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58 切磋

0258 切磋

这一日,谢玄正坐在‘床’榻之上修炼,真气充盈,经脉鼓‘荡’,一呼一吸形成了完美的循环,隐隐间又有突破的预兆,正在天人‘交’感之间,就听见房‘门’啪地一声被人给踢开了。

谢玄悚然一惊,急忙收功跳下‘床’榻,定睛看去,只见‘门’外却是师傅薛颠,他站在‘门’外,神‘色’凝重,看着谢玄说道:“你小子死定了!”

谢玄先是一愣,然后‘摸’着脑袋笑道:“师傅今日倒是好兴致,来和弟子开如此的玩笑。”

“什么玩笑!”薛颠瞪了他一眼,“我是和你说真的,你恐怕命不久矣了,三天之后就是咱们白鹿书院的一场盛会,由你们第五代子弟互相切磋比试,展‘露’修为,名为小较,这也是白鹿书院每年都会有的惯例了。”

“什么小较,三天之后就举行?那师傅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谢玄疑‘惑’不解地问道。

薛颠翻了个白眼,道:“我怎么想的起来?这些年来我孤身一人,也没有收过什么徒弟,每年的小较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今年不一样,谁叫我收了你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呢。”

谢玄此时也反应过来,叫道:“不行啊,说是小较,但是那宋世明一定会找机会报复弟子的,以他那跋扈的‘性’格,弟子恐怕要死无葬身之地啦!”

薛颠轻轻一哼:“这还用你说,我一开始不就说过了,你已经死定了。”

“师傅,那我不去参加那个什么小较了,就躲在房间里修炼行不行?”谢玄想到一个法子,满怀希望地看着薛颠。

薛颠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行,这小较有规矩,所有的第五代弟子都必须上场,为的是将我们白鹿书院的传承发扬光大,如果胆小怕事,不敢参加,是可以被逐出白鹿书院的,如果你被逐出白鹿书院,那么为师也没有理由来护着你了,那个宋世明随时都可以将你杀掉。”

“不是吧,那徒儿不是死定了,到时候谁来给师傅你端茶倒水啊。”谢玄装模做样地惨叫,心中却在思量怎么尽快从白鹿书院中逃走,他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不用费心思了,你是在想着怎么从书院逃出去吧,告诉你,那宋世明在五天之前已经派人封锁了出海的道路,你如果想要逃离海岛,第一时间就会被他发现,然后你就等着被他追杀吧。”薛颠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然后又补充道:“而且,‘私’自逃离海岛是违反书院规矩的,你如果一定要这么做,那么就算被人当场格杀,也不会有任何人追究。”

“师傅,那么我该这么办啊,难道只有等着三天之后被那个宋世明给玩死?”

到这个时候,薛颠也不和谢玄开玩笑了,他哀叹一声:“没办法,为师昨夜一宿没睡,可是怎么都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我甚至想要亲自带你逃离白鹿书院,送你远走高飞,不过那宋世明有个好老爸,他父亲宋世雄地位仅次于院长,早就下令在小较结束之前,所有长老都不能够‘私’自出海,船只停泊的海湾也加派人手看管,要是只有我自己,也就冲出去了,不过带着你这个累赘,我可不保证能够护住你的‘性’命,除非奇迹发生,你的修为忽然就突破七品武师的境界,不过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谢玄此时很想对薛颠说,我的修为已经七品武师啦,你带我冲出去吧,我才不想被宋世明和他老爸玩死,不过他终究是没有说出来,毕竟有关自身修为的事情,他一直都在瞒着薛颠,如果薛颠知道谢玄一直在欺骗他,不知道还会不会维护自己了。

薛颠咬了咬牙道:“徒儿你放心,小较按规矩你必须是要参加的,到时候那宋世明一定会像你挑战,而且按照规矩,你也没有机会拒绝,不过有为师在一旁照看,绝对不会让你被他伤了‘性’命,就算为师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保护你周全!”

“多谢师父。”谢玄心中似乎有什么地方震动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灰袍老者,神‘色’间充满决然,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如果那天自己真的有生命危险,这薛颠一定会拼了‘性’命救自己!

薛颠接下来又安慰了他几句,然后离开了房间,只剩下谢玄独自站在房间内,神‘色’古怪。

“比武切磋吗?宋世明,你一定乐坏了吧,现在恐怕在想着到时候怎么折磨我吧,不过真要打起来,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

谢玄冷冷地想着,重新回到了‘床’榻之上,开始了修炼。

白鹿书院,舞剑坪。

舞剑坪是白鹿书院专‘门’用来比武较技的地方,坐落于白鹿书院的正中央,足有几百丈的面积,通体都是由坚固无比的星辰石构成。

据说,这块星辰石本身就是生长于此地,在白鹿书院建立之前就存在了,整个就是一块巨大无比的星辰石构成的小山峰!之后白鹿书院的人将山峰硬生生削平,在上面雕刻纹饰,建成了现在的舞剑坪。

而舞剑坪也正是白鹿书院最瞩目的地方,每一次比武较技,都会在此地举行,看地面星辰石上留下的斑斑痕迹,就知道上面曾经发生了不计其数的‘激’烈比拼。

而今日,也正是舞剑坪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候,应为白鹿书院的小较,又要开始了。

所谓小较,就是白鹿书院的最年青一代弟子互相切磋武艺,而长辈们借此考校诸人的修为进境,同时也指出各人的不足㊣(5)之处,以便弟子回去之后勤加修炼,增进修为。

这小较本意是好的,从白鹿书院的第一任院长之时,就传下来了这个规矩,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就如同谢家的演武堂一样,已经变了味道,成了各位弟子比拼实力的场所,每个人都想要借此出头,比拼尤为‘激’烈。

而今次的舞剑坪小较,却更加热闹了一些,因为众人都知道,宋世明已经发话,要在此次小较上面将谢玄打成残废,幸灾乐祸是人类的劣根本‘性’,很多人都等着看谢玄是怎么死的。

宋世明是天之骄子,从生下来之后,就享受着难以想象的雄厚资源,修炼进度一日千里,这些年一直都是在荣耀的光环中度过的,而谢玄不过是初入白鹿书院的一名普通弟子,据说修为也只有五品武士左右,连普通弟子都不如,当然没有人会看好他。

众人之所以对这场比试兴致勃勃,其实主要是想看看谢玄的师傅对此事会如何应对,宋世明心狠手辣,素来目中无人,即使在这种盛会之上,也不会有丝毫留守,说不定一个失手就将谢玄击毙当场,到时候薛颠的面子可就一扫而空了,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什么热闹可看呢。

总之,比武之期临近,人人在等着看热闹至于,也勤加苦练,争取在小较上崭‘露’头角。

今日一早,天光大亮的时候,这舞剑坪之上就已经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全是身影,而等到正午的时候,三声清脆响亮的钟声,让众人都开始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