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45 胆大包天

0245 胆大包天

百年前的那一代精英,竟然在禁地中几乎死绝,只剩下了三人!

“什么?”谢玄眼角一跳,急忙问道:“难道就是百年前遇到火凤遗体的那一次吗?”

“咦,谢师兄你也知道?”

“这个,是师傅告诉我的,只不过他说到这里就不肯再说了,苏师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否告诉我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只不过这件事太过惨烈,书院里面的前辈都不愿提起罢了。”苏慕白叹了口气,向谢玄讲述了接下来的事情。

在那日白鹿书院的众精英见到火凤遗体之后,全都激动莫名,当场就想要将那只火凤的遗体搬走,只要得到这火凤的身体,这趟探索就已经超值了,其他的一切宝物相比之下都显得不甚重要了。

只不过,在某人触碰到火凤身体的时候,惊变发生了。

那火凤居然涅槃复活了!

现在想来,那火凤应该是因为火凤髓即将用尽,所以无法复活,在漫长的时光中陷入了死亡,不过即使火凤髓的余量已经无法支撑住让火凤复活,但是却可以保存住火凤的精神体。

所谓精神体,也就是识海在脱离肉体之后,所形成的模拟形态,当时火凤就应该是以这种形态出现的。

即使已经死亡,但是火凤这种骄傲的生物,是不会任由凡人来亵渎自己的身体的。

那只虚拟火凤,和在场的白鹿书院众人一场大战,居然还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要知道,这可只是火凤遗留了几千年的精神体啊,光是凭借精神体的力量,就已经稳稳地胜过了当时白鹿书院的所有精英,其中还包括三名先天境界的高手!

由此可见,如果是火凤的本体,那么现在的整个中土世界,恐怕都不可能有武修能够和其正面抗衡。

那一场大战惨烈之极,首当其冲的是白鹿书院的上代院长,他身为先天秘境高手,却被这火凤一口吐息,给烧焦了半边身子,而其他的后天武修,更是不堪,一瞬间就已经陷入了溃败。

火凤在身后追杀了一路,不知道杀掉了多少武修,而白鹿书院这些武修更加倒霉的是,在路上又触发了一个不知名的禁制,前后夹攻之下,从而连逃走都成为了奢望,那火凤好一顿打杀,白鹿书院那一代所有的精英弟子,最后只活下来了三人!

这三人现在正居于白鹿书院的藏经阁之中,再也不问世事了。

谢玄听到这里,心中是一喜一忧。

喜的是,那火凤遗体居然还好端端地存在于禁地之中,那火凤髓估计也存有最后的一两滴;而忧的是,火凤遗体存在于禁止重重的遗迹之中,而且遗体里面还存留着一个火凤精神体,就连白鹿书院的那些高手都溃败死绝,那么现在的自己,更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心中不停地转着自己的小心思,谢玄却没有表露在脸上,仿佛就只是因为好奇,随便问了几句而已,之后谢玄就绝口不提,继续随着苏慕白逛起了白鹿书院。

白鹿书院里面,弟子本身只需要听从师父的命令,和其他弟子并没有什么交集,所以谢玄来到了这白鹿书院将近一月,除了苏慕白之外,却并不认识什么人。

苏慕白有心替谢玄引见,接连去了几个师叔伯的住所,和那里的一些弟子交谈了几句,谢玄气度不凡,谈吐之间颇有见地,经史子集,武道韬略,全都有独到的见解,让人心生好感,一天下来,也结识了不少弟子。

眼看天色渐晚,谢玄和苏慕白告辞,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一进入卧房,谢玄的脸色就就严肃了起来。

两股心思在谢玄的心里面不住盘旋,这危险重重的禁地,自己是找机会潜入,冒险拼搏一把,还是珍惜生命,放弃那个危险重重的想法?

不得不所,那火凤遗体,对于谢玄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对于谢玄来说,现在所掌握的方法之中,能够最迅速地修复他经脉损伤的方法,就是这火凤髓了。

而且只要得到火凤遗体,即使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也对谢玄今后的武道发展,有着天大的帮助!

不过那火凤遗体,终究不是好取得的,如果那只火凤精神体还在,那么谢玄这条命几乎就算是交待在那里了,纵使那精神体已经在这百年的时光中消散了,那禁地之中的重重禁制,也足以让谢玄九死一生。

还有更加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如何潜入禁地,而不被人发现,这也是一项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总而言之,潜入禁地这个想法,实在包含了太多的变数,和不可预知的危险了。

不过谢玄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毅然决定,要去禁地闯一闯!

虽然有着令先天高手都为之却步的危险,但是对于谢玄来说,一座宝山放在他的面前,却让他装作没有看到,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谢玄从来就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只有有着足以让他心动的好处,无论什么样的危险,谢玄都不惮于闯它一闯!

何况,他现在的经脉状况,也急需火凤髓这样的灵物来修复。

如果放弃了眼前的这个机会,那么再找其他的方法来修复经脉,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呢,而且面临的危险,也未必就小多。

挑战禁地,危险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但是如果用其他的方法,只要谢玄的修为一日不恢复,就有可能出现不可测的变数,谢玄的习惯是,用自己的力量将一切都掌控住,而不是任由上天决定自己的命运。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才是谢玄的真正性格!

这样想着,谢玄一颗心反而安稳了下来,决定了前路之后,只要全部心神来思考怎样制定计划就可以了,而不需要像之前那样首鼠两端,犹疑不定。

这天晚上,确定薛颠已经睡下之后,谢玄换上了之前他带来的一套黑色的劲装,在夜色中也可以当做夜行衣来用了。

经脉虽断,但是谢玄身手犹在,一路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舍,顺着白日里的记忆,谢玄来到了白鹿书院后方“敬天祭地”的所在。

谢玄当然不会直接从“敬天祭地”里面的那条小径进入后山禁地,一谢玄现在的实力,怎么都不可能通过那里守卫着的精英弟子的。

不过谢玄深信天无绝人之路,虽说通往后山禁地的道路只有一条,不过谢玄回去深思了一番之后,就想到了一个十分另类,但是成功率也很大的计划。

谢玄嘴角微微翘起,绕过了“敬天祭地”,直接往海边潜去。

白鹿书院正坐落于海岛之上,海边传来了一阵阵的海浪拍打岸边的声响,谢玄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往海中跳去,噗通一声,冰冷的海水将谢玄包裹淹没。

谢玄奋力划水,大概用了一刻钟之久,谢玄暗自算着路程,忽地抬起头来,只见上方漆黑一片,本来应该存在的月光,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一座巨大的岛屿,正悬浮于谢玄的正上方!

后山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