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57 闷头苦修

0257 闷头苦修

对于谢玄来说,宋世明这个人实在是个白痴,空有一身修为,却一点脑子都没有。

那日谢玄能够从宋世明的手中脱身而出,一方面是谢玄反应够快,够冷静,另一方面是这个宋世明实在是太过废柴了,在被谢玄摆了一道,真气暂时无法外放之后,就放弃对自己的追击了,难道他忘记了,无法用真气远程攻击,还可以自己追上来拦截啊。

进入八品武御的境界,还真以为凭借真气远程攻击就无敌了?谢玄颇为不屑,作为一个武修,自己的身体永远是最可靠的攻击方式,这个宋世明完全不懂得变通嘛。

不过接下来谢玄知道这宋世明的来历之后,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后怕,原来这宋世明是白鹿书院的藏经阁首座,宋世雄的亲生儿子,这宋世雄在白鹿书院之中威望极高,甚至有消息说他已经被内定为下一任白鹿书院的院长了,这一任的院长已经年老体弱,恐怕用不了几年,这白鹿书院就是宋世雄的天下了。

而宋世明身为宋世雄的独生子,那真是享尽了得天独厚的资源了条件,从出生的时候起,就开始用各种珍贵的草‘药’汤水浸泡全身,强健筋骨,从踏进武道之路的那一刻起,就一路由各种丹‘药’推动着,虽然灵脉资质并非特别优秀,不过是中三品中的第五品而已,不过在这种修炼条件下,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突破到了七品武师的境界,接下来更是吞服了无数逆天级别的丹‘药’,前些日子这宋世明就已经突破至武御的惊人修为了,而现在他也二十八岁而已,这个年纪和修为,让大多数武修都嫉妒到死了。

由于有着一个厉害的父亲,并且从小就受到了所有人的奉承了宠爱,这宋世明也就养成了一副狂妄自大的纨绔‘性’子,平日里谁都不放在眼里,想去的地方,谁也拦不住,看上了那个漂亮水灵的‘女’弟子,也要不择手段地抢过来,玩腻了也就扔掉了。

而无论宋世明做出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宋世雄总是对他多加维护,据说又一次宋世明和某位长老起了争执,被教训了一番,他父亲宋世雄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站出来向那位长老挑战,生生打断了那位长老的十几根骨头,那位长老一气之下,索‘性’辞退了长老的位置,闭关不见外人了。

整个白鹿书院,宋世明横行霸道,也就是后山禁地他没有进去过了,这还是因为后山禁地太过危险,宋世雄特意叮嘱过不让他进去,不然以宋世明的‘性’子,恐怕还真要进去走走。

以上这些,都是谢玄从师父薛颠的口中得知的,薛颠知道他居然得罪了宋世明这个‘混’账,当场就跳了起来,指着谢玄的鼻子一顿臭骂,说他得罪谁不好,非得惹那个煞星,就连薛颠都无法保得住他了云云。

这样一个背景深厚,修为也惊人的纨绔子弟,谢玄偏偏和他结下了解不开的仇怨,这还真是令人头疼了。

不过薛颠虽然对着谢玄大骂了一整夜,不过谢玄却看得出来,这薛颠其实是在为他担心,果然,最后那薛颠气呼呼地说道:“接下来你就躲在房间里,一步都不要离开,有为师在,总不会就任凭你被人随便杀了。”

谢玄嘻嘻一笑:“我早就知道,师傅还是疼我的,果然是舍不得我去死。”

“屁,我是看你做的饭还‘挺’好吃的,万一被人杀了,上哪去找一个给我做饭洗衣服的徒弟来啊。”薛颠一脚就将谢玄踢回了自己的房间。

…………

无论如何,此番薛颠的态度,倒是‘挺’让谢玄感动的,本来谢玄也就是将薛颠当做一个便宜师傅,可是薛颠却硬顶着压力将他保了下来,还真是让谢玄改变了看法,每次叫薛颠师傅的时候,也都是心甘情愿了。

接下来,谢玄就听从薛颠的话,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除了给薛颠做三餐,收拾房间之外,剩下的时间全都用来修炼了。

而苏慕白听到消息,中间来了几次,倒是给谢玄带来了一些消息。

那日谢玄逃走之后,宋世明大发雷霆,先是将身边的那几名阿谀奉承的跟班打了一顿,发泄怒气,然后是看守百草园的周炳昌回来了,宋世明二话不说,直接就折断了周炳昌的四肢,‘逼’问出来了谢玄的身份。

接下来宋世明就来找薛颠兴师问罪,要他将谢玄‘交’出来,不过薛颠也是个冷硬的‘性’子,对宋世明没有什么好颜‘色’,直接将他打发走了,薛颠是八品武御巅峰的修为,宋世明在他面前,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回去找他父亲宋世雄,说薛颠和谢玄的坏话。

然而这毕竟不是什么大事,从头到尾都是宋世明在欺负人,宋世雄也不好为他出头,谢玄这才平安无事下来。

不过宋世明可不想就这么算了,以他飞扬跋扈,从来没有受过挫折的‘性’子,谢玄居然敢当面顶撞他,还完好无损地走了,这真是对他权威的一种莫大的侮辱,他心里面总是横着一根刺,早就放出话来,总有一天他要将谢玄打成残废,让人知道得罪他宋世明的下场。

而那个周炳昌,无故被宋世明折断了四肢,之后周炳昌的师傅周师叔回来了,看到弟子躺在场上,一副惨兮兮的样子,也是勃然大怒,不过最终也没有敢去找宋世明说理,这口气也只能默默地吞了,由此也可以看出宋世明在白鹿书院中有多么霸道。

而面对这种情况,谢㊣(5)玄也没有多余的想法,整日里就是修炼再修炼,他的想法很简单,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他本来实力就不弱,只要恢复原来的实力,还真就不怕这宋世明,至少不用像乌龟一般躲在房间里了。

再说谢玄原本也就没想在这白鹿书院中长久地呆下去,他只是将这里当做一个临时住所,等到修为恢复的时候,就准备离开的,他离开谢家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看看了,而且萧情那边也让谢玄十分牵挂,根据时间算来,现在的阜阳萧家应该已经和临汾柴家冲突起来了,双方的一场大战几乎蔓延到了整个大唐,前一世萧家惨败,被人灭族,这一世不知道结果如何。

虽然谢玄一直无法原谅萧天宗对母亲萧碧云所作的一切,但是萧家毕竟是萧碧云的娘家,如果萧家覆灭,母亲也一定伤心不已,如果自己有能力的话,还是要赶回去助萧家一臂之力。

当然,在此之前,谢玄要先去大晋一趟,那个飞龙帮的孙乾和孙东城父子,将自己追杀得好惨,而且鱼君他们的飞鱼猎修团,也被杀光了大半,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鱼君血魇发作,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一名呜呼了。

谢玄和飞鱼猎修团的那帮汉子相处了几天,对那些直爽的猎修十分欣赏,而他们都被孙乾那个卑鄙小人偷袭,死伤惨重,这样的血海深仇谢玄是一定要报的。

谢玄的想法是好的,这些日子修为也是突飞猛进,都已经突破了六品武士,到了七品武师初期的境界了,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三个月,谢玄就能够恢复到七品武师巅峰,甚至还能够一口气冲进八品武御的层次也说不定。

然而就在此时,却出现了一件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