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34 反戈一击

0234 反戈一击

“烂鱼猎修团的各位,你们就安心地等死吧,明年的今日,我或许会大发善心,去你们的坟头……撒一泡尿,哇哈哈哈!”

孙乾志得意满,他们这些人本来实力比不上飞鱼,可是趁着飞鱼和遁甲灵龟大战之后,实力衰弱的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这种爽快的感觉着实令他感到兴奋。

“嘿嘿,我那死鬼老子总说我不成器,这次我要让他看看,我可比他想的强多了,这些战利品拿回去,绝对会让他大吃一惊的啊。”

飞鱼这边几乎已经丧失了所有的战斗力,飞龙猎修团的武修将他们围住,已经无法产生任何威胁,孙乾也就先不去管他们,自顾自地来到了那边遁甲灵龟的小窝里面,伸手抚摸着那几个莹白如玉的蛋,啧啧道:“真是大丰收啊,这遁甲灵龟生产极为艰难,上百年才能产下后代,没想到竟然被我得到了,这要是拿出去,卖出几千万两的高价,也不是什么问题啊,说不定还能够换取到什么珍贵的丹药或者武技功法呢!”

孙乾一一将窝里面的蛋拿了出来,再次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忽然“咦”了一声,伸手探出,然后手中就多了一片绿色的小草,似乎还在散发着蒙蒙的清光。

“青灵草!”谢玄心中一震,这正是他此行的目的,所要找到的青灵草,果然存在于遁甲灵龟的身边。

遁甲灵龟生产极为艰难,即使生产下来,孵化的过程也存在着极大的变数,有六成以上的几率,这些蛋会在孵化的过程中提早破损,然后里面的小遁甲灵龟就会死去。

而青灵草所散发出来的清光,有着安抚心灵,驱除心魔的作用,也能够安抚还在蛋里面的小遁甲灵龟,让他们不会提早弄破蛋壳,增加存活的几率。

所以,有遁甲灵龟存在的地方,就有很大几率存在着青灵草,因为遁甲灵龟必须要找到一株青灵草,然后在周围筑巢,才能产下后代。

然而此时的情形,却让谢玄无比郁闷,明明已经有了青灵草的存在,可是却被孙乾那个恶棍拿在了手中,真是令谢玄郁闷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草药,我怎么不认识,你们有谁认识的吗?”孙乾这个不学无术的草包,完全没有认出青灵草。

其他的飞龙猎修团的武修,也均是一脸茫然,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这些人里面没有一个有见识的。

“管他呢,先收起来,回头让老头子过过目,说不定还是什么珍惜的草药呢。”孙乾大大咧咧地将那株青灵草送入了怀中。

这一刻,谢玄恨不得立刻杀了孙乾,将青灵草夺过来。

“好了,战利品清点完毕,接下来就要处理你们这些烂鱼了。”孙乾不怀好意地笑着走近,不过他也不敢太过放松,身边的护卫还是将他紧紧地护在身后。

“我声明一句,如果现在有弃暗投明的,立刻脱离烂鱼猎修团,加入我们飞龙,那么我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一条命,不想和飞鱼一起殉葬的,赶快到我这边来吧。”孙乾眼珠子转了转,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方法,临时策反飞鱼的猎修们,恐怕阿飞和鱼君会气得吐血。

果然,阿飞额头青筋爆出,双眼通红:“孙乾,你也不用使这些小伎俩,我们飞鱼的人没有一个是孬种,随便你怎么说,都不会有人会投降的,要杀便杀,别说那些没用的!”

“是吗?阿飞团长似乎对于你们的团员很有信心啊,不过你看看你的身后,似乎已经出现了一个明白事理的家伙啊,哈哈哈。”

飞鱼的所有武修都朝着阿飞的身后看去,只见一个身影咬牙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孙乾的方向缓缓挪去。

“韩山,飞鱼哪点对不起你了,你居然要背叛我们!”

“韩山,你快点回来,别做丢人现眼的事情,为了活命,难道你就能做出这等卑劣的事情来吗!”

众人已经认出来,这人正是飞鱼猎修团的韩山,顿时就有不少武修开始破口大骂。

韩山充耳不闻,只是低着头,一步一步地挪动,走出了飞鱼猎修团的人群。

“阿飞团长,杀了他,这种背叛兄弟的人,我们不需要!”众人齐声大喊。

此时,韩山正走在阿飞的前方,或许也是心头愧疚,将背后完全没有防备地展现在了阿飞的面前,只要阿飞心念一动,就能够将韩山一刀杀死。

然而,阿飞脸色变幻,好半晌,直到韩山已经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他才叹了口气:“算了,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渴望,既然韩山选择了这样的道路,我们又何必非得拖着他和我们一起死?你们也是,如果不想死的,就投降吧,我不怪你们。”

“阿飞团长,你说什么胡话,我们生是飞鱼的人,死是飞鱼的鬼,才不会学那个卑鄙小人,为了活下去不要尊严,那样活着,和一条狗又有什么分别?”

“我们誓与飞鱼共存亡,既然选择了猎修的道路,就有了不怕死的觉悟!”

众人猛地振奋起来,脸上写满了无所畏惧。

“这帮不识时务的混蛋!”孙乾失望地发现没有看到他期待的场面,他本来只是想要看到这些武修纷纷求饶,然后再下令将他们杀掉,那样的话,这些武修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不过此时,这些武修一脸大义凛然,让孙乾十分不爽,悻悻地对着走过来的韩山说道:“还是你识时务,加入我们飞龙猎修团,才是正确的选择,就让你那些混账同伴去死吧,来,你骂一句烂鱼猎修团,我就让你加入飞龙。”

韩山低着头,呐呐地说:“烂……烂鱼……”

“说什么呢,我没有挺清楚,你想要和他们一起陪葬吗,给我大声地喊!”孙乾吐了头吐沫,用脚狠狠地踩着。

“我说,烂鱼!烂鱼猎修团!”韩山似乎是用尽全力地大吼着,抬起头来,已经是泪流满面。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想要活下去啊,我才不要这么年轻就死掉……”韩山不争气地流着眼泪,不住地喃喃自语。

飞鱼猎修团那边一阵静默。

“哈哈,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烂鱼猎修团的人,被自己昔日的同伴这么骂,你们心里是什么滋味?”孙乾得意地哈哈大笑。

飞鱼的众人,就像被一只无形的鞭子抽在自己的心头上,脸颊一阵抽搐。

正在此时,那坐在地上痛哭流涕的韩山,这副软弱窝囊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无视了,然而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韩山忽然跳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从怀中掏出了一柄匕首,脸色狰狞,朝着孙乾扑了过去。

不过这韩山的身手确实有些差,即使这么近的距离,也没能突破孙乾周围的守卫封锁,立刻就被两名护卫给拦了下来。

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寒芒,堪堪在孙乾的身上划出了一道口子,但是却没能产生任何生命威胁。

“混账王八蛋!”孙乾猝不及防之下被韩山削掉了一块皮肉,虽然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但是他还是又惊又骇,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惊怒地一脚踹了过去,大骂:“你个兔崽子,我好心好意饶你一命,你却还自己找死,我就收了你这条贱命!”

说着,孙乾伸手从身边的某人手中夺过一把刀,顺势就砍在了韩山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韩山惨叫一声,双膝跪倒在地。

“阿飞团长……鱼君团长……伙伴们……我没能完成任务……先走……一步……”

韩山不舍地看了飞鱼这边的同伴们一眼,血沫不停地从口中喷出,终于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韩山,好样的,兄弟我误会你了!”阿飞热泪盈眶,到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了,这韩山其实是假意投降,想要刺杀孙乾,可惜的是自己实力太弱,没能成功。

“兄弟们,韩山给我们做出了一个好榜样,就算今日注定要死,也不能任由他们宰割,要让他们知道,想要消灭我们飞鱼猎修团,自己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阿飞牙关咬紧,目呲欲裂,他右手紧紧地握在刀柄上,下定了决心,今日可以死在这里,不过总要带走飞龙那边的几条人命,就像一头濒死的野兽,临死之前,也要反咬一口!

“哼,困兽犹斗,不知好歹,既然如此,我就用们的实力,让你们清醒一下子吧,兄弟们,给我上!”孙乾冷冷一笑,一挥手,数十名武修手持钢刀,逼了上来。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替其他兄弟报仇了,兄弟们,宁可战死,我们也绝不投降!”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飞鱼猎修团的武修们,同时毫不畏惧地冲了过去。

这种惨烈的气势,一时间甚至弥补了人数和战斗力上面的优势,俗话说硬的怕不要命的,飞鱼这边的人此时就是不要命了,都是红着眼睛,丝毫不顾自己的防御,全力对着对方的身体致命处砍去。

这样一来,飞龙那边反倒是气势消退,一边打一边后退,开玩笑,谁敢和这帮不顾性命的疯子战斗啊。

不过这样的气势也只持续了一会儿,不要命的打法,固然让人头痛,不过招式之间的破绽也比较大,等到飞龙的那些高手上来之后,飞鱼就开始崩溃了,几名飞鱼的武修瞬时间就被对方干掉了。

一旦开始受阻,那种惨烈的气势就发挥不出来了,形势开始朝着飞龙那边倾斜。

突然间,一声巨吼在这个空间内响彻,随后一股惨烈而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

所有人都停住动作,呆呆地看着前方,在两队武修之间,鱼君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中间,浑身血光闪烁,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似乎是野兽的咆哮。

“这是……燃血元息!”

谢玄虽然对鱼君的功法并不是十分了解,不过那天鱼君给谢玄看过了血神子功法的总纲,以谢玄的见识,立刻就推断出来,眼前鱼君这种表现,正好符合血神子里面一种叫做燃血元息的法门,这种法门是通过燃烧全身的精血,来获得强大的实力,不过这样做的话,会提前引发心脏处血魇的反噬,等于强力透支生命,恐怕在这次战斗之后,鱼君的精血就会燃烧一空,然后死去。

鱼君这很明显是要牺牲生命了,他声音平稳地说道:“各位兄弟,我来开路,你们随我闯出去,坐船直接离开,无论活下来多少人,都要将今日的事情公布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飞龙猎修团的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