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279 重返谢家

0279 重返谢家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没想到谢玄几人如此厉害,不过自己一时之间也不会落败,趁着这个机会赶快逃跑,相信这几人也追不上来。

孙东城刚刚浮现出这样的想法,忽然就感到身后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出现,他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移动了两寸,随后在他原来的位置上,一道血色的精芒陡然划过,在他的衣衫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是鱼君!”孙东城刚刚有了这个清晰的概念,谢玄等四人已经聚齐,趁着孙东城还没有空闲来回气的功夫,极有默契地同时出手,孙东城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终于被谢玄抽冷子在左肋印了一掌。

谢玄的掌力可不是好想与的,这一招崩云掌,直接将暗劲传入了孙东城的体内,瞬息爆炸开来,孙东城口吐鲜血,神色萎靡,虽然还想要挣扎,但是却已经使不出多少力气了。

他知道大势已去,哀叹一声,目光扫向一旁,只见李立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鱼君看到他的目光,笑道:“你是在找你的心腹李立吧,他被我打败了,仓皇逃走了,你方才所有心神都放在和阿飞他们战斗上,以至于都没有发现。”

方才,正是鱼君击败了李立,之后趁着孙东城没有反应过来,加入战团,这才将孙东城击败。

孙东城惨然一笑:“你们都是我的仇家,今日落在你们手里,我也不做它想,我孙东城这辈子坏事做尽,就算今日死在这里,也不冤了。”

“谁说要杀你了?”谢玄忽地一笑。

“什么,你们难道还打算放过我,我之前对你们做了那么多……啊!”孙东城惨叫一声,右臂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就在他说话的功夫,阿飞忽然一刀砍下,将孙东城的右臂砍断了。

“你……你不是说不杀我……”孙东城也算是个人物了,痛的冷汗直流,但是却依旧能够保持清醒,还点了右肩的基础穴道,让血液不在继续流失。

“我只是说不杀你,但是又没有说就不报仇了。”谢玄撇了撇嘴,“你杀了飞鱼猎修团许多兄弟,还斩断了阿飞的右腕,今日我们灭了你飞龙帮的总舵,砍断你的右臂,暂且算留你一条命,哦,对了,你那宝贝儿子孙乾在哪里,那个渣滓我们是一定要杀掉的。”

“你们能饶了我,难道就不能饶了我的儿子?”孙东城面色苍白地问道。

阿飞双眼一瞪:“别废话了,你以为我是愿意饶了你?依照我的本意,我要将你千刀万剐,不过谢玄说服了我,留你一条命还算有用,我就暂且将你这条命寄下,不过孙乾那个渣滓的性命,我今日是一定要拿走的,你要再多少,就连你这条命我也收下了!”

“孙乾,那个废物在后殿躲着呢,你们……”孙东城还想要说几句,然而是实在是已经到了极限,失血过多,再加上今日令他难以接受的打击,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哼,让你这条老狗活着,真是便宜你了!”阿飞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吐沫。

“阿飞,如果你一定要杀了他,我也不会拦你。”谢玄在一旁说道。

“谢玄,不用说了,昨晚你对我说了那番话,我就已经答应你留这老狗一命了。”阿飞凛然道。

“谢大哥,你到底和阿飞说什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你们为什么要留下孙东城的性命啊?”鱼君完全摸不着头脑。

“虽然这孙东城坏事做尽,该当千刀万剐,但是他要是真的死了,那么飞龙帮也就彻底覆灭了,那么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你说最后得到最大好处的,是谁?”谢玄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对鱼君问道。

“是……是黄枫谷!”鱼君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仿佛把握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不错,经此一役,虽然黄枫谷也元气大伤,但是我敢断定,韩枫那样狡诈的人物,一定保留了实力,今后不久,这大晋恐怕就要成为黄枫谷一家独大的局面了,狡兔死,走狗烹,等黄枫谷失去了所有的威胁,你们也未必就有什么好结果,韩枫此人绝对是不肯轻易相信别人的。”

“阿飞昨晚来找我,就是这个意思。”阿飞一脸郁闷地说道:“如果留下孙东城一条狗命,那么他一定会收拢手下,东山再起的,毕竟飞龙帮还有十几个分舵存在,黄枫谷这次将他整的这么惨,以他的性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有他和韩枫作对,咱们也就安全了。”

“趁着这个机会,你们再将飞鱼猎修团建立起来,没有自己的势力,终究只能任人摆布,等到孙东城和韩枫两败俱伤的时候,你们再横空出世,定鼎局面,这孙东城的性命,还不是随时能够取回来?”

阿飞狡黠地一笑:“不错,其实我刚才砍断孙东城右臂的时候,特意使了点手段,将断口处的经脉弄得参差不齐,这样孙东城今后修为一定降低不少,等时机合适了,我们再取回他的性命。”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后殿,孙乾正蜷缩在角落里,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什么,看到谢玄等人,他立刻吓得跳了起来,不停地想要往后退,然而身后已经是石壁了,哪里还有退路?

“这样的废物,杀起来还真没法让人有复仇的快感啊。”谢玄看到孙乾如此模样,本来想要折辱他的心思也没了,和阿飞同时出手,瞬间就结果了他的性命。

“谢玄,接下来你去哪里,不如和我们一起,再重新建立飞鱼猎修团吧,”阿飞建议道。

“是啊,谢大哥,你不如就留下来和我们一起闯荡一番吧。”鱼君也期待地看着谢玄。

可是谢玄只是含笑摇了摇头:“不行,我这趟出门,有了诸多际遇,一不留神就在外逗留了两年,也该是时候回家里看看了,我的父母说不定正天天盼望着我回去呢,我不忍心让他们等太久。”

这样一说,阿飞和鱼君就不好挽留了,两人都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当场就和谢玄分别,说要去找一些曾经认识的好兄弟,再次组建飞鱼。

等到两人走远了之后,谢玄的目光转向星瑶,星瑶掠了掠发丝,如玉的俏脸上浮现一抹羞涩:“其实,我也想跟你一起回谢家看看。”

“哈哈,也是,臭媳妇儿终究要见公婆。”谢玄呵呵大笑,而星瑶在他胸膛锤了一下,已经羞得抬不起头了。

“那么,你在大晋的丹药生意就不管了吗?”谢玄想到这件事,又开口问道。

“本来我是想要借助黄枫谷的势力,发展丹霞派在大晋的生意的,不过既然看穿了韩枫那卑鄙的为人,我自然也不想和他合作了,不如先将生意搁置,等到再次来到大晋的时候,说不定鱼君和阿飞他们的势力也已经崛起了,那个时候我也就不用看黄枫谷的脸色啦。”

“既然如此,我们这就启程吧。”谢玄挠了挠头,颇有些遗憾地说道:“可惜了,我和青雪走散了,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不然有他在的话,一定很快就能回到谢家。”

一想到青雪,谢玄就有些怅然,当日遇到空间风暴,不知道青雪能否存活下来。

二人商议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坐船回去大唐,虽然在大海上航行的速度并不快,但是胜在安稳,只要有一艘大船,就可以省去了旅途的奔波,而且也可以免去一些麻烦。

星瑶来到大晋的时候,本来就是带着船队来的,这回要回去,随便挑选了一艘船,上面有丹霞派的两名弟子,专门来操船和准备食物,谢玄和星瑶一路悠闲自得,整日里你侬我侬,甜甜蜜蜜,颇像一对儿出来游玩的情侣。

大晋在中土世界的中部,而大唐在中土世界的西北方向,海船从大晋北方的北海出发,绕了一个圈子,最终在大唐的北部登岸。

星瑶打发随行的弟子回到丹霞派去报告消息,而自己和谢玄买了两匹马,花了三四天的时间,终于回到了岳安城。