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62 变故

0262 变故

此时的场中,谢玄手持藏龙剑,剑锋点在宋世明的咽喉,而宋世明则是面如死灰,完全无法接受生死掌握在对方手中的结局。

赢了!

谢玄居然赢了,这个结局谁都没有料想过,众人仿佛还记得在一个时辰之前,自己还在猜想宋世明究竟会怎么整治这个得罪他的青年,可是一转眼的功夫,不可一世的宋世明居然已经战败了!

虽然单论修为,谢玄还赶不上宋世明,不过成王败寇,这场对决之中,谢玄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武技,对时机的掌握,还有那仍旧让人心中震撼的、惊天动地的一剑,都让众人对谢玄的印象彻底改变了,所有人都已经认同,谢玄是一个可以对抗八品武御的超级强者。

对于强者,所有的武修心中只会留有敬意。

看台上面,薛颠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臭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赢了,这样岂不是根本用不上为师了吗?还亏得为师为你提心吊胆,想着在危急时刻要冲下去将你救下来,可是你已经有了这么强的实力,居然还不告诉我,看我回去之后好好教训你这个不成器的徒弟。”

虽然如此嘟囔,不过薛颠语气中却有着隐藏不住的欣喜和骄傲。

整个舞剑坪之上,先是寂静了一会儿,然后想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是为了谢玄,为了他精彩的表现,为了他最后的那惊天大逆转。

只不过,在这掌声之中,被谢玄制住的宋世明,还有看台上面的宋世雄,却都是脸色难看之极。

谢玄笑了笑,看到旁边的裁判长老已经判定宋世明输了,于是收回了藏龙剑,转身朝人群中走去,按照规矩,此时比试已经结束,双方都不可以再度出手,不然会受到极为严重的惩罚。

可是谢玄没有想到,在他身后的宋世明,怨毒地盯着他的背影,忽然咬了咬牙,悄无声息地捏了一个印诀,手中金光再次泛起,然后朝着谢玄的背心爆射而出。这等变故,让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一下子惊叫了起来,同时所有人心中都涌起一丝不齿,这宋世明居然如此卑劣无耻,在输了比试之后,还要做出偷袭的行径来。

不过无论周围众人如何惊呼,谢玄此时回头已经来不及了,他没有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宋世明居然还敢做出如此行径,难道他不怕违反院规而受到处罚吗?不过瞬间谢玄已经反映过来,这宋世明有父亲宋世雄撑腰,是不会怕什么惩罚的,而谢玄此刻如果死在他的手中,也只能算是白死了。

猛烈的攻击一瞬间已经到达了谢玄的背心,谢玄竭力转身,然而却发现怎么都来不及了,只能运用真气一层层地护在身后,期盼能够减少这一击的伤害了。

“宋世明,卑鄙小人,你若是真伤了我徒儿的性命,我跟你没完!”薛颠狠狠地拍了一下扶手,愤怒地站了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谢玄无法幸免的时候,忽然,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一声高亢到了极点的龙吟,在场中突兀地响起,然后场外的众人惊讶地发现,在谢玄的身体周围,一条青色的巨龙不知道从何处蹦了出来,围绕着谢玄的身体转了一圈。

宋世明那道用来偷袭的金色劲气,那青龙只是随便一甩尾巴,就将它击打得崩散来开,看到这一幕,宋世明就算再笨,也知道自己偷袭失手了,他心中骇然,但是动作却不慢,一瞬间就已经开始飞退,然后只是退了两步,就发现谢玄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而一双包含煞气的眸子,正冷冽地盯着自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放开我儿子!”看台之上,宋世雄猛然站起怒吼,他修为深湛,虽然相隔甚远,但是一瞬间已经感到了谢玄的浓浓杀机。

谢玄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宋世雄的怒吼,他双眸血红,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煞气,那条威严的青龙在他身后舞动,更是增添了几分凶悍,谢玄冷冷地看着宋世明,此刻的谢玄,是真的怒了。

方才的偷袭,如果不是青龙主动出现,自己恐怕要被那一击给打成重伤,而以宋世明的狠毒,一定会趁机取了自己的性命,一想到自己居然差点被这个卑鄙小人给杀了,谢玄就怒火中烧,对于谢玄来说,你要取我的性命,自己也要有随时死去的觉悟。

这个时候,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法让谢玄停手,他冷冷一笑:“宋师兄,我原本没想于你结怨,不过你三番五次相逼,在下也实在是忍不了了,有今日这般结局,也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说罢,谢玄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甚至连给宋世明求饶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劲气催吐,微微一震,崩云掌的暗劲就透体而入。

宋世明本来还待说几句威胁的场面话,可是谢玄语声灌入他的耳中,听起来是如此的森寒,随即还没等他求饶,就感到一股暗劲潜入了自己的体内,最后狠狠地在自己的经脉中爆发开来,自己浑身一震,顿时就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体无力地倒下。

宋世明临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这小子居然还真敢杀我,难道他不怕我父亲报复他吗,这不是真的吧,我一定在做梦,我怎么可能被一个无名小卒给杀了?

杀掉了宋世明,谢玄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才回过神来,耳边的各种各样的声浪,一股脑地灌入自己的耳中。

宋世雄的怒吼声,众弟子的惊呼声,还有一些长老的劝阻声,先是齐齐地响了一阵,然后同时静了下去,整个舞剑坪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着谢玄,他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将宋世明给杀了?那个白鹿书院中嚣张跋扈,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死去了?

众人想要欢呼,却又不敢,混合着惊讶的心情,人人都是一脸古怪的表情。

“谢玄!你竟然敢杀了我的儿子,我宋世雄再次发誓,毕竟将你碎尸万段,以祭奠我儿冤死的亡灵!”当宋世雄那愤恨而怨毒的声音在舞剑坪上响起来的时候,众弟子这才惊醒过来,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了谢玄的身上,在他们看来,谢玄是注定要给宋世明陪葬了,这样一个天才青年即将死去,众人的心中都涌起一股可惜的念头。

然而当事人谢玄,却一点要死的自觉都没有,仰头笑道:“宋世雄,按规矩我该叫你一声师伯,不过你颠倒黑白,这声师伯我也就不需要叫了,是非公断在场的师叔伯,众位师兄弟们都看得清楚,到底是我谢玄的错,还是你那混账儿子宋世明的错,你自己心里也明白,还用我多说吗?”

“你,你!”宋世雄气得双手发抖,加上丧子之痛,差点一下子昏了过去,不过他也知道谢玄说的对,从头到尾都是自己这个混账儿子的错,不过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虽然一直以来都知道这个儿子不成器,整日就知道为非作歹,但是就是下不了决心去教训,终于酿成了今日的苦果。

谢玄不卑不亢,微微冷笑,方才如果不是他运气好,刚好盘龙璧发动,那么死在地上的恐怕就是自己了,所以他杀掉宋世明,一点都不觉得后悔。

宋世雄喘了一口气,怒吼道:“无论如何,我宋世雄的儿子不能白白死了,既然你杀了他,就算我饶你一命,但是也要打断你的经脉、废你全身修为,来抵偿我爱子的性命!”宋世雄一点都不反思自己教子不严治国,却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谢玄的身上。

“好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宋世雄,我明白了,有其子必有其父,恐怕你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想要为你那混账儿子报仇,就尽管放马过来吧,不过能不能杀掉我,还要看你的本事!”谢玄傲然扬起头颅,面对白鹿书院的第二人宋世雄,居然一点都不恭敬和忌惮,反而是冷言相对。

不过只有谢玄知道,他心里还是心虚的,真要和宋世雄这个级别的武修放对,谢玄现在还没有资格,除非他用出鱼龙变秘法的第二变,不过即使如此,也未必真的能够胜过对方,他真正依仗的,是另外的东西。

想到这里,谢玄偷眼望了一下身旁的青龙,自从方才出现之后,这条青龙还在优哉游哉地玩耍,并没有立刻消失,谢玄松了一口气,只要这条青龙在自己身边,别说宋世雄,就算整个白鹿书院都上来,也奈何不了自己。

“好,三招之内如果我奈何不了你这个无知小儿,我宋世雄这三个字倒过来写!”宋世雄被谢玄彻底激怒了,大吼一声,缓缓朝前方一踏,明明和谢玄隔着几十丈的距离,然而这宋世雄却诡异地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谢玄的身前。

这是何等的速度!

光看对方的速度,谢玄心中就是一沉,他对于武道的各个阶层,都有着深刻的了解,宋世雄能够轻描淡写地达到这等速度,那么绝对是九品武宗以上的实力!

谢玄目光一凝,忽然抬头看去,只见自己的头顶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一团漆黑的光芒,正带着一股恐怖的力道,朝着自己的头顶压了下来,谢玄顿时就认出,这正是九品武宗独有的攻击手段,手脚都不用稍动,只是一个意念,真气就能够如臂使指,从任何角度朝敌人发起攻击。

九品武宗的标志,就是能够随意地控制真气,和八品武御不同,九品武宗已经领悟到了天地间的一些玄奥的规则,对天地灵气的运用出神入化,真气几乎不会消减,即使你击散了他的一道真气,他随手一招,就会生出两道真气来,可以说已经是真气源源不绝,几乎永远不会消耗殆尽了。

真要打起来,五六个八品武御,也不一定是九品武宗的对手,到了这个境界,放眼整个中土世界,也是足以自傲的存在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团漆黑如墨的光华,已经如山般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