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47 盘龙祭坛

0247 盘龙祭坛

那“镇脉通法”,是上古时期颇为流行的一种破解禁制的方法,其原理说起来倒也简单,就是准确地掌握住禁制的气机流转,找到最为关键的那个节点,瞬间制造出来一个相反的气机流动,和禁制的气机相碰撞中和,从而达到消弭禁制的目的。

说起来轻松,但是做起来却并非那么容易,首先要对周围的每一丝气机流转都极为熟悉,在几万道气机的相互作用下,找到禁制发动的那个关键节点,然后瞬间将那个节点消灭掉,无论是‘精’神力,还是反应力,出手的速度,都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

如果说再触发一个禁制,就连谢玄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有十成把握将已经触发的禁制平复下来。

不过还好,或许是刚刚将自己的霉运都用光了,谢玄接下来的一路上,居然一个禁制都没有触发,足足绕了这片上古遗迹走了半个时辰,谢玄才找到了火凤遗体的线索。

百年前的那场大战,是白鹿书院的隐秘,谢玄自然是无从得知具体的情况,也不可能得到火凤遗体的具体位置,但是通过苏慕白对那场大战的描述,谢玄还是准确地把握住了几点关键。

首先,那个时候白鹿书院‘精’英尽出,一路朝遗迹之内进发,那么沿路的禁制,应该是全部都被触发或者铲除了,也就是说,在通往火凤遗体的方向上,应该有一条禁制极少,甚至没有禁制存在的道路才对。

其次,之后火凤‘精’魄苏醒,将白鹿书院一干‘精’英一网打尽,一路追杀,以火凤的威力,应该在地面上留下了很明显的痕迹才对,即使经过了百年,那些大战过后的痕迹,也应该留存下来的。

谢玄的计划在一开始就订好了,就是通过绳索从悬浮海岛的另一侧攀爬上来,之后绕过一个大圈子,找到那条白鹿书院的‘精’英们曾经通过的那条道路,或者是火凤肆虐过的痕迹。

无论找到哪一种,都能够顺藤‘摸’瓜,很快就能够到达火凤遗体的地方。

至于之后如何行动,那就只能随机应变了,毕竟这禁地之中充满了变数,谁也不知道那火凤‘精’魄是否还存活着。

一路搜寻,谢玄四处观察,只见周围全都是巨大的建筑遗迹,从那些建筑上面风化的痕迹来看,真是不知道经历过几千年的时光侵蚀了,就连脚下的不知名材质的石板,也透着一股岁月的沧桑之感。

“咦?”

终于,谢玄在一片遗迹废墟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大片烧焦的痕迹。

谢玄试着拔出腰间的藏龙剑,在废墟的石料上砍了一剑,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足以表示这些石料的坚固,而能够在这种石料上面留下烧焦痕迹的,就几乎可以脱口而出了。

火凤!

顺着这个痕迹,谢玄很快找到了第二处痕迹,那里在碎石的掩埋之下,有着几具已经看不出人形的干尸,据谢玄所推断,这些干尸就应该是白鹿书院的弟子。

百年前的那场大战,这里的痕迹就应该是火凤追杀他们的那条道路吧,只要顺着这些痕迹搜寻,就因该能够找到火凤遗体的所在。

心中微微有些狂喜,不过谢玄很好地抑制住了,现在所需要的,是加倍小心,一个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一边搜寻着火凤遗留下来的战斗痕迹,谢玄一边小心地躲避路途上面的禁制,一路战战兢兢,终于是侥幸没有触发任何禁制。

抬起头,谢玄双眼微眯,惊讶地发现,远处已经隐约可以见到一个宽阔的广场了,遗迹的废墟围绕起来,在那个广场之上,似乎有着一个高耸的祭坛,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够看到。

谢玄也不可抑制地兴奋了起来,根据之前掌握的信息来看,那火凤遗体,就应该是存在于一座祭坛的旁边!

或者就是这座祭坛!

谢玄只觉得喉头发干,连忙喘息了几口气,维持住‘精’神力的稳定,开始朝着那座祭坛走去。

奇怪的是,在通往祭坛的路途上面,竟然没有一个禁制的存在,谢玄起先还生怕是隐匿的禁制,用‘精’神力搜索了好几遍,这才确认了,在祭坛周围的一定范围内,似乎没有任何禁制存在。

事有反常即为妖,虽然前路上禁制一扫而空,但是谢玄反倒是更加严肃了起来,谨慎地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一刻也不敢放松。

一直走到了广场之中,都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情况。

站在广场之中,谢玄此时已经能够看清楚里面的情形了,那只巨大的火凤遗体,正完好无损地躺在广场中央,身上的翎羽散发着火红的光芒,离着如此远的距离,谢玄也能够感到其上传来庞大而恐怖的威压。

那就是火凤遗体了!

谢玄终于见到了此行的目的,心中情绪翻涌,然而,他的目光很快就被那座祭坛吸引了过去。

这祭坛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即使谢玄竭力想要先去观察火凤遗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祭坛之上。

仔细地看了两眼,谢玄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眼前的那方祭坛,足足有十人高,下宽上窄,呈阶梯状,最上方是一只威严的龙首,龙首的面目栩栩如生。

然而谢玄多看了几眼,就发现了一个惊人之极的秘密!

这个高耸的祭坛……根本就不是什么祭坛,只要你后退几步,用一种总揽全局的眼光去查看这个祭坛,就会发现……

这绝对不是什么人工雕琢出来的祭坛,而是一整条龙啊!

这个“祭坛”的阶梯,其实就是一条真正的巨龙盘旋而成,神龙一层层地向里面盘了起来,最后龙首就存在于最上方,整个身体像是形成了一个由大到小的三角形,走近了看去,上面鳞片宛然,只不过却散发着一种青灰‘色’,让人很容易就误以为这是一座岩石砌成的建筑。

所以大家一开始才会将这条巨龙的身体当做祭坛。

这条巨龙,也已经死去不知道几千年了,身体都风化成了岩石,也不知道当年的白鹿书院那些探索的人员,有没有发现这个秘密,真要说起来的话,这巨龙的遗体,价值也未必就弱于火凤了。

不过,这巨龙遗体的坚韧程度无与伦比,就算想要剖开它的身体,整个中土世界上也未必有人能够做到,而且巨龙的遗体保存比较艰难,身体鳞甲已经风化成了岩石,谁知道身体里面那些有价值的部位,是不是也已经失去了价值。

想必之下,确实是另一边的火凤,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谢玄的目光落在火凤遗体之上,那是一只巨大得无法形容,美丽得也无法形容的巨鸟,谢㊣(6)玄正站在它尾部翎羽的位置,从这里到火凤的头部,还有着很远的距离,足足上百丈远。

如果这只火凤站立起来,一定也会遮天蔽日,翅膀一扇,就能掀起滔天风暴,也怪不得白鹿书院当年的‘精’英弟子几乎全灭于此了。

谢玄脑海中瞬间出现这样一幅情景,上万年前,这火凤双翅展开,熊熊火焰在翎羽之上燃烧着,红‘色’的光芒染遍了大半个海岛;而另外一边,那只巨龙昂首而立,盘起的身躯弹‘射’而出,足有千丈长短,威严的龙目‘射’出凛然神光,金‘色’的光芒从每一片鳞片上流溢而出,占据着另外一半海岛,和火凤相互对峙。

那是一幅何等壮阔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