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40 仙山

0240 仙山

跟随着苏慕白,谢玄走了大半天的路程,一路上他和苏慕白相互攀谈,两人都觉得对方十分对自己的胃口,相处的几位愉快。

谢玄暗自思忖,他现在经脉尽断,进入白鹿书院当然不是去修炼的,就算给他再优越的条件,也无法增进半点修为,不过这白鹿书院有几百年的底子,估计里面也有着无数珍奇的‘药’材和丹‘药’,如果自己能够凑齐一些‘药’材,炼制可以修复经脉,重塑内外循环的丹‘药’,那么就可以恢复往日的修为了。

这样一想,谢玄对进入白鹿书院反倒是期待了起来,不过他经脉尽断这件事情,一定要瞒住所有人,不然这样一个“废人”,一定会直接被逐出书院的。

再行走了一个时辰,苏慕白忽然兴奋地道:“谢师兄,你看前方,那个漆黑的影子,就是白鹿书院所在的海上仙山了。”

“海上仙山?”谢玄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有什么典故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啦。”苏慕白挠着脑袋,“我只是从其他师兄那里听说的,据说这座海上的山峰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当时这座山上有着诸多的大神通修士,也就是凡人所说的仙人,而这座岛就被那些凡人叫做海上仙山了,不过据说在上古时期,那些仙人们称自己的岛叫做蓬莱。”

“蓬莱?”谢玄心中仿佛隐约有一点印象,不过这些上古时期的隐秘,就算他也不知道多少。

靠近了那座山峰的影子,终于看清楚了这“海上仙山”的模样,只见一座巍峨的高山矗立在大海之中,云气缭绕,仙鹤飞舞,当真是仙家气象!

再将目光投向山峰之上,只见房舍一排接着一排,屋宇重重,在众多的房舍之中,一座大殿立在半山腰上,恢弘大气,甚至可以和当日谢玄在幻界之内见到的太虚殿相比了。

“好一座宏伟的白鹿书院!”谢玄赞了一声,随着苏慕白绕到了仙山的另一面,那里有着一处凹陷,周围停泊着无数的海船、海兽,看来是专‘门’停泊船只的港湾了。

有一些弟子专‘门’看守这些出海工具,见到苏慕白,顿时就有一名弟子走了过来,笑道:“苏小弟,你回来了啊,薛师叔可是回来多时了,叫我看到你,就让你快些带什么人去见他呢!”

说着,又看向谢玄,“难道这就是薛师叔要见的人吗,恩,看上去倒是一表人才。”

苏慕白也笑道:“小千儿,我们恐怕又要多出一位师兄了。”

“原来如此,这位兄台,恭喜了。”那被苏慕白称作小千的弟子,对着谢玄拱手笑道。

谢玄也回了一礼,然后就和苏慕白从港湾踏上了陆地。

一踏上平实的土地,谢玄几乎就热泪盈眶了,这两个月的海上生活,整日和海‘浪’的摇晃相伴,都快忘记踏实的地面是什么感觉了。

“谢师兄,跟我这边走。”

苏慕白引着谢玄,走进了一条小径,兜兜转转,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座气派的房舍面前,苏慕白指着房‘门’道:“这就是薛师叔的住所了,谢师兄请自己进去吧,我就不陪你了,我还要赶着回去向我的师傅问安呢。”

“怎么,原来苏师弟不是薛师叔的弟子?”谢玄疑‘惑’地问。

“自然不是,要不然我怎么会称呼他为薛师叔。”苏慕白笑了笑,“谢师兄要记住,这薛师叔的脾气古怪的紧,就连我也‘摸’不透,你将要被薛师叔收为弟子,就要自己小心啦。”

说完,苏慕白转身走远了,谢玄苦笑了一声,对着房‘门’轻轻敲了敲,小心地说道:“小子谢玄,前来拜见薛前辈。”

“什么前辈,还不快叫我师傅!”房‘门’忽地打开,谢玄向里面看去,只见那名薛师叔正坐在房间里面,双眼微眯,方才应该是用真气控制,将房‘门’打开的。

谢玄走了进去,盈盈拜倒:“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他看出这薛姓老者‘性’格豪放,不拘礼数,于是自己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拜师。

那老者哈哈一笑:“好徒儿,我果真没看走眼,这等不拘小节的‘性’子,和我一模一样,你听好了,你师傅我名叫薛颠,大家都认为我疯疯癫癫,其实是他们看不穿我的‘性’子,你以后也不用和我讲什么礼数,想要进我的房‘门’,直接推‘门’进来便是。”

“这个……弟子知道了。”谢玄只有苦笑,这样的师傅真是前所未见。

薛颠又道:“咱们白鹿书院,收徒没有什么具体标准,只收有缘人,你我相见,就是有缘,我也不问你的身世来历,也不问你的灵脉资质,不过你既然来到了白鹿书院,就要将前尘往事全部忘掉,而且没有命令不能‘私’自出海,如果不能做到,那就当做我没有见过你,自己离去吧。”

谢玄思忖了一下,问道:“这些弟子倒是能做到,不过难道进入白鹿书院之后,一生都不能离开吗?”

薛颠冷哼一声:“你想得倒还真多,为师告诉你,想要离开白鹿书院,就必须要经过破‘门’考验,每个人每年只有一次机会,如果通不过破‘门’考验,就只能等第二年再来闯关了,这破‘门’考验可不是轻易能够通过了,看你现在的修为,五年之内是别心存妄想了。”

“那也未必,只要我恢复之前的巅峰修为,就足以媲美八品武御初期,那个什么破‘门’考验,总不会要九品武宗才能出的去吧。”

谢玄心中㊣(5)嘀咕,不过当然没有敢说出来,他此时也明白了,为什么白鹿书院在中土如此神秘,原来进入白鹿书院的弟子,都需要有极高的修为才能够破‘门’而出,那么世间行走的武修自然是少得可怜了,那般修为高深的高手,也吝惜言行,不会轻易说出白鹿书院的信息的。

既然能够破‘门’离开,谢玄也就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是无法离开这个地方,那么就只能遗憾地拒绝拜师,离开白鹿书院了。

另一个让谢玄松了一口气的是,薛颠竟然说不用检查谢玄的灵脉资质,这样的话谢玄也就不用暴‘露’经脉尽断的秘密了。

接下来,薛颠又和谢玄说了一些白鹿书院的规矩,从谢玄的角度来看,这白鹿书院规矩倒是宽松得很,不像是中土其他的势力或者书院,这白鹿书院倒类似于上古时期的那些仙家‘门’派,对弟子没有什么约束,每个有资格收徒的长老,都可以随意收徒,也不用及时呈报记录,只要每年的内部大会上,汇报一下子就可以。

谢玄平日里也都是和薛颠住在一起,每个长老都有着一个广阔的住宅,比如薛颠这个房舍的后面,有着四五个空房间,随便谢玄居住。

之后,薛颠从‘床’底下拿出一套落满灰尘的服饰,扔给谢玄,叮嘱他明日早晨早些过来,将会传授他白鹿书院的武道功法,然后就打发谢玄到后院去收拾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