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41 仙意盎然

0241 仙意盎然

生活在白鹿书院里面,谢玄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宁静平和。

这个白鹿书院,和其他的两大书院,还有其他的宗派势力,有着截然的不同,白鹿书院里面的生活似乎是毫无压力的,既不要求弟子有什么样的修为进度,也没有什么争权夺利之类的事情发生,俗世间的一切,似乎都和这个远离大陆的仙山海岛没有任何关系。

真要说起来,这座仙山书院,倒是和上古时期那些仙家门派差不多,都是无忧无虑,整日宁静淡薄,惯看秋月春风,飘然出尘,人世间的一切皆为尘土,不留于心。

不过是在这白鹿书院中住了两三日,谢玄就几乎爱上了这个地方!

白鹿书院的传授武道方法也与众不同,书院高层并不过问,而是由各个长老自行择徒教授,弟子进展如何,天赋几许,纷纷不予干涉。

所以谢玄接下来的几日,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只是帮着他现在的师傅薛颠打扫一下屋子,兼且准备一下三餐。

这里需要说的是,白鹿书院的规矩之松散,以至于身份尊贵的长老们,都没有专门的人照顾食宿,大部分的人也都是收个徒弟,来照顾自己的生活,有些没有徒弟,或者说不耐烦教授弟子的长老,就只有自己打扫屋子,自己做饭食用了。

不得不说,这种规矩让谢玄简直惊讶到家了!

底层弟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劳作义务,高层长老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享受权利,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众生平等了!

整个白鹿书院,所有的一切都是由自家弟子完成,而没有一个多余的下人或者厨师,这在其他的宗派中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没有了特殊的权利,也就没有了争权夺利的肮脏风波,谢玄接触了几名白鹿书院的弟子,发现他们简直单纯得可爱。

总而言之,这里就是一个隔绝了一切尘世气息的世外桃源。

尤其薛颠还是一个不注重礼法的家伙,在谢玄面前也没有什么师傅的威严,反而是像一个老小孩一样,有趣得紧。

谢玄在这样的平静生活中很快就适应了白鹿书院的氛围,每天的工作不过是收拾一下空旷的房间,再做好两人份的食物,薛颠就毫无师长风度地和谢玄坐在一起,大口吞咽。

前面已经说过,谢玄的厨艺还算不错,常年的野外漂泊生活,让谢玄学会了照顾自己的胃,做出来的饭菜令薛颠赞不绝口,谢玄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一句,薛颠往日是如何生活的,薛颠就大大咧咧地说,往日他都是随便去白鹿书院的菜园弄几棵青菜,回来白水炖煮,再到别的长老那里蹭几个馒头回来,就对付着吃饱了。

天哪,这根本就是在吃猪食嘛!

谢玄很怀疑,这薛颠收自己为徒,是不是根本就是打算让自己回来给他做饭的?或许是薛颠经历了太长时间的“猪食”生活,实在受不了了,这个时候正好碰上了自己,于是就随便地将自己收为徒弟,好照顾他的生活?

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

别的不说,薛颠所住的这套大宅院,前后五间,其中薛颠住了前面的中堂,而后面的四间房舍都是空空的没人住,谢玄入住的时候,才发现那四间房子全都落满了灰尘,仿佛好几年没有打扫清理了似的。

谢玄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将自己选定的那件卧室粗略地打扫干净,回头第二天,谢玄仔细地观察了薛颠所在的卧房,却发现也是脏的一塌糊涂,比乞丐窝也相差仿佛,没奈何,谢玄身为薛颠的弟子,自然要尽到义务,只好又用了一天的时间将薛颠的卧房也打扫干净。

“好徒儿,真是没让为师失望,好,看在你这么有孝心的份上,为师今日就指点你武道功法!”看到焕然一新的卧室,薛颠似乎十分高兴,手舞足蹈,哈哈地笑着,又对谢玄说道:“不过徒儿,在指点你武道之前,你能否抽出一点时间,替为师将衣服给洗了?”

谢玄:“……”

“没错了,这老头绝对是专门找我回来做苦力的!”谢玄暗自腹诽。

又花了很长时间,谢才将薛颠积攒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脏衣服给洗干净了——从薛颠的床底下,谢玄不知道弄出了多少脏衣服、脏袜子来,也不知道这脏老头儿有多久没有洗衣服了,一股浓重的发霉味道散发了出来,让谢玄不住地捂住口鼻。

趁着这个机会,谢玄又将其他的几间空房间打扫了一遍,虽然累得汗流浃背,不过这间广阔的宅院,倒是看起来像点样子了。

虽然是有被作为苦力的嫌疑,不过谢玄倒也没有什么不满,在其他宗派里面,徒弟本来就是替师傅照顾衣食起居的仆从,一般新入门的弟子都要做几年苦力再说,相比之下,这白鹿书院已经舒适多了。

尤其是没有什么严格的规矩约束,也没有人来过问谢玄的身世过往,也让谢玄所有的担忧顾虑都一扫而空。

和薛颠相处的几日,谢玄愈发地觉得这个白鹿书院的长老,真的就像是一个老小孩而已,平日里和谢玄说话,没有一点师尊的自觉,反而是飞扬跳脱,无视世俗礼法。

而谢玄的表现,也让薛颠十分满意(尤其是对谢玄做饭的手艺赞不绝口),第三天的晚上,薛颠在吃过晚饭之后,就将谢玄留了下来。

“谢玄,你虽然刚进入白鹿书院不久,但是性情真诚,任劳任怨,我很是喜欢,今晚我就传授给你我们白鹿书院的一门武道功法,你仔细听好了。”

说着,薛颠开始向谢玄传授了一门武道功法,谢玄初时还认真倾听,想要看一看这白鹿书院的功法有多么高明,可是听到了不到三分之一,就发现这门功法实在普通得很,也就胜在循序渐进,根基踏实,要说有多么高明,还真不见得。

至少,和谢玄所修炼的十二品先天诀来比较,那是相差的太远了。

心中有些不屑,谢玄无意间就表露在了脸上。

薛颠脸色一板:“谢玄,看来你也有些见识,不过你不要认为这门功法不够高明,我见你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虚弱得很,身手虽然不错,但是似乎根基不稳,真气根底太差,故而才去咱们白鹿书院的书库中挑选了一卷循序渐进的武道功法,让你巩固根基,要知道武道一途,除了某些生死难料的魔道法门之外,最注重的就是根基,你根基浮躁,如果不立刻静心修炼,日后恐怕难有大发展!”

谢玄立刻面色一肃,躬身道:“原来如此,师傅为了我用心良苦,是徒儿无知了。”

经过这一番话,谢玄对这薛颠倒是改观了不少,能够因材施教,用一门循序渐进的正宗功法来巩固谢玄的修为,这份见识也算不俗了,可惜他眼力还是不到家,没有看出来谢玄真实的身体情况。

谢玄经脉受创,丹田空有深厚的真气,却无法动用,只有全身三百多个窍穴能够互通有无,真气通联,所以表现出来的气息,就是若有若无,虚无缥缈,像是根基浮躁之象。

这种事情,谢玄当然不会告诉薛颠,既然薛颠他认定了自己根基浮躁,那自己索性就将错就错,承认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