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55 宋师兄

0255 宋师兄

周炳昌走了之后,谢玄在药园中歇了一会儿,然后又给不少草药浇了浇水,除虫拔草,这一系列的事情做完,谢玄也累得腰酸背痛,抬起头来,发现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

谢玄揉了揉腰眼,忽地呵呵一笑,俯身在一片银叶草之中一拨,将最中间的一株银叶草拔了出来,飞快地送到了自己的怀中,从外表看去,那一片银叶草一点也没少。

此时百草园中一片静谧,没有人来打扰,谢玄依样画葫芦,在药园中绕了一个大圈子,频频俯身拔起草药,也不知道拔出了多少药材,谢玄的衣襟都高高地鼓了起来,偏偏从外面看去,一点都看不出来有哪样药材减少了。

谢玄可没说过他是君子来着。

谢玄的手法精妙,偷了不少草药,但是估计周炳昌回来也发现不了,恐怕要等到很久之后清点药材的时候,才会发现不对,不过时过境迁,也怀疑不到谢玄头上,多半只会认为自己照顾不利,让药材产量下降了而已。

这样将整个药园都偷了一圈,谢玄又从怀中拿出一个大包袱,将所有的草药都装在里面,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埋好,这才嘿嘿笑了起来。

此时已经是下午,谢玄又是浇水,又是除虫,还偷了一遍草药,也就是他的身体在火凤髓的作用下涅槃重生之后,筋骨强健,不然早就累得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说起来,这火凤髓确实神奇,谢玄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新生的肉体强悍了许多,无论做什么都感觉不到累,似乎心脏跳动也极为缓慢,剧烈运动之后也只是平稳地跳动着,而又一次在给薛颠做饭的时候,谢玄不小心将菜刀切到了自己的手指上,却发现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

要说刀枪不入,那是太夸张了,不过以谢玄现在的身体素质,真要被人砍上几刀,也未必会受到多严重的伤。

谢玄抹了抹头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药园中,就等着周炳昌回来,好将药园交给他。

正在谢玄百无聊赖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间杂着一阵喧哗。

“周炳昌,宋师兄来啦,你还不快点出来迎接。”

“就是,周炳昌,上次叫你准备好的灵药呢,还不快点拿出来,我们可等着要呢。”

“周炳昌,你胆子肥了?怎么这么半天也不出来迎接,难道又皮痒痒了?”

一阵吵闹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谢玄皱了皱眉,站了起来,走到药园的门口,只见外面站着三四个年轻的弟子,最中间的一个身材颀长,一身白衣,面貌英俊,确实是一表人才,看他众星拱月的姿态,应该就是刚才他们口中的“宋师兄”了。

“什么人在哪里喧哗,不知道这里是百草园吗,闲人免进,你们有哪位长老的字条吗,没有的话是不得私自进入百草园的。”谢玄看了他们几眼,还是以一种公事公办的口气说道。

“咦,周炳昌你胆子够大的啊,对宋师兄你也敢……不对,你不是周炳昌,你是什么人,还不快点叫周炳昌出来。”一名身着锦衣的弟子,对谢玄大喝道。

谢玄不动声色道:“周炳昌有事出去了,这间百草园暂时由我看管,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行了。”

“跟你说?你算哪头大瓣蒜!”锦衣弟子冷笑一声,“让开让开,我们也不和你废话了,既然周炳昌不再,我们就直接进去就得了,不关你的事情,你可以走了。”

“想进去?”谢玄也冷笑连连,“我是不会走的,该走的是你们才对,这百草园可不容许普通弟子随意进入,没有长老们的字条,我绝不能放你们进去,万一丢了什么草药,到时候我找谁讨要去!”

“你!”

“你是哪根葱,这百草园的事情一向是周炳昌那个臭小子管理的,什么时候换你这个屁事不懂的白痴来了?连宋师兄都不认识,别说什么长老的字条,咱们宋师兄的名头,恐怕要比白鹿书院大多数长老都管用呢!”

那些人七嘴八舌,十分得意地对谢玄一顿叫骂,看样子似乎对他们之间拱卫着的那名宋师兄十分骄傲,听言语之间的意思,似乎比那些长老们还厉害?

谢玄微一沉吟,道:“我只是替周师叔帮忙看守百草园,本来是和周炳昌师兄一起的,不过周师兄已经出去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在下刚进入白鹿书院不久,对于宋师兄的名字确实不太熟悉,所以也只能公事公办,请几位师兄拿一位长老的字条过来,我自然就会放诸位进去了。”

谢玄此时修为没有恢复,为了避免麻烦,自觉已经将姿态放到最低了,本以为对方看到听到自己这一番话,应该不会再过来为难,谁曾想谢玄话音方落,对方之中就有人用力地冷哼了一声,然后越众而出。

谢玄仔细一看,却正是那名被人称为宋师兄的白衣男子。

宋师兄极为傲慢地上下打量了谢玄一番,神色间似乎颇为不屑,眼角瞥了谢玄一眼,高傲地道:“我不管你是谁,赶快让开,别想一条死狗一般当着道路,这白鹿书院之中,除了后山禁地之外,还真没有我去不得的地方!”

谢玄本来不想惹麻烦,然而也不是说就能够任由别人辱骂了,这宋师兄神色倨傲,态度恶劣,一下子就将谢玄心里的火给勾了起来,他冷冷一笑:“我看你才是一条汪汪狂吠、随便乱闯的野狗,给我滚吧,没有长老们的字条,我是不会放你进去的。”

对面那四五个人,一下子就僵住了。

这些人都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谢玄,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奇怪的东西,又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谢玄这样的人。

“小子,你完了,竟然敢这么和宋师兄说话,你还是先想好自己的死法吧。”

“不错,无知不是你的错,但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干顶撞宋师兄,你真是找死了啊。”

这些人看着谢玄的目光,就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那个宋师兄,对身边那些人的声音露出了正是如此的表情,对着谢玄摇了摇头:“也罢,念在你初入白鹿书院,什么都不懂的份上,我就饶你一命,不过总要折断你的四肢,才能挽回今日的面子。”

宋师兄仿佛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随后身体一动,只是普通的一步,却一瞬间就来到了谢玄的身前,然而一掌拍出。

这一掌既出,谢玄终于知道这宋师兄为什么如此嚣张了。

他确实有嚣张的本钱!

谢玄只觉得对方的手掌在自己眼前不断地放大,身体下意识地想要闪避,却发现身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对方的真气紧紧锁死了,只能看到那随意的一掌越来越近,完全无法闪避。

谢玄悚然一惊!

这种轻描淡写,就让谢玄无法动弹的实力,恐怕要八品武御才能做到!

砰!

一声爆响在场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