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39 白鹿书院

0239 白鹿书院

“白鹿书院?”谢玄心中嘀咕,难道自己是无意中闯入白鹿书院的势力范围了?

中土三大书院,分别是大唐的应天书院,天南的岭南书院,剩下的那个就是大晋的白鹿书院了。

白鹿书院据说就建在大晋周围的某个海岛上面,准确地说来和大晋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这白鹿书院招收天下任何弟子,不过唯一的要求,就是有缘,非有缘不得而入。

这有缘二字,没有人知道具体是如何衡量,有些势力庞大的家族,将自己的子孙送到白鹿书院,却被告知和书院无缘;而某些贫寒子弟,甚至连白鹿书院这个名字都不知道,却在某一天碰上了一名修为高深的武修,被带进了白鹿书院,这也是屡见不鲜的。

凡此种种,这白鹿书院收徒的标准当真是奇怪之极,同时也让它在三大书院中显得最为神秘。

谢玄脑海中转了不少心思,随后才道:“这位朋友,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何处海域,在下谢玄,在暴风雨中和同伴失散,整条船也只剩下我一个人活了下来,我不善航海,不知道自己到底闯入了什么地方?”

那少年一愣,随即笑道:“原来如此,你能够在茫茫大海中来到此处,也算是有缘,这方圆几千里海域,都是我们白鹿书院的势力范围,离这里不到百里,就能够看到海上仙山了,白鹿书院正位于仙山之上。”

谢玄惊讶道:“朋友你难道是白鹿书院的弟子吗?”

少年含笑点头:“不错,我正是新加入白鹿书院的五代弟子,名叫苏慕白,那边正是我们白鹿书院的薛师叔带队,围剿一头到处作‘乱’的海兽,朋友还是暂且不要前行了吧。”

谢玄点头表示知道,然后又问道:“不知道这里附近有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吗,我船上的清水已经告罄,急需补充食水,还请慕白兄弟不吝告知。”

苏慕白脸上现出难‘色’:“这里附近全都是白鹿书院的势力范围,即使有几个海岛,也没有人敢来占领,如果要补充食水,恐怕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至少要行出千里之外,才能看到海上集市。”

谢玄挠了挠头,无奈地道:“那该如何是好,不知道白鹿书院对于普通人是否和善,我买些食水,不知道你的师叔们会不会同意?”

“白鹿书院虽然享有盛名,但是却素来低调,书院中的弟子全都修养深湛,不会对普通人为难的,只不过,能否答应还要看师叔的决定,我一个五代弟子,是无权决定的了。”

苏慕白脸上现出抱歉的神‘色’,忽地说道:“这样吧,等到这头海兽伏诛之后,我去向薛师叔说一声,还是要薛师叔来做主。”

谢玄点了点头,道了一声谢,两人看着那海兽和苏慕白口中的“薛师叔”斗得火热,一时半会也不可能结束战斗,于是两人开始攀谈起来。

两人东拉西扯地谈论了一会儿,苏慕白不愧是白鹿书院的弟子,谈吐风度翩翩,令人心生好感,而谢玄的表现,则是令苏慕白惊讶了:无论是风土人情、天文地理,还是修炼上的疑难分歧,谢玄都了如指掌,随口道来,这种博学让苏慕白一阵赞叹。

谢玄自己倒是没有发觉,只觉得这一切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却忘记了自己有着一世的经验,哪里是寻常人可比的。

这样过去了不少时间,那边的海兽忽然发出一声震天大吼,掀起滔天巨‘浪’,周围的海船一瞬间翻覆了大半,只见一名灰袍老者正站在一块木板上,随手指点,一道道劲气迸发,将那只海兽‘射’的浑身血‘花’爆飞,惨叫连连,不一会儿声音就开始低落下来,妖力也开始削弱。

那薛师叔双手一搓,一只湛蓝‘色’的真气雄鹰再次出现,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利爪在海兽身上狠狠一抓,海兽受到这最后的猛烈攻击,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咆哮,终于摔到了海中,溅起一片海‘浪’的巨墙。

苏慕白急忙控制着脚下的海兽,朝着薛师叔的方向游去,到了对方身边,将谢玄的事情说了一遍,不时伸出手指,朝着谢玄的方向指指点点。

好半晌之后,那薛师叔脚下踩着一块木板,不用任何助力,就朝着谢玄的方向‘射’了过来,谢玄心知这是到达八品武御之后,控制着真气在脚下‘激’‘荡’海水,就可以达到这种效果。

那灰袍老者,也就是薛师叔在谢玄的船前停下,抬头看了谢玄一眼,然后问道:“就是你,要补充食水?”

这老者实力超群,谢玄就算恢复本身实力,自忖也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恭恭敬敬地答道:“正是,小子谢玄,误入白鹿书院的范围,还请恕罪,只想换取一些食水,用来海上航行。”

薛师叔沉‘吟’了半晌,忽地又问道:“你取得食水之后,打算去往何方啊?”

谢玄一愣,没想到对方居然问出这个问题,想了想才道:“在下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总之走一步算一步了,先找一个地方安顿下来吧,不瞒您老说,其实在下是被追杀至此的,仇家势力很大,大晋暂时是回不去了,只好找一个海岛,暂住下来。”

谢玄面对着实力强悍的老者,也没有想说假话,索‘性’将真话说出来,说不定更能打动对方。

没想到听到谢玄的话,这薛师叔忽然‘露’出了奇怪的神‘色’,身形一动,忽地跳上船来,围绕着谢玄上下打量着,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好半㊣(5)晌,薛师叔忽地双手一拍,一道劲气朝着谢玄的身上‘射’了过来,这道劲气并不犀利,打到人身上应该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只是会疼上一会而已,看来这老者是有意在试探自己,谢玄下意识地一侧身,堪堪躲过了这一道劲气,“前辈,你这是干什么,晚辈哪里得罪您老了吗?”

那薛师叔忽地再次‘射’出几道劲气,这次劲气的角度刁钻了许多,将谢玄的躲避线路全都封死了,谢玄眼眸神光一闪,身形一折,居然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躲掉了这几道劲气。

那老者见状,反倒是哈哈大笑:“好,非常好,你无意中和我遇见,这是有缘,而且你的武学天赋极好,虽然真气孱弱,不过反应敏捷,再加上你没有什么牵挂,居无定所,这一切都表示你和白鹿书院有缘啊,既然被我撞见了,那么就拜在我的‘门’下吧。”

“啊……”谢玄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臭小子,我看上你是你的运气,接下来,你就直接随我去白鹿书院吧。”那薛师叔老气横秋地瞪了谢玄一样。

说罢,老者跳下船,踩在那块木板上面,身形飞‘射’,大笑着远去了。

那边苏慕白也惊讶的够呛,好半晌,才冲着谢玄拱了拱手,不可置信地说道:“谢兄,今后小弟恐怕就要叫你谢师兄啦,哎,这就随小弟来吧,我引你去白鹿书院。”

谢玄这次回过神来,也是神‘色’古怪地嘟囔:“竟然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师傅,不过也好,进入白鹿书院,说不定也是我的一个机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