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56 复仇

0256 复仇

一声炸响迸发而出,那些弟子以为谢玄被宋师兄狠狠地击中了,顿时欢呼了起来。

随着他们欢呼,谢玄也如同他们料想的一般,瞬间朝后面飞去,仿佛是被宋师兄给打飞了。

然而,让那几人惊异的是,谢玄并没有狼狈地吐血呻‘吟’,而是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竟然完好无损地站了起来!

宋师兄也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方才那一击,自己也以为万无一失,谁料谢玄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双手在身前‘交’叠,准确地挡住了宋师兄的那一掌,这本也没什么,然而从谢玄的双掌之上,忽然就传来了一股庞大而汹涌的力道,而且不是一股,而是三股力道重叠,如同长江三叠‘浪’一般对自己的手掌反击过来。

尤其是最后的那一股暗劲,甚至让自己都吃了一个小亏,幸好他及时真气外放,将那股暗劲排出体外,这才没有受伤;同时谢玄也被他外放的真气冲击得向后飙‘射’,还狼狈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这才消减掉了其中的劲道。

无论从那个角度看,宋师兄都占了上风,谢玄才是狼狈的输家,然而宋师兄脸上的表情却很难看。

这宋师兄在白鹿书院之中是天之骄子,从来没有受过挫折,甚至在三十岁之前就达到了八品武御的惊人修为,内心骄傲到了极点,方才被谢玄顶撞,而且一看之下就察觉到谢玄不过是五品到六品武士的修为,自己就有些不屑,心想这样的小角‘色’,也敢顶撞自己?

在宋师兄的料想之中,只要随便一掌,恐怕就能够将谢玄打得骨断筋折,几个月起不来‘床’,今后见到自己估计也就会恭恭敬敬的了,谁知眼前这不起眼的小子,居然会一‘门’古怪的武技,差点让自己都吃了一个暗亏!

对着他这样骄横跋扈的天之骄子来说,一掌没有将谢玄打倒在地,已经等同于被对方在自己脸上扇了一记,脸面无光了。

所以他心中一瞬间就对谢玄充满了愤恨,神‘色’‘阴’狠地骂道:“好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本少爷原本只想打断你几根肋骨,不过你现在是彻底将我惹怒了,今日我就将你击毙当场,想来也不会有人敢追究!”

说着,这宋师兄全身真气迸发,‘肉’眼可见的真气在身体周围阵阵‘波’动,真气随着他的控制,灵动地环绕着他的身体旋转着,一股恐怖的气势扩散而出。

这是实打实的八品武御的修为了!

“宋师兄,好样的!将那个不懂事的白痴小子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宋师兄身后的那些同伴,看到这样的场景不仅没有担心,反而是兴奋地大喊了起来,看来平常也是经常欺负人,横行霸道惯了。

谢玄心中先是一沉,别说八品武御,就算是七品武师,现在的谢玄恐怕也没有能力与之一战了;不过与此同时,谢玄心中也爆发出一股邪火:就凭你八品武御的修为,就能够横行霸道,想杀人就杀人?真要比修为,等老子修为恢复,凭借七品武师的修为,就能够将你这个半吊子八品武御打得满地找牙!

虽然是这么想,不过谢玄心中也明白,自己现在是绝对打不过对方了,‘弄’不好还真被这个纨绔子弟打个半死,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自己今日是真要被这条疯狗给咬了。

当机立断,谢玄立刻就冒出一个字:逃!

好汉不吃眼前亏,眼前的对手实力明显不是自己能够对抗的,自己不如暂避锋芒,想必自己的便宜师傅薛颠也会护着自己,等自己修为恢复,到时候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虽然有点憋屈和狼狈,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真正和对手死磕,宁死不屈的人,那不是好汉,而是白痴了。

即使是要逃,谢玄也并非像平常的小角‘色’一样转身就跑,他还是玩了一个小‘花’招,只见谢玄脚步一动,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是大喝一声,迎面朝着宋师兄的方向冲了过去,神‘色’间带着几分决然,几步就来到了宋师兄的身前。

宋师兄不可置信地看着谢玄,明明自己都显‘露’出来了八品武御的实力,这个臭小子怎么跟白痴一样,还一个劲儿地往上冲,难道他是故意找死?

这样以来,他就不可避免地愣了一愣,身体周围的真气也就慢了一拍,本来他是要一招击出,直接将谢玄打成残废的,然而此时他下意识地收回了真气,想要等谢玄冲过来之后再轻描淡写地一招将谢玄打飞,那种以逸待劳,等对方送上‘门’来的姿态,可就帅气多了。

这样得意地想着,宋师兄就将真气集中到‘胸’前,等谢玄主动上‘门’送死,然而接下来的事情,立刻就让宋师兄睁大了眼睛:谢玄来到他身前的某个距离处,忽然身形一转,斜斜地朝着自己身边掠去,更为诡异的是谢玄的身形忽然加快,让自己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谢玄都已经掠过的他的身边。

宋师兄勃然大怒,没想到谢玄竟然敢耍他,对体外的真气一招手,随手朝身边一指,就有一道长虹般的劲气朝着谢玄冲了过去,誓要将谢玄刺出一个窟窿,然而谢玄只是一个转身,身形忽地如同一个风中的棉絮,轻飘飘地就躲开了,随后谢玄倏忽进退,仿佛幻化出来了几条幻影,让宋师兄一时之间都‘摸’不到谢玄的准确位置!

这正是谢玄曾经在洛丹派学到的洛水步,也是凌‘波’微步的基础步法,虽然并非多么‘精’妙,但是以谢玄现在的修为使用不了凌‘波’微步,也只能用洛水步来迎敌了,而且谢玄修习了这么长时间的凌‘波’微步,那可是一‘门’准先天步法,所以谢玄揣摩之下,对基础步法洛水步也有了很深的理解。

虽然没有特意去推演,但是以谢玄这等武道宗师的经验和智慧,这‘门’普普通通的洛水步在他的使用之下也发挥得淋漓尽致,恐怕整个中土也找不出第二个将洛水步修炼到这个层次的人了。

谢玄身影变幻莫测,偏偏气质潇洒无比,仿佛只是闲庭散步,气得宋师兄怒吼一声,接连‘激’‘射’了三四道凶猛的劲气过来,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其实也不过靠丹‘药’相助,堪堪踏入八品武御的层次而已,对真气的控制还不够熟练,三四道劲气已经让他满头大汗了,不过他一心只想着要让谢玄横死当场,根本顾不了那些了。

然而谢玄看着劲气‘激’‘射’而来,却并不在意,呵呵一笑,身子忽然绕了一个弧线,伸手一抓,他身前就多了一个人‘肉’盾牌,正是之前对谢玄嘲讽的最狠的那个锦衣弟子。

宋师兄身边的这几个男子,都是乌合之众,修为一般,谢玄只是随手一抓,就制住了这名锦衣男子的‘胸’前‘穴’道,然后将他挡在身前,锦衣男子吓得哇哇大叫:“宋师兄,赶快收回你的真气,哇啊啊,我要死了,㊣(6)要死啦!”

锦衣男子语无论死,不停地大喊,甚至都已经闭上了眼睛,心中绝望地等死了,然而等了半晌,却发现自己身前并没有什么动静,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宋师兄已经将真气控制住了,毕竟是八品武御,对体内的真气都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应,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着真气的行动。

他这边松了口气,欢喜地大笑,然而宋师兄可郁闷坏了,他虽然是八品武御,但是对这个境界并不熟悉,对真气的‘操’控还很生涩,方才眼看一道劲气已经要打到锦衣男子的身上,宋师兄这才用尽全力控制住了那道真气,他脸‘色’涨红,一头大汗,好不容易控制住了那道真气然而其他的几道真气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一股脑地击打到了地面上,击出了几个大坑,然后崩散开来。

这样一来,宋师兄平白无故地失去了三道真气,而且为了控制住剩下的那道真气,累得呼哧呼哧直喘,只能眼睁睁看着谢玄对自己咧嘴一笑,“宋师兄,还是你比较厉害,我今天不和你玩了,改日再聚聚吧,在下告辞喽。”

说着,谢玄运起洛水步,衣袖飘飘,风姿潇洒,就这样在煦暖的晚风中飘然而去。

宋师兄气得脸‘色’涨红,然而体内真气怎么都调动不起来,他修为不够,在损失了几道真气之后,就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才能够调动其他的真气放出体外,所以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谢玄绝尘而去。

“王八蛋,下次千万不要让我宋世明看见你,要不然一定将你碎尸万段,就算老头子亲自出面阻止,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