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54 看守药园

0254 看守药园

“谢玄徒儿,这几日未见,你的修为怎么不进反退了,这几天你到底在干什么,难道在白鹿书院中遇见了什么心仪的‘女’子,这几天沉‘迷’‘女’‘色’,以至于修为飞速退步?”

薛颠轻轻按着谢玄的脉‘门’,对谢玄皱眉说道。

谢玄顿时汗了一个,自己这个便宜师傅想象力也太丰富了,连沉‘迷’‘女’‘色’都想出来了,不过谢玄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只能支吾以对。

说起来,谢玄也‘挺’郁闷的,本来以为服用火凤髓之后,便会涅槃重生,修为大进,然而那天等到谢玄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只猜中了一半,自己的身体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预期中的经脉都接续完整,连筋骨肌‘肉’都强健了许多,新生的经脉更是被拓宽了不少,比原来的经脉容量几乎增大了两倍以上,可以说谢玄的武道资质已经比原来优秀很多了。

然而,谢玄此时的真气修为反而下降了不少。

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那火凤髓之中的狂暴能量,将谢玄身体内部所有的器官都摧毁了一遍,然后再通过火凤髓之中的‘精’华能量,将体内的一切都完全地修复了,这个过程反复了几次,就连丹田气海也没有放过,而谢玄气海之中的深厚真气,也在这样的过程中,被那狂暴而炙热的能量给打散了。

对于一般的武修来说,一身修为完全在于丹田之中的真气,失去了真气,修为也就不复存在了。

当然,谢玄本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七品武师巅峰的层次,虽然真气被打散,但是并没有彻底消失,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就能够完全恢复,甚至超过,只不过这个恢复的时间嘛,就有点长了。毕竟是完全新生的身体,谢玄还无法很快地适应,真气散逸在自己的经脉之中,就是不听自己的指挥,怎么‘弄’都不回归自己的丹田。

在薛颠回来之前的几天,谢玄已经通过刻苦修炼,在丹田之中恢复了三成左右的真气,这也就是他现阶段的极限了,大概也就相当于五品武士的阶段,比之前谢玄表现出来的实力还弱。而薛颠回来之后,照之前所说的考校谢玄的修为,这种怪异的情况自然让薛颠产生了怀疑。

幸好,谢玄此时的真气储量虽然不多,但是却极为凝实,薛颠只以为是谢玄之前的真气太虚浮了,在自己的指点之下被整个压缩了起来,才形成了现在的这种情况,所以也就没有对谢玄追问,甚至还暗中赞叹自己果然是英明神武,是天生做师傅的材料,随便点拨几句,自己的徒弟就脱胎换骨了。

这也就是薛颠这个奇葩,换了白鹿书院其他的长老,恐怕没有人会轻易地被谢玄‘蒙’‘混’过关。

认定了这一点的薛颠,对谢玄鼓励了几句,让他再接再厉,好生修炼,然后就回自己房间睡大觉去了。

谢玄松了一口气,再次检查起自己的身体来。这些日子谢玄不知道已经内视了多少回,期盼自己修为赶快恢复,不过结果都是比较打击人的,谢玄只能无奈地发现,那些散逸在经脉之中的真气还是如同脱缰的野狗一般,没有半点听他指挥的意思。

看来要恢复修为,还真是任重而道远,自己还是要在白鹿书院中多呆上一些时日才行。

不过令谢玄欣慰的是,他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真气运行的时候变得顺畅了,窍‘穴’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快了将近一倍,再加上他所修炼的十二品先天诀,今后的修炼速度恐怕也快得惊人,等他恢复了真气修为,重新回到七品武师巅峰的时候,应该就可以试着突破八品武御了。

这样想着,谢玄也就决定在这白鹿书院之中老老实实地呆上一阵子,先将修为修炼回去再说。

…………

“呦,谢师兄,你又要去帮周师叔‘侍’‘弄’百草园啦?”谢玄走在路上,远远地就听见一个人在一旁朝他笑着打招呼。

谢玄抬起头来,发现是苏慕白,于是笑道:“是啊,这是我师傅的命令,我也只好遵从啦。”

谢玄此行正是奉了薛颠的命令,去百草园帮着打理一些灵‘药’。这百草园是白鹿书院的‘药’园,本来是由一名叫周师叔的长老打理的,不过周师叔临时有事,手下弟子又不多,打理不过来,于是就求助他的好友薛颠了。

这件事情,薛颠自然是直接就‘交’代给谢玄了,让谢玄去百草园帮助周师叔的弟子一同打理草‘药’,谢玄之前已经去了好几天,‘私’下里也和苏慕白说过,于是这苏慕白见到谢玄,直接就对他这样打招呼。

说起来,这薛颠还真是个老糊涂,也不问谢玄会不会‘侍’‘弄’草‘药’,就直接将这件差事‘交’到了他的手中,谢玄虽然没想在白鹿书院里呆多长时间,但是此时薛颠毕竟是他的师傅,他也没办法违抗,只好乖乖地去百草园里帮忙了。

沿着一条小径走了一会,就来到了一座很大的院子,走进去之后,里面是一处幽静的所在,穿过中堂,后面就是百草园的所在了。

这百草园既然是白鹿书院的‘药’园所在,自然是各‘色’‘药’草灵‘花’都齐全,放眼看去,四处都飘散着灵‘药’的香味,谢玄经验丰富,对于照顾灵‘药’也有些心得,前两日和周师叔的弟子周炳昌一起照顾灵‘药’,‘侍’‘弄’‘花’草,倒也不费什么力气。

只是今日谢玄一进入‘药’园,就看到那周炳昌在园中站着,看到谢玄进来,立刻就㊣(5)殷勤地走上前来,拉着谢玄的袖子笑道:“谢玄师弟,你可算是来啦,今日师兄求你一件事,你可千万要答应我啊。”

谢玄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周师兄,什么事情你先说,如果方便的话,我自然会帮师兄你的。”

周炳昌顿时大喜,神‘色’谄媚:“方便,这件事既方便又简单,我跟你详细说吧,其实是师兄我和水镜师姑‘门’下的婉儿师妹‘交’好,今日那婉儿师妹非得要我陪她去赏‘花’,说如果我不去的话就不理我了,为兄……嘿,谢师弟应该明白的吧。”

谢玄哑然失笑,道:“我明白了,周师兄是为了和婉儿师妹赏‘花’,今日没有时间来照料‘药’园,想要拜托师弟我来照料一天吧。”

周炳昌连忙点头,嘿嘿笑道:“嘿嘿,正如谢师弟所说,为兄想要你帮我照料着‘药’园一天,之后为兄一定记住你的恩情,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谢玄‘摸’了‘摸’鼻子,点头道:“也罢,既然师兄你美人有约,那就去赴约吧,师弟我一人照料‘药’园,也还忙得过来。”

周炳昌顿时对着谢玄做了一躬,眉飞‘色’舞地道:“谢师兄,你可要记住,千万别告诉我的师傅今日的事情啊,来日我周炳昌定有重谢。”

谢玄连连摆手:“去吧去吧,周师兄莫要让婉儿师妹等急了,谢玄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周炳昌搓着双手,对谢玄又道了几声谢,然后飞快地跑远了,谢玄看着他那飞扬的背影,喃喃自语:“算了,我就当做一件好事,不破坏人家的‘艳’遇了,我一个人在这百草园之中,反而更加方便,嘿嘿,反正这满园草‘药’,不拿白不拿,我不就不客气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