手为强!”

随着一声大喝,谢玄同时也拔剑出鞘,一剑破空,径直朝着孙乾的方向刺了过去。

谢玄经过观察,这孙乾的修为应该还没有到七品武师的程度,所以猝然偷袭,或许有很大的希望能够一剑成功。

“叮!”

那孙乾确实是个废物,面对谢玄的一剑,竟然没能做出任何躲避的动作,只是面‘色’惊骇,大声呼救,不过他身边倒是有几名好手,谢玄动作一出,他们就反应了过来,一名‘精’赤着上身,肌‘肉’隆起的大汉,忽地站到了孙乾的身前,双臂朝着谢玄的藏龙剑一锁,竟然发出了一声金铁‘交’鸣之声,谢玄只觉得手中巨震,一股反震力道顺着长剑用了过来,再也不敢犹豫,急忙身形飞退,同时手腕不停地震‘荡’,一点一点地卸掉对方的力道。

果然,对方也有七品武师的存在!

谢玄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情势严峻到极点,己方这边伤亡惨重,而对方以逸待劳,而且人数占据优势,这一战恐怕不容乐观。

忽然间,一声长啸响起,谢玄只觉得身边一股劲风划过,似乎有一道血红‘色’的影子朝着孙乾飙‘射’而去,带着无匹的威势和狂猛的劲风,那边孙乾身边的护卫,立刻站出两人,同时拦在孙乾身前,身上劲气涌动,居然都是七品武师的修为!

谢玄心中暗自庆幸,幸好方才偷袭孙乾的时候,只有一人站出来阻拦,如果是这两人同时狙击自己,恐怕自己此时已经凶多吉少了。

那道血红的影子,和孙乾的两名护卫撞在了一起,伴随着惊天巨响,顿时一圈‘肉’眼可见的劲气涟漪扩散而出,被劲气‘波’及到的武修,一瞬间东倒西歪,修为比较差的甚至受了轻微的内伤!

狂‘乱’的真气‘交’织在一起,冲天而起,不过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明显是那道血红‘色’的真气占据了上风!

阿飞又惊又喜,大叫道:“好样的,鱼君!”

那道血红‘色’的影子,自然是鱼君了,他猝然发动攻击,虽然没有对孙乾造成什么威胁,不过对面两名七品武师,只能仓促地应战,一瞬间居然被鱼君以一敌二,而且占据了上风。

再次一声爆响,三条人影各自飞退,那两名孙乾的护卫,闷哼一声,退出了十几步,神‘色’萎靡,显然是受到了内伤。

飞鱼猎修团这边一阵欢呼。

不过谢玄却神‘色’严肃,他清楚地知道,鱼君经过之前和遁甲灵龟的大战,身上已经受到了不轻的伤势,而且真气消耗了大半,虽然凭借勇武将对方的两名七品武师击退,不过自身恐怕受到的内伤更加严重,只不过现在强自忍住,给飞鱼这边增加信心而已。

“没用的废物!”孙乾瞪了那两名被鱼君击退的武修,骂了一句,然后一挥手:“放箭,给我‘射’死他们!”

飞龙猎修团这边,人数众多,此时㊣(5)纷纷拿出弩箭‘激’‘射’,破空之声响起,密集的弩箭朝着飞鱼‘射’来,鱼君和阿飞首先站到前面,拿起兵器挥舞起来,叮叮当当地挡下了大多数的弩箭。

谢玄挥动藏龙剑,将‘射’到自己身边的弩箭一一准确地击落。

不过即使如此,也有部分受伤较重,行动不便的武修,被飞龙那面的弩箭给‘射’中,几声惨叫清晰地回想在这个石‘洞’里面。

“畜生,有本事咱们一对一单挑!”阿飞大声骂道。

“嘿嘿,就算让你们一对一,你们也没机会了,你自己看看鱼君那个臭小子的状态,他已经不行啦!”孙乾哈哈大笑。

“鱼君?”阿飞朝鱼君看去,只见鱼君面‘色’苍白,嘴角一道血线流下,呼吸急促,显然是真气不济,内腑震‘荡’的表现。

谢玄叹了口气,鱼君先是和遁甲灵龟一番‘激’战,然后透支真气击退了对方的七品武师,自己其实也到了一个极限,方才站出来抵挡弩箭,恰好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鱼君不甘心地低吼一声,但是身体不受控制地坐倒在地,此时他的真气已经接近枯竭。

难道,今日就是飞鱼猎修团的末日?

一瞬间,飞鱼这边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