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69 神秘女子

0269 神秘女子

“鱼君,想不到这次攻打飞龙帮的分舵,居然遇到了你,真是太凑巧了啊。”

此时,飞龙帮的分舵成员,死的死,逃的逃,已经全都消失了,而郝凌峰经营了多年的分舵,也已经在一把火之中烧成了灰烬。

“谢大哥,我们才觉得凑巧呢,本来这次闯入飞龙帮的分舵,是要杀掉孙东城的得力助手郝凌峰,谁知道计划失败,那郝凌峰居然还有着那样的神秘法门,防御力奇高,要不是谢大哥突然跳出来援手,我们说不定已经葬身在那里了。”鱼君和阿飞他们对视了一眼,纷纷说道。

“对了,谢大哥,当日我记得你乘坐的那艘船被火箭射中,沉没到海底了,之后你到底是如何逃生的啊,而且还拥有了这么强悍的实力?”鱼君接着问。

谢玄摆了摆手:“说起来一言难尽,总是我自有我的办法就是了,多少生死关头我都闯过来了,怎么也不会死在那孙乾和孙东城两个王八蛋手中的,倒是鱼君你们,鱼君你修炼血神子,当时血魇发作,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奇遇,居然保住了性命?”

“这个,说起来也是一言难尽啊。”鱼君脸色似乎有些黯然,“那天我透支实力,血魇提早发作,吞噬我的全身精血,我很快就丧失了神智,据阿飞说,那天四五名猎修团的兄弟,不明情况地靠近我,被我……被我咬断了喉咙,吸尽了全身精血而死,那时的我,已经是个只知道杀人的行尸走肉了。”

阿飞急忙安慰道:“鱼君,也不能这么说,我们飞鱼被孙东城他们追杀,就算那几名弟兄不是被你误杀,也会死在孙东城的手中的,你不必自责了。”

“话虽如此说,但是我心中总是留着一个疙瘩。”鱼君苦笑一声,继续道:“在那之后,阿飞将我绑到了铁质的桅杆上面,又卸掉了我全身的关节,这才阻止了我继续发狂,不过血魇占据我的识海,渐渐地吞噬我的神智,眼看就要彻底失去自我,就在此时,我幸运地遇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就是他救了你么?”谢玄下意识地问道。

“说起来,这个人谢大哥你可是很熟悉呢,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说不定他也不会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居然用了一颗幻灵丹,将我从垂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幻灵丹!”谢玄先是对这个名字惊讶了一番,这幻灵丹他可是知道,对于驱邪祟镇心魔有着特别的功效,尤其是那些因为练功不当而走火入魔的武修,几乎都能够通过这幻灵丹而恢复清明,就算是先天强者,也能够通过幻灵丹镇压心魔,而这种丹药的主要原料,是一种叫做幻灵涎的灵药,幻灵涎十分珍贵,其主要来源大都被五大仙门之一的仙幻宗把持,一株幻灵涎恐怕能卖出天价,而幻灵丹也是无价之宝,这人居然肯用这么珍贵的丹药来救下鱼君,真是不可思议。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据鱼君所说,这个人谢玄还认识,而且似乎还很熟悉,可是谢玄搜肠刮肚,也没有相处自己什么时候交上了这么一位朋友。

“怎么,谢大哥,你想不出这人是谁吗?亏得那位女子对谢大哥你一往情深,哎,你真是薄情啊。”鱼君故作姿态地叹了口气。

“别油腔滑调,有话快说,什么女子,到底是哪位,我怎么想不起来。”

“或许是谢大哥你勾搭的女子太多,一时之间想不清楚了吧,哈哈。”鱼君大笑了一声,随即飞快地跑开了。

…………

“鱼君,那位女子到底是谁,你别卖关子了,赶快给我说清楚。”

“谢大哥,不用我说了,反正一会儿你就能够见到她了,说起来,小姐可是对你朝思暮想啊……”

“鱼君,你学坏了。”谢玄十分郁闷地看着一脸坏笑的鱼君。

“对了,还有这三位朋友,修为也很不错,到底是什么身份?”谢玄怎么都套不出来那位神秘女子的信息,于是目光转到阿飞身旁的三名武修身上,他们都是七品武师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已经不算低了,这样的三名高手,为什么会来帮助鱼君和阿飞对付飞龙帮呢?

这回开口的是阿飞,他笑道:“这三位朋友,是大晋另一大势力——黄枫谷的人,黄枫谷和飞龙帮分别占据了大晋的一大片地盘,这几年飞龙帮生意蒸蒸日上,压得黄枫谷抬不起头,黄枫谷的少主也早就有消灭飞龙帮的想法了,可惜没有机会,前些日子我们双方恰好相遇,一拍即合,黄枫谷的少主韩枫就派出了这三位朋友来相助我们,铲除飞龙帮的分舵。”

鱼君接口道:“说起来,我们能和黄枫谷搭上线,还是要多亏了你那位红颜知己呢!”

又是那位神秘女子,到底是谁啊!谢玄郁闷的要死,也知道无论怎么问恐怕鱼君都不会告诉他,幸好鱼君说一会儿自己就能见到那位女子了,只要稍加忍耐就可以了。

走了好一阵,谢玄跟在鱼君他们身后,一直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院子,谢玄本来以为这就是目的地了,谁料鱼君他们只是去里面取出了一辆马车而已。

几人上了马车,一路疾驰,一直走了一天一夜,这才停了下来,谢玄走下马车,只见外面是一片风景如画的园林,四处都飘散着难以形容的异香,最令谢玄惊讶的是,四周遍布着黄色叶子的树木,交杂在一起,形成了大片大片的金黄色,令人沉醉。

“谢大哥,这里就是黄枫谷了,少谷主韩枫和那位神秘女子,都在里面等着,他们不知道我们居然会遇见谢大哥你,你突然进去,只怕你那位红颜知己要惊呆了。”鱼君笑着当先引路,几人说说笑笑地一路走了进去,里面守卫森严,岗哨林立,不过他们似乎都认识鱼君和阿飞,见到是他们,直接就放行了,就连谢玄的存在都没有过问。

“啊呀呀,想不到鱼君先生和阿飞先生这么快就回来了,此行可还顺利?”刚走到一座建筑的门外,就从门里面传出来了一个热情的声音,随后就出现了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

这男子相貌倒也堂堂,说话间语气颇为平易近人,见到鱼君先是走了过来,热情地拍了拍鱼君的肩膀,问道:“怎么样,此行顺利吗,鱼君先生没有受到什么伤吧,自从你们离开之后,我是日日担心,生怕你们出了什么闪失,万一伤到了二位,我真是玩死难辞其咎啊。”

谢玄不由得多看了这男子几眼,他方才这几句话,虽然是在问鱼君他们的安危,实际上却是在旁敲侧击这次行动是否成功,只不过他说话技巧十分圆滑,即使大家都明白他的真正意图,但还是忍不住心生好感。

看样子,这个人是个圆滑世故,城府极深的人啊。

“韩枫谷主,是这样的,我们……”鱼君组织了一下语言,将此行的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

韩枫听完,点头赞道:“不愧是鱼君先生,真是不负我的期望,和你合作真是愉快,飞龙帮损失如此之大,他们的覆灭已经是指日可待了,来来来,我已经备好了宴席,就等着为各位接风洗尘,几位,请随我来吧。”

“对了,这位朋友怎么称呼,面生的很啊。”韩枫其实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谢玄,只不过他忍住了好奇,和鱼君客套了好一番,做足了面子,这才开口问道。

“这是我的恩人,也是那位小姐的朋友,谢玄,这次剿灭郝凌峰的行动,也多亏了谢大哥帮忙,不然的话我们恐怕就栽在那里了,郝凌峰真是十分狡猾。”没等谢玄答话,鱼君已经先一步替他回答了。

“哦,谢玄兄弟也是星……是那位小姐的朋友吗,那就好办了,小姐也在宴席上等候呢,几位请速速随我入席吧。”韩枫先是仔细打量了谢玄几眼,随后呵呵一笑,引着几位朝一间大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