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53 涅盘重生

0253 涅槃重生

“谢玄徒儿,为师今日要去海上除掉一只四处作‘乱’的妖兽,你修为尚低,还不能带你出海,这次所去的海域距离海上仙山十分之远,恐怕要几天之后才能回来,徒儿你就好生在此处修炼,为师回来之后,可要考校你这几日的修为进境。 ”

这天早上早餐时候,薛颠忽然早早地起来,穿好了一身劲装,而且还罕见地将满头银丝也梳理整齐了,将谢玄叫过来,如此说道。

谢玄满口称是,将薛颠送走,随后像往常一样收拾房间,直到正午时分,谢玄的‘精’神力扫视了好几遍,确定没有任何人在房舍周围窥伺,脸上忽然出现了欣喜的神‘色’。

他快步朝后院走去,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卧房,而是直奔一个空闲的房间,这个房间一直没有人居住,虽然谢玄来此之后打扫过好几遍,不过此时还是落满了一层灰尘。

谢玄忽然低头向‘床’底下探去,将‘床’底一块木板一下子掀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下面的泥土一把一把地挖了出来。

那日获得火凤髓之后,谢玄就将身上的所有宝贝都藏到了这间房子里面,藏在自己的房间终究有危险,而且谢玄也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服用火凤髓,服用火凤髓涅槃重生的过程,至少需要一整天,而薛颠在的时候,谢玄就完全不敢服用火凤髓,万一被薛颠撞见了,自己可就无法解释得清楚了。

这火凤髓毕竟是白鹿书院所有,谢玄虽然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幸运地打败了火凤‘精’魄,得到了火凤遗体上面的一些宝贝,但是说到底本质上终究不是光明正大,相当于偷窃别人家的东西了,当然要避免被人发现。

所以,谢玄前些日子将火凤髓藏好之后,就完全没有再取出的想法,直到今日薛颠出海远行,谢玄才终于得到了机会。

拿出火凤髓,此时仍然是用火桃木包裹住的,谢玄小心翼翼地将两半火桃木掰开,‘露’出了里面五彩流光的一小滴火凤髓,在谢玄手中的木碗之中有灵‘性’一般跳跃流动。

谢玄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将这火凤髓直接吞入喉中,这火凤髓炙热无比,如果真的吞噬下去,只怕一瞬间就将谢玄的五脏六腑烧个干干净净了!

如果此时条件允许,应该辅以各种能够抵御灼烧的丹‘药’来服用火凤髓,才能保证自身的生命安全,不过在白鹿书院之中,并没有这样的条件,谢玄也只好咬了咬牙,暗叫一声,拼了!

没有各种丹‘药’来辅助,直接服用火凤髓,当然需要一些技巧,比如说谢玄曾经用过几次的秘法,天地焚。

这‘门’秘法能够迅速地瓦解天地灵物,将其中的灵气转化为自身的纯净真气,正好也是火焰属‘性’,用来炼化火凤髓也算恰到好处。

将手中的火凤髓举起,谢玄咽了口吐沫,也不由得紧张得开始心跳加速,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这火凤髓让人涅槃重生的过程,谢玄已经参详了好几遍,其中仍旧是存在极大的危险,同时也伴随着极大的痛苦,需要将五脏六腑甚至筋骨肌‘肉’都灼烧干净,然后利用其中一丝极其神妙的能量,将身体再次修复完整,这个过程要承受的痛苦,就算谢玄也有些心惊胆战。

不过此时箭在弦上,谢玄已经不可能放弃这个修复经脉的大好机会了,未免夜长梦多,谢玄立刻排除杂念,体内的真气立刻开始震动起来,虽然丹田之中的真气无法动用,但是谢玄手中印诀成形,全身三百六十五个大型窍‘穴’之中,真气都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

手指纷飞,一个个印诀在手中成形,然后没等上一刻,就已经变幻成了其他的印诀,这样一个个印诀下来,谢玄身周三百六十五个窍‘穴’,里面贮存的真气,同时开始鼓‘荡’了起来,如同江河之水泛滥,又像千百个小水泡变成了涌泉,真气纷纷暴涨,开始朝着窍‘穴’外面涌去。

真气涌到了窍‘穴’的外面,却并非这样一直喷涌而出,而是忽然诡异地变成了一团火焰一样的形态。

在天地焚秘法的作用下,谢玄几乎所有窍‘穴’之中的真气都变成了火焰的形态,虽然窍‘穴’中的真气不多,但是此刻在谢玄的‘操’控之下,如同百川纳海,同时汇聚到了谢玄的‘胸’口处,这些细小的真气汇聚到了一起,居然也有不少,至少平常的六品武士,是不可能有这么雄厚的真气的。

事实上,谢玄还有十倍以上的真气存在于丹田气海之中,无法动用,如果修复经脉之后,谢玄的真气修为,就能够一跃回到七品武师巅峰的层次,甚至离八品武御也只有一层薄薄的壁障了。

真气聚集,谢玄没有犹豫,或者说不敢给自己犹豫的机会,仰头将手中的火凤髓送入口中,那团五彩流溢的液滴,就这么深入了谢玄的胃里面。

即使根本没有敢用舌头去接触火凤髓,但是近距离地轻轻擦过,还是让谢玄的口中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似乎舌头都失去了感觉,如果此时吃饭,只怕谢玄连咸淡都尝不出来了。

然而这并不算什么,此时真正承受着火凤髓灼烧的,是谢玄的胃。

天地焚的真气火焰,早就形成了一个口袋状,将火凤髓承接到了里面,双方一接触,就像水滴落到了灼热的油锅里,虽然是在自己的胃里面,但是在这一瞬间,谢玄仿佛真的听到了滋滋的响声。

通过‘精’神力的内视,谢玄可以看到,那火凤髓在接触到真气火焰的时候,立刻就开始狂暴了起来,倒不是火凤髓自身有什么灵‘性’,而是其中的狂暴能量被真气火焰引了出来,但是这股能量实在太过庞大,以天地焚的炼化速度,居然没来得及炼化,让这股能量爆炸般四散开来。

谢玄“噗”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体内那狂暴的能量四处肆虐开来,让他体内筋骨经脉一下子就被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台风过境一般凄惨。

“果然,没有相应的丹‘药’辅助,这炼化火凤髓的过程,也果真是困难重重啊。”谢玄苦笑一声,不过那狂暴的能量冲击一‘波’接着一‘波’,立马就让谢玄没有时间感慨了。

此时谢玄的感觉,就仿佛‘胸’口中有一座火山,而且是活火山,正在高度爆发的时期,一‘波’接着一‘波’的灼热冲击,连间隙几乎都没有,瞬间就将谢玄的五脏六腑都包裹在了其中,仿佛已经烧得融化了一样。

烫,就是烫!

真气火焰紧紧地包裹住火凤髓,竭力想要控制住那狂暴的能量冲击,不过谢玄却惊恐地发现,这一小滴火凤髓,里面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庞大了,自己居然无法控制得住,那狂暴的能量一下子就席卷了出来,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灼烧得滋滋直响,谢玄的心脏,几乎瞬间就停止了跳动!

“呼~”谢玄长大了嘴,一口灼热的气息吐了出来,他只觉得体内灌入了灼热的岩浆,将内腑都烧得通红,只怕下一刻,自己就被这股灼热的力量烧成灰烬了!

“给我停下啊!”谢玄无意识地大叫了一声,体内真气火焰汹涌地包裹了过来,死死地顶住了扩散的灼热能量,谢玄额头青筋爆出,双眼睁大到了极限,血丝布满了眼睛,‘精’神力已经透支到了极限,此刻他体内的斗争,已经无关于真气的质量,而纯粹是意志力的比拼了。

只要谢玄意志力坚持不住,一瞬间就会崩溃,那如同岩浆的能量,就会瞬间将谢玄的整个身体烧成粉末!

也不知道坚持了多长时间,体内的能量被一丝一毫地炼化,但是相比于那庞大的能量本体,实在是有如杯水车薪。

就算以谢玄的坚强意志,这一刻也产生了一丝无力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仿佛攀爬万丈高峰,已经‘精’疲力尽的时候,抬头一看,却发现上面的顶端还是高耸入云,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而下方却是身处半空,万丈沟壑,掉下去也是粉身碎骨,这种上不去下不得的处境,任你是神经如铁,也会产生一种无力绝望的感觉。

谢玄的‘精’神力几近不及,神智陷入模糊,几乎要失去意识,然而这个时候,谢玄的眼前忽然出现了母亲萧碧云的身影,然后是父亲谢承乾,接着是萧情、小青,鱼君,其中竟然还有星瑶和怜心的存在!

“不行,我怎么可以这么软弱,就算为了这些亲友挚爱,我也一定要坚持下去!”

谢玄的识海之中仿佛注入了一股清泉,再次涌出了一股‘精’神力,体内的真气火焰也轰地一下暴涨了起来,炼化火凤髓的速度,再次增长了三分。

虽然这种爆发只是昙‘花’一现,谢玄的‘精’神力马上就再次虚弱了下去,不过就这么一瞬间的爆发,情况就已经开始发生了改变。

真气火焰汹涌而出,瞬间炼化了不少火凤髓的灼热能量,而下一刻,真气火焰包裹之中的火凤髓,就被触及到了火凤髓的中心,“唳~~~”地一声清脆的鸣叫忽然就响彻了整个房间。

谢玄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只见体内的一团火焰能量,忽然就改变了形状,形成了一个小型火凤的形状,这是火凤髓之中最‘精’华的能量!

谢玄陡然松了一口气,再也不遏制狂暴的灼热能量,任由这火山喷发一般的能量席卷了自己的全身。

“唔——”谢玄猛地咬紧了牙关,体内经脉被瞬间灼烧成灰,那种‘激’烈的痛苦,简直如同万箭穿心,谢玄脑子中嗡地一声,差点就承受不住这种恐怖的痛楚,昏‘迷’过去。

失㊣(8)去了遏制,那道灼热的能量左冲右突,将谢玄体内所有的部分都灼烧成了一团,就好像装满了灼热的**,谢玄五感已经失灵,甚至心脏都已经失去了跳动的能力,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融化成汤水了。

已经破损的经脉,更是已经完全消失。

不过紧接着,又是一声清脆的鸣叫,那只小型的火凤开始沿着谢玄的筋骨肌‘肉’,各道血管,开始游走。

谢玄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融化的内腑,在一种奇异的力量之下开始了重生,甚至连已经消弭于无的经脉,也开始一点一点地出现了。

不过当然是没有这么顺利的,每重生一块筋骨经脉,那没有消失的灼热能量就开始了摧毁,在这样的重生和毁灭‘交’替过程之中,谢玄都忍不住痛苦地大吼了起来,就算他前世修习魔道功法,那种锻体的秘术,也没有这么痛苦。

不过从谢玄的声音中,可以听得出来,痛苦和喜悦并存着,准确地说,就是痛,并快乐着!

谢玄清楚地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新生的躯体就会更加坚韧,经脉的容量也会更加宽广,等到能量都消耗完毕,谢玄就能够获得全新的躯体,也就是说,涅槃重生!

巨大的痛苦之中,谢玄逐渐地昏‘迷’了过去,不过他的嘴角依然挂着一丝微笑,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就将会面临一个全新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