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67 佛塔金刚决

0267 佛塔金刚决

鱼君自信满满的一击,瞬间就来到了郝凌峰的身前。

虽然郝凌峰一直以来都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但是也正因为如此,鱼君在完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猝然动手,估计也应该出乎了郝凌峰的意料之外,让郝凌峰双眼瞳孔紧紧地缩起,仓促之间想要防守,然后或许是手忙脚乱,却是完全没有有效地挡住鱼君那道血色的光芒。

中了!鱼君心中大喜,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同级别的武修中了他的这一招,绝对无法全身而退的!

“叮!”

出乎鱼君的意料之外,血芒攻击到郝凌峰的身上,并没有发出肉体穿透的声音,也没有发出真气激荡的闷响,而是发出了一声类似金铁交鸣的声音。

与此同时,更加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血色的光芒就像是遭到了什么强烈的抵抗一般,一下子就崩散开来,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而从郝凌峰的身上,忽然就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金黄色光芒,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惊讶地看着郝凌峰的方向,眯起眼睛,才能隐约看到金芒里面的人影——郝凌峰正哈哈大笑着,身体周围真气似乎是也染上了一层金黄的颜色,并且并非是简简单单地护持在身体周围,而是形成了一座宝塔的形状。

怎么可能,凭借七品武师的修为,几乎是完全不可能表现出如此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已经超越了鱼君,甚至就连暗处的谢玄,最多也就不过这种实力了,难道说这郝凌峰,居然是个罕见的天才。

别开玩笑了!如果是武道天才的话,那又怎么会屈尊于孙东城的麾下,而且这么多年也没有达到八品武御的层次,所以说这郝凌峰,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所以才能够拥有这般实力。

郝凌峰似乎也能够听到鱼君心中的疑惑,他哈哈大笑道:“怎么?鱼君小子,你惊讶了吗?你以为凭借你的实力,就没有七品武师能够击败你了?不错,你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功法,居然能够拥有如此的惊人威力,如果是普通的七品武师,几乎没有人能够正面接下你一击,不过我不同,五年之前,在消灭某个敌对的家族之后,我幸运地得到了一门功法,哦,或者应该叫做武技,总之,凭借这门武道法诀,我或许胜不了你,但是就算我让你随便攻击,你也休想轻易打败我!”

“我知道了,你这是一种专门用来防御的武技吧?”鱼君沉声问道,一颗心却彻底沉了下去,如果自己真的无法短时间内战胜郝凌峰,那么阿飞他们就危险了!

“哈哈哈,果然好眼力,不错,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这正是一中防御的法门,使用出来之后防御力几乎无敌,就连孙东城帮助都和我试验过,凭借他八品武御的实力,也要攻击上七八次才能够打破我的防御,所以鱼君小儿,你还是不要多做妄想啦!”

这下子,就连暗处的谢玄都震惊了,任由八品武御攻击七八次,才能够打破防御,这到底是什么变态的功法啊?就算谢玄搜藏挂肚,从前世的记忆中寻找,也没有发现有哪一个门派单凭功法武技就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这简直是越阶了啊,如果再配上一门攻击力强悍的武技,那么岂不是无敌了?

幸好,紧接着郝凌峰就解释了起来:“你肯定不相信吧,其实这门武道法门,也确实不是单凭功法就能够做到的,那个家族当中也只有历代的族长才能够修炼,这门功法名叫佛塔金刚诀,修炼这门功法,不仅需要具体的法诀,更重要的是,需要这个。”

郝凌峰单手一翻,在鱼君眼前摊开,就现出了他手中的物件,原来是一方小小的金色佛塔,看样子不过三寸来高,不过此时立在郝凌峰手心中,却散发着阵阵金色光芒,似乎充满了神秘的威严。

“我正是凭借了这座小小的宝塔,才能够修炼成功这门佛塔金刚诀,施展这门武技的时候,也需要宝塔的配合,嘿嘿,不过这威力确实是惊人之极,你想要攻破我的防御,是不可能的啦!”

“原来如此,这是一枚阵宝!”谢玄一看到这座小小的佛塔,感受着其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立刻就断定,这是一件阵宝,而且是很高级的阵宝!

这样说来也就简单了,这郝凌峰不过是从某个家族手中夺到了这座宝塔,而那个什么佛塔金刚诀,估计就是这座宝塔的运用法门了,只不过郝凌峰对于阵宝完全不了解,所以才认为这是一种神奇的武技罢了。

如果是阵宝,那么也就不怎么稀奇了,谢玄怀中的那枚盘龙璧,威力比郝凌峰的宝塔只怕要强悍百倍,只不过谢玄不知道那盘龙璧的祭炼法门,无法运用,这也是让谢玄十分郁闷的是一件事情。

不过现在,最郁闷的还是鱼君,他站在郝凌峰面前,一开始自然是不死心地攻击了几次,然后他射出的血色光芒,几乎全都被郝凌峰身上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给弹开了,而几次攻击下来,郝凌峰身上的金芒丝毫不减,甚至还更加耀眼了一些。

鱼君终于是绝望了起来,回头看去,那边阿飞他们已经狼狈之极,身上血迹斑斑,完全扛不住对方连续不断的攻击,自己有心去帮忙,但是有郝凌峰的存在,只要自己回身去帮助阿飞他们,只怕郝凌峰立刻就会在他身后来上一击。

鱼君咬了咬牙,终究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阿飞他们越来越凄惨,他一声长啸,身子包裹着血色光芒,带着无匹的威势,冲向了那接连攻击的五人。

得到了鱼君的帮助,阿飞等四人终究不再被动挨打了,一瞬间就扳回了局面,鱼君的血芒所向披靡,所到之处人人退避,一下子就清空了周围的空间,然而由于对那五人出手,鱼君的背后也没有了任何的防护。

郝凌峰得意地一笑,双掌一震,虽然不擅长轻功步法,但是本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就不大,两三步迈过,郝凌峰就来到了鱼君的背后,趁他救助阿飞等人的时机,双掌对着他的背心命门处狠狠一击,带着金色的光芒,眼看就要让鱼君身受重伤,甚至命丧于此。

然而就在此时,郝凌峰却感觉自己的身后率先传来了一阵令人心悸的寒意,随即一声高亢的剑吟在身后炸响,郝凌峰虽然有宝塔金芒护身,但是这一刻还是本能地收回了本要攻击的双掌,回过头来。

郝凌峰只见一道寒芒在自己眼中迅速地放大,似乎已经占据了整个空间,自己完全无法躲闪,只能任由这道锐利的剑芒刺到了自己的胸前。

正是谢玄的藏龙剑出鞘!

谢玄怎么会看着鱼君别人攻击而不管?他正是趁着郝凌峰心神聚集于鱼君身上的时候,忽然发出这惊天动地的一剑,谢玄一剑在手,威力自然不同凡响,并没有向鱼君的攻击一样发出一声金铁交鸣,而是直接就破开了郝凌峰的护身金芒,随后一点一点地刺了进去,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吱声,就仿佛刺进了钢铁一般。

而在谢玄的感觉里,这郝凌峰的佛塔金刚诀也确实有一套,自己这一剑只怕就算是真正的钢铁,也刺个对穿,而刺进那金色的光团之后,却极为费力,没推进一寸,都要克服极大的阻力,让谢玄也有些心惊。

剑锋在距离郝凌峰胸口处一寸的地方,终于无奈地停下。

郝凌峰一头冷汗,先是庆幸地松了口气,这才开始上下打量起谢玄来,沉声问道:“小子,你又是什么人,从哪里蹦出来的?”

还没等郝凌峰话音落地,那边鱼君已经发出一声兴奋的叫喊:“谢大哥,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

谢玄冲着鱼君点了点头,道:“鱼君,你先对付那五个人,这个郝凌峰,交给我来处理。”

“恩!”在谢玄面前,鱼君永远都是一副言听计从的稚嫩模样,既然谢玄发话了,他就再也不看向郝凌峰一眼,而是全神贯注地帮助阿飞他们对付起了飞龙帮的五名武修,这五人方才将阿飞他们打得十分狼狈,此时鱼君加入,终于一扫憋闷的情况,悍然反攻,以鱼君的强悍实力,瞬时间就将对方的五人打得落花流水。

郝凌峰见到这种场景,顿时急了起来,想要上去帮助自己这方的人,然而谢玄已经轻咳一声,已经拦在了他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