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63 奔跑

0263 奔跑

漆黑的光芒,忽地化成了一只大手,狠狠地朝着谢玄的脑袋抓了下来,就在众人以为谢玄即将死去,忍不住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听到那一声高亢的龙‘吟’再次响起,随即一条青‘色’的巨龙猛地加速,化成一道青‘色’的光芒,在谢玄的头顶微微盘旋,之后一声令人心悸的闷响爆发,伴随着一道恐怖的劲气‘浪’‘潮’,向周围一‘波’接着一‘波’地扩散而出,沿途的星辰石地面,都被大块大块地掀了起来,如同豆腐一样脆弱。

击散了黑‘色’的光芒,那青龙毫不罢休,威严的双眸朝着宋世雄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再次发出一声龙‘吟’,朝着宋世雄狠狠地扑去,宋世雄大惊失‘色’,他本来只是以为这是一条普通的龙形能量而已,可是真正面对它的时候,从它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真的蕴含着一股上古巨龙的威严。

龙威!

巨龙是处于食物链顶端的神兽,就算最厉害的先天武修,也不一定能够独自战胜,从巨龙身上散发的气势,天生就带着一种对其他生物的克制,让人从心底不由自主地兴起一股臣服的念头来。

宋世雄惊骇地连续挥手,在他的身前出现了十余道黑‘色’的光芒,然后朝青龙一指,飞速地‘射’了过来,他本来想怎么都能给青龙造成一点麻烦,谁料那青龙只是随意地一个甩尾,将将这些黑‘色’的劲气向垃圾一样扫在了一边。

“哈哈,宋世雄,你的名字要倒过来写啦。”谢玄兴奋地大笑,然后狐假虎威地对青龙一指,“青龙,给我杀了他。”

宋世雄骇得魂飞魄散,通过方才的试探,这青龙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就算比不上上古时期的真正巨龙,至少也是先天武修级别的,自己一个九品武宗,根本就不可能抵挡得住青龙的攻击。

正在宋世雄飞速后退,想要大声呼救的时候,只见那条威武的青龙,忽地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摆了摆尾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谢玄的指挥,然后就这么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谢玄此时还保持着那个伸出手指,颐指气使的姿势,看到青龙消失了,谢玄顿时就是瀑布汗流了下来,他太过兴奋了,竟然忘记了这盘龙璧自己还无法掌控,那青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自己是没有任何办法。

看到这一幕,那宋世雄也是羞得满脸通红,自己居然被谢玄这个臭小子给一句话吓跑了,原来他根本就无法指挥那条青龙,自己竟然被他唬住了!醒过来的宋世雄恼羞成怒,大喝一声,再次朝着谢玄扑了过去。

谢玄心中一惊,没有青龙的保护,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宋世雄的对手,就算比速度,自己也是必定完败的结局啊。

就在谢玄有些绝望的时候,忽然一道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谢玄的面前,一股强大的气势涌现出来,让扑过来的宋世雄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师傅?”谢玄惊讶地发现,拦在自己身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便宜师傅,薛颠。

“薛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时候,你还要维护你的逆徒吗?你若是够聪明,就应该拿下你这个逆徒,来赔偿我儿子的‘性’命!”宋世雄发现薛颠居然拦在了自己的身前,不由得勃然大怒起来。

薛颠冷冷一笑:“宋世雄,平常我不愿意和你争,但是今日你要杀我的徒儿,我就绝对不能同意了,你那个‘混’账儿子咎由自取,在场的诸位都看的清楚,你如果真要讨个公道,就问问诸位师兄弟,还有咱们白鹿书院的的院长,那宋世明到底该不该死。”

宋世雄神‘色’‘阴’晴不定,好半晌才骂道:“我不管那么多,今日就算说破大天去,我也要去谢玄的狗命,你如果不让开,我就将你一起打杀了!”

“嘿嘿,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薛颠上前一步,真气透体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只真气乌龟,这薛颠平日里疯疯癫癫,真气化形也不正经,竟然化成了这等动物的形态。

薛颠的真气一处,谢玄就知道他是八品武御巅峰的修为了,和宋世雄的九品武宗的实力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薛颠也知道自己实力不如宋世雄,所以一边用真气在身前防守,一般回头对谢玄道:“死小子,你可把我骗惨了,竟然隐藏得这么深,不过为师也不怪你,我薛颠一辈子窝囊,能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徒弟,我知足了,你趁着这个机会赶快去海湾,随便夺取一只小船,远走高飞吧,你师傅我根基浅薄,护不住你的。”

“师傅!”谢玄看着相处不过几月,却对自己如此维护的薛颠,眼中也不由得湿润了。

“别磨蹭,快走,这里我还能挡一阵,老子好歹是八品武御巅峰,就算九品武宗也别想这么快打败我,你还不快走,难道要我的一番心血白费吗?”

“是,师傅,您保重!”谢玄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转身飞奔而出,他再也不保留实力,腰间藏龙剑出鞘,剑‘吟’一路响彻,那些弟子们本来也觉得宋世明死得大快人心,对谢玄没什么恶意,即使有几名宋世雄那边的心腹,但是也根本挡不住谢玄的一招,瞬间就让谢玄逃出了舞剑坪。

“拦住他,有能够拦住谢玄的,回头我升你为长老!”宋世雄疯狂地大喝,然而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个苍老但是却雄浑无比的声音,“宋世雄,还不快些住嘴,你虽然身为藏经阁首座,但是还没有资格随意地㊣(5)授予别人这样的职位,你难道已经等不及要做白鹿书院院长了?”

“院长,您……那谢玄杀了我的儿子,您难道不帮我吗?”宋世雄仍旧双眸通红,不过面对院长,他也不敢造次。

“好了,那个宋世明一直以来都嚣张跋扈,虽然罪不至死,但是今次也是咎由自取,我知道你丧子十分悲痛,但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院长摆了摆手,“至于那个谢玄,我就逐他出白鹿书院,世雄你可以派人去追杀他,但是不能够用白鹿书院的名义,知道了吗?”

宋世雄仍旧愤愤不平,但是被院长老迈但是却深不可测的目光瞪了一眼,顿时低下头去,“世雄知道了。”

而另一方面,谢玄已经轻而易举地在海湾处夺取了一只小船,顺便还抢了不少食水,扬帆出海,行驶了大半天,身后居然没有什么人来追击,看着眼前‘波’澜壮阔的万里海绵,谢玄长啸一声,就像一只挣脱了笼子的飞鸟,眼前天高海阔,正等着他去驰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