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38 逃亡

0238 逃亡

海风煦暖,谢玄躺在船头,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身上的几道伤口,传来又痒又痛的感触,让谢玄不由得皱了皱眉。

那天从飞龙猎修团的手中逃了出来,本以为万事大吉,没想到在海上漂泊了不到半天,就感受到了飞龙猎修团的强大势力。

首先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一艘大船,当时谢玄食水告罄,只好向那艘船求助,船主也很和善地将谢玄引了上去,不过一到船上,谢玄就发现了不同。

敏锐的精神感触,让谢玄瞬间就发现了隐藏在船舱里面的杀机,当下先下手为强,在那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将船主和一干船员杀得一干二净,接着冲入船舱,将里面埋伏的船员也全部杀掉,只留下了一个人,用来问清楚情况。

从那个人的口中,谢玄知道了他们之所以埋伏自己的理由,原来孙乾和父亲孙东城已经会和,孙乾将谢玄的事情向孙东城一说,孙东城虽然对这个儿子的不成器也很恼火,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有人能够挟持孙乾之后,还能够顺利逃走,这自然让孙东城大动肝火。

飞龙猎修团是孙东城随便给孙乾创立的一个小猎修团,而孙东城自己,则是飞龙帮的帮主,在这片海域周围的势力根深蒂固,飞龙帮的命令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海域,所有的人都接到了悬赏,还有谢玄的画像,只要抓到谢玄,就能够得到飞龙帮的大笔赏金,而如果藏匿谢玄的话,将会面临飞龙帮的全力报复。

在这样的情势下,这片海域上已经处处都是敌人了。

很明显,之前的渔村是不能回去了,那里一定有人在蹲守自己,而周围的海域,恐怕也有不少船只在搜索自己的踪迹,这样的情况,如果换了别人,恐怕一筹莫展了,不过对于谢玄来说,他瞬间就醒悟到唯一的通路:向更深的海域中行去!

大海之中,自然是危险重重,谢玄也不精通航海,也没有海图,所以这样的决定是十分危险的,很容易就进入一无所有的广阔海域,食水无法补充,只能等死。

不过相对于飞龙帮的追捕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飞龙帮自然也是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性,在通往更深的海域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不少关卡,谢玄操控着那日夺来的大船,一路冲破了拦路的船只,也经历也几场大战,虽然在这个道路上拦截他的人,其中并没有七品武师的存在,不过毕竟人数众多,连番恶战之下,谢玄全身都布满了伤痕,体力也近乎接近谷底,如果再有人拦路,谢玄这个曾经的大魔头,就要冤死在这大海之上了。

幸好,冲破了几重阻碍之后,谢玄一路畅通无阻,生活渐渐平淡了下来。

谢玄一边在甲板上晒太阳,往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上涂抹着金疮药,一边恨得咬牙切齿,暗恨自己当日为什么没有将孙乾那个畜生直接杀掉,虽然那样一来只会迎来更猛烈的追捕,不过好歹心理上能够能加畅快一些。

连番大战之后,谢玄夺得了不少战利品,其中食水已经够谢玄几个月的消耗了,而且还得到了几张海图,只是谢玄完全没有在大海中航行的经验,海图对他来说,比最艰难晦涩的功法口诀还要难以理解。

前世的谢玄当然横渡过大海,不过当时他是先天秘境的高手,能够御气飞空,速度绝非船只可比,无论去哪里都是几日的路程,也从来没有用到过海图这种东西。

谢玄本来还想要抓一个人来当船夫,代他操纵船只,不过那几次大战的时候,谢玄表现得太过勇武,杀人如割草,如同恶魔一般,本来是抓到了一名老者,不过那那老者宁死都不相信谢玄是要让他来驾船,还以为要将它煮来吃了,当下就跳下大船,独自逃生去了。

谢玄唉声叹气,也只好自己来驾船,随便选定了一个方向,张开船帆,也不去特意操控(其实是不会),任由海风和洋流将船儿带走,几天之后,谢玄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这样过去了半个月的时光,谢玄全身伤势也恢复完好,并且用特殊方法将那株青灵草鞣制成了一个药丸,可以用来长久保存,但又不会失去药性,这样等到凑齐材料的时候,也可以用来炼制丹药。

谢玄独自一人坐在船头,看那四面八方全都是一望无际的水面,似乎永远都到不了尽头,耳边出了海浪的声音,没有任何鸟兽的叫声,只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自己一人而已,真是孤单到了极点。

不过谢玄前世曾孤坐唯一峰百年之久,这点孤寂自然也能够忍受,只不过这样航行久了,就连谢玄也开始有些烦躁起来。

船舱里的食水已经开始腐败,水倒还能凑活喝,不过食物已经腐烂变质,完全无法食用了,还好谢玄之前在渔村的时候,跟随李大力出过几次海,对于捕鱼还算有些了解,反正整天闲着无事,就自己做了一张渔网,用来捕鱼。

日月往复,谢玄连续吃了接近一个月的鱼虾海味,纵使海味鲜美,每天都吃也就感到恶心了,就在谢玄已经吃鱼吃到想吐的时候,忽然见到前方海鸟成群,往远方飞去。

谢玄精神一振,既然有海鸟存在,那么附近一定有陆地存在,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群的海鸟,谢玄急忙操纵船只,手忙脚乱地顺着海鸟飞行的方向行去。

本拟这样用不了多久就能见到陆地,谁料还没等见到陆地的影子,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谢玄放眼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几艘大船正围绕着一头身躯庞大的妖兽,从大船上不时射出机簧弩箭,将这头妖兽击打得惨叫连连。

甚至于,从某只船上竟然还不时射出一道道淡蓝色的光芒,到半空中就化为一只通体湛蓝的雄鹰,朝着那只海兽扑了过去。

谢玄心中暗道,真气化形,这应该是有一位八品武御中期的高手在船上,来围剿这只海兽了。

不过想来也正常,这只海兽身躯如此巨大,妖力更是澎湃宏大,寻常武修连近身都做不到,只能用船上那些机簧弩箭来攻击,而海兽一旦发起狂来,掀起滔天巨浪,只怕一下子就将这些大船给掀翻了。

谢玄再离战场近了一下,忽然从一旁窜出来了一道影子,谢玄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头不知名的海兽,看形貌似乎是鲸鱼一类,但是体型却小了太多了。

在海兽上面站着一名白衣少年,唇红齿白,眉目如画,这英俊少年控制着海兽拦在谢玄的船前,柔声道:“前方的朋友请了,那边我们白鹿书院的师叔们正在围剿为祸一方的海兽,战况激烈,还请朋友不要近前,以免误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